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6(仙剑paro)

第十六章

“齐老,你说这城主是几个意思,真想跟我们翻脸?”青衣道人喝了口酒,将酒碗重重一放,语气颇为不忿。

“哼。”被称为齐老的老道冷哼一声,“他也要有这个能耐。”

“他最近小动作有点多,难道是联系上了什么人?”青衣道人道。

“能联系上什么人。”一黄衣道人吃了口肉,冷笑道,“马上寻剑大会就要开始了,各大仙门都在做准备,谁会来管这个。”

“我查到他似乎发了些侠义榜。”齐老道。

“侠义榜有什么用?大部分都是乌合之众,就算是前十的……不,就算是第一二那两位来了,也不见得能拿我们怎么办。”黄衣道人道,“他就拿得出那点钱,但凡有脑子的都不会为那点钱来蹚这趟浑水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青衣道人又喝了口酒,“听说,八岭山那边又发现一大斗,我们什么时候过去看看。”

“不急不急。”齐老道,“先把这的事了了再去也不迟。”

  “说起来,明天又是十五了吧。”坐在窗边的一看起来颇为年轻的道人冷不防来了一句,同桌的几人纷纷向窗外看去,只见一轮圆月挂在天边。

年轻道人又道:“隔壁偷听的几位小友听得可还尽兴?”

叶修等人一惊,刚想退后,就见一年轻道人已坐在了包厢内,正冷冷的看着他们。

“哈哈……那什么,我们不是故意偷听的。”黄少天抓了抓脑袋,“我们就是有事想拜托几位仙长,但看各位要吃饭,就想听听动静,等差不多了再去找各位。”

“哦?”年轻道人的视线从几人身上扫过,略微缓和了神色道,“几位不必如此紧张,有什么事直说吧。”说话时,隔壁包厢的另外三位道人也推门进来,好在包厢的桌子够大,一边坐四人倒也宽裕。

“各位道长都在,那我就不绕弯子了。”叶修给自己倒了杯茶,拿在手中微微晃动着,道,“我们想请几位道长帮忙捉只小妖。”

“小妖?”青衣道人眯了眼睛,“什么妖?”

“什么妖我不清楚,反正偷了我朋友的传家宝,我们追查了很久,听说他最近到了江陵。”叶修说着,拿了幅画像出来,递给他们道,“化成人形长这样。”

“哦?”为首的年轻道人接过那画得一言难尽的画像看了眼,道,“那妖形如何,妖气又有何特殊之处?”

“知道还用得着找你?”苏沐橙冷笑出声。

青衣道人闻言,拍桌而起:“喂!你怎么说话呢!”

苏沐橙不为所动,拿出一叠银票拍在桌上:“这是定金,事成之后再付三倍。”

  青衣道人看到那叠银票,气势瞬间弱了三分,眼神一动,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:“这点钱在江陵内找找还够,若是那妖逃到了海市……”

“啊?难不成海市已经开了?!完了完了完了,不会已经被那家伙卖了吧。”黄少天急道。

“公子莫急。”齐老道,“海市要过几天才会开,这妖应该还在城内。”

“那就好那就好。”黄少