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7(仙剑paro)

第十七章

“城主……认识我们?”叶修迟疑道。

“难怪感觉几位看着面善。”城主笑了笑,“前几年我去长安,在锦绣酒楼与几位有过一面之缘,几位恐怕是不记得了。”城主道。

叶修闻言,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测,便坦然接道:“怎会不记得,只是城主这几年形貌变化颇大,一时有些认不出罢了。”

“欧阳小友就别调侃我了,我毕竟年纪也大了。”城主叹了口气。

“哦?几位认识?”青羊子似乎有些意外。

“算是吧。”城主看起来很高兴,“好多年没见了,待会儿让下人准备好酒菜,我们好好叙叙旧。”

“城主客气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青羊子道长也一起吧。”城主邀请道,“今日家母心情不错,正准备大展身手,各位可有口福了。”

青羊子闻言神色一僵,视线复杂地在双方脸上睃巡了一番,推辞道:“即是旧友相见,恐怕有很多想说的,贫道就不打扰了。”

城主也没挽留,送走了青羊子,待青羊子的马车消失在路的尽头,城主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,他将众人带到书房,屏退了下人,众人早就有所猜测,见状,叶修抢先开口道:“城主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“几位不是长安四少。”城主道。

“这点大家不都心知肚明吗。”黄少天道。

城主让众人坐下,又道:“各位似乎对长安四少并不了解,那为何要扮作长安四少?”

“哎……”苏沐橙叹了口气,“我当时就随口一说,谁知真有这长安四少。”

城主怔了一下,半信半疑地看着苏沐橙,半晌,也叹了口气道:“罢了,这些都不重要,反正知道长安四少的,整个江陵,应该也只有我一人。”

“啊?所以说那青羊子带我们过来,就是对我们有所怀疑吧。”黄少天恍然道,“那可真是多谢城主帮我们圆过来了。”

“小事罢了。”城主摆了摆手。

“城主这么帮忙,必是有事所求吧。”叶修道。

城主喝了口茶,道:“各位何不自我介绍一番?”

四人对视片刻,叶修笑了笑,一把把张佳乐推了出去:“城主不必知道太多,只需知道他是侠义榜第二位的浅花少侠,我们是他的同伴就行。”

“喂!”张佳乐叫了一声,有些不满。

就听城主道:“听闻侠义榜第二位的浅花少侠,其实便是百花谷的张真人,可有此事?”

“没错。”叶修道,“他就是张佳乐。”

城主于是将询问的眼神投向张佳乐,张佳乐见状,只得好好承认。

“不知张真人来此所为何事?”城主问。

“这……”张佳乐纠结了一下,还是如实相告了。

城主听闻后,沉吟片刻,道:“这小贼,各位既有画像,我可帮各位在城中张榜悬赏。”

“那便多谢城主了。”张佳乐道,“那城主需要我们做些什么?”

城主张了张口,似有些犹豫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道:“其实,我之前发过侠义榜。”

众人回忆了一阵,似乎没有看到江陵发布的任务,心下都明白了,侠义榜,但凡在上面发布了任务,附近的州县都能看见,被接了也不会被撤下,而是后面添加上接了任务的人数,不过有一种任务,一般是不会放到榜上的,就是指名任务,点名谁帮他完成,既然是指名,自然没必要放出来,既然他们都没看见……

“这是已经委托给谁了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不错。”城主道,“已经委托给了侠义榜第三的那位少侠。”

“那个新人?”叶修回忆片刻道,“叫什么云的?似乎是今年第一次上榜。”

黄少天闻言,颇为不解:“为何要委托给第三名?第一第二不是更好?而且这第三名似乎以前从未上榜,总没有第一第二的实力稳定吧。”

城主闻言,面露难色,苏沐橙见状,用手肘撞了撞黄少天道:“有没有常识,第一第二是那么好指名的吗?”

黄少天反应过来,讪讪地闭了嘴。

“既然城主已经委托了别人,我们便不便插手,不过……”叶修故意顿了顿,又道,“我们似乎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言。”

 

用完餐,城主还有事处理,便让众人自由在后院逛逛,最主要是青羊子的人在外面候着,这个时间出去恐令人生疑,他们至少得再吃顿晚饭才能走,几人被一位老管家领着,准备去之前的凉亭小坐一会儿,却发现已经有人在那了。 

那是一位看起来稍微上了点年纪的妇人,头发有些花白,不过身形却很挺拔,她背对着众人坐在凉亭中,手上似乎在逗弄着什么,由于遮挡较多,一时看不清楚,只能看见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,似乎是某种动物。

见其衣着华贵,周围有又很多下人伺候在旁,叶修等人猜测这恐怕是城主夫人,却听管家介绍道:“这是我们城主的母亲。”

“啊?”众人一时有些惊讶,因为这妇人看着比城主还年轻,说是城主夫人或妹妹还差不多,说是母亲?

管家看出众人的怀疑,应该说他对此事早已见怪不怪,便又开口解释了一句:“老夫人是位练家子,所以看起来要年轻一些,其实早已过了耳顺之年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众人理解了,习武或是修道之人,确实会显得比较年轻。

管家领着众人上前打招呼,走到近前,妇人似乎听到了动静,回过头来打量着众人,同时被她挡住的小东西似是受了惊吓,一溜烟便没影了,众人从那疾速逃离的身影,勉强辨认出,似是一只松鼠。

“老夫人好。”众人纷纷上前行了一礼。

妇人似乎有些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向众人回了个礼,视线在触及张佳乐时,突然一颤,整个人都激动起来。

“罄儿!你总算回来了!”

“啊?”张佳乐一脸懵逼地看着妇人向他扑过来,拉住他的手,激动地满眼泪花,一时不知作何反应。

管家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,一番解释后,众人终于清楚了事情的原委,原来城主有位女儿,名叫李钟罄,因她娘在生她时便死了,自小都是由奶奶带大,这位妇人年轻时是位女将军,对带兵打仗还比较熟悉,但对带孩子就有些捉襟见肘了,这位小姐被她带出来,身上英气就比较重,还特别喜欢穿男装,尤其偏爱红衣,乍一看跟张佳乐的扮相还很像。

“老夫人这几年,有些神志不清,这样错认的事发生过不少。”管家叹息道。

众人了然,张佳乐纠结了下措辞,还是问了一句:“你们小姐似乎很久未归了?”

管家神色一凝,缓缓道:“小姐早些年,说要去闯荡江湖,留书一封,便走了,至今未归,只每月寄回一封书信报报平安。”

“你们家这小姐可真够任性的。”黄少天有些不满道,“无论外面有多好玩,也要考虑下家人啊,看老夫人这样,怎么也得回来看看吧。”

谁知闻言,管家却神色一变,显得有些激奋起来:“我敬你是客人,不好说什么,但别人的家事,不清楚实情客人还是不要多嘴的好。”

“老傅,怎么对客人说话呢。”老夫人道。

管家自知失态,作了个揖,便告退了,很快又遣了几个下人过来招待众人。

“你们不要在意,老傅也是从小看着罄儿长大的,容不得别人说罄儿不好。”老夫人此时看上去清醒了很多,能够正常地与众人对话,但仍旧拉着张佳乐的衣袖,将他认作是自己的孙女,张佳乐体谅老人,便也没拆穿。

几人陪老夫人聊了会儿天,当聊到今早看见的花轿时,老夫人猛地一惊,似是想起了什么,就要往外冲,却在走出几步后,一个恍惚,又走了回来,神情有些呆滞,叶修和张佳乐见状,似乎看出了什么,正要上前查看,却见老夫人眼神又恢复了清明,她看着众人想了会儿,突然开口问今天哪月哪日,问明后,老夫人激动地抓起张佳乐的手,对他道:“罄儿,六月十五,刚好是你的生辰,今晚可要好好庆祝一番!”

“啊?”张佳乐有些措手不及,“生辰?”

“你又忘了吗?”老夫人慈祥地笑了笑,“今晚想吃什么?要不,去你最喜欢的盛兴酒楼好好办个宴席?”

“不用不用,一家人在一起聚聚就好。”张佳乐忙道,作为一个被老夫人错认的“孙女”,在老夫人面前配合下还行,真要到外面他可有些办不到。

“你那么多年没回家,我还想着给你好好庆祝一下……”老夫人看起来有些失落,却并没有表现得太明显,想了想,她又道,“那我亲自……”

老夫人正要说什么,却突然顿住了话头,无奈地笑了笑道:“算了,还是让王大厨好好准备些你爱吃的吧,我做的菜你可不爱吃。”

“怎么会。”张佳乐道,“好些年没吃,很想念您做的饭菜呢。”

老夫人闻言,精神一震,似是怕张佳乐后悔,忙道:“那你且等着,我这就去做!”说完,拒绝了想要帮忙的众人,疾步便往厨房走去……

“不愧是年轻时当将军的,你们看看,这身板可真硬朗,走起路来可以说是健步如飞了!”黄少天看着老夫人的背影,感叹起来。

叶修看着周围下人欲言又止甚至还带了点幸灾乐祸的神情,突然有了种不妙的预感。

晚饭做好的时候,叶修这不妙的预感应验了,看着满桌不可名状的食物,众人都一时无言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过来坐啊。”老夫人热情地招呼着众人,城主已经在老夫人旁边坐下了,虽然面如土色,却还极力表现出镇定,老夫人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座位,让张佳乐到那坐下,另外三人也随意在剩下的座位就坐,下人们给他们倒上酒,便退下了,管家站在一旁,守着个酒壶,准备随时添酒。

见状,城主咳了一声,正色道:“老傅,你在我们家也那么多年了,就跟家人一样,家宴也一向让你参与,这次也不必例外。”

管家神色一僵,沉声道:“在客人面前,当守礼数。”

“我们家是那么在意礼数的吗?”老夫人不满道,“不用搞那些虚的。”

她说着,叫门口守着的下人来添了一副碗筷,又对管家招呼道:“快坐下来,来尝尝我的手艺,你们应该有很多年没尝过了吧,看看生疏了没有。”

管家张了张口,最终还是面色灰败地坐下了,黄少天见状,忙在桌下揪了揪叶修的袖子,拉过他的手,在手心写道:“我怎么觉得这些菜有问题?”

“这不废话。”叶修回道。

“我现在告病还来得及吗?”黄少天写道。

“各位。”叶修突然出声,举起黄少天的手道,“我旁边这位已经迫不及待想用餐了。”

“你!!”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瞪着叶修。

老夫人眼睛一亮,忙道:“这位小友真是特有眼光!那就快吃吧!”说完,她迅速给张佳乐和黄少天各夹了一筷子菜,看着碗里的不明物体,黄少天欲哭无泪……

见众人都眼巴巴地盯着这两人,谁都没动筷,叶修便也夹了一筷子菜,却并没有吃,而是直接放进了黄少天碗里,黄少天简直要骂娘了,正想回击,却听叶修道:“别愣着了,快吃啊,你看其他人都吃了。”

‘其他人?’

黄少天闻言,忙看向张佳乐,就见张佳乐正在将那些不明物体往嘴里塞,吃完后面色如常,评价了一句:“味道不错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黄少天半信半疑,但又想到以前听师尊说的,有些人做的菜,虽然卖相难看,但味道绝对不差,可能就是这种吧,便也夹了一筷子菜,塞进嘴里……

菜进嘴里的那一刻,恐怖到再也不想想起的味道弥漫开来,他感觉眼前一黑,似乎看到了两个妖怪,在对着他笑……

 

黄少天醒来的时候,头还有些晕,就见一杯茶递到了面前。

“来,喝口茶醒醒神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见是叶修,立马警觉起来,本要去接茶的手慌忙缩了回来,质问道:“你在这茶里放了什么!?”

“放心,正常的茶。”叶修喝了一口,给黄少天看,黄少天这才接过,一口喝完。

“我说,我们这是在哪啊?”黄少天起身,四处转了转,发现现在所在的房间,明显不是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。

“城主府的厢房,正好你晕了,城主就安排你在这休息了。”叶修解释道。

黄少天想到他晕倒的原因,不禁抖了抖:“不是我说,那菜比毒药还厉害!讲道理,我就是吃毒药都不会倒这么快!”

“你还吃过毒药?”叶修有些好奇。

“意外意外。”黄少天道,“以前被师尊乱摆在桌上我不小心就喝了。”

“毒药都分不清,你师尊也算是白教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滚滚滚滚滚滚!”黄少天大叫道。

叶修笑了笑,坐回桌边,给自己倒了杯茶,慢慢品着,黄少天见他不打算走,有些无语:“我说,你还待这干嘛呢?我都醒了,你就快滚吧。”

“不急……”叶修喝了口茶,又从身后摸出一支烟杆来,问黄少天,“不介意吧?”

“抽吧抽吧。”黄少天摆了摆手。

叶修立马点燃了烟斗,坐到窗边吞云吐雾起来,月光洒在他身上,这场景,莫名让黄少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黄少天看叶修抽了会儿烟,总觉得这样干看着有些别扭,便又找起了话题:“说起来我晕了多久?后面怎样了?”

“没晕多久。”叶修道,“也就不到半个时辰吧。”

“不到半个时辰?”黄少天想了想,突然明白了叶修赖这不走的原因,“那边……不会还没结束吧?”

“是啊……”叶修吐出一口烟,“可不就只能来你这避难了吗。”

“我靠!”闻言,黄少天悲愤了,“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,故意这样坑我!”

“这你可冤枉我了。”叶修无辜道,“都是巧合。” 

“信你就有鬼了!”黄少天道。

叶修耸耸肩,不置可否,黄少天气得牙牙痒,见屋里也没有其他人,又道:“你就这样自己跑了?苏妹子你都不管的?”

“总不好叫沐橙老跟我们两个大男人待一起,我让她先回自己厢房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还给你们安排了厢房?这是今晚要住这了?”黄少天说着,又想到了什么,“我说,你不会就是因为想在这留宿才故意坑我的吧。”

“想在这留宿靠张佳乐不就行了。”叶修诚恳道。

黄少天撇了撇嘴:“你和张佳乐合起伙来坑我!”

“这你可也冤枉他了。”叶修道,“他这人吃什么都觉得不错,完全不挑食。”

“这叫不挑食?”黄少天怀疑。

“好吧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“应该说他口味特殊。”

“你对他倒挺了解的。”黄少天道,毕竟张佳乐虽然算是个名人了,很多信息也广为人知,但口味这个,不是熟悉的人可真不一定知道,想着,黄少天不禁有些疑惑,“你跟他不会是认识吧?但我之前看他怎么好像跟你也不熟啊,怎么回事?”

“想知道啊?”叶修冲他勾了勾手指,黄少天立马附耳过去,却听叶修轻声道,“不告诉你~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“叶修你大爷!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节奏慢到自己都不忍直视……

评论(12)
热度(21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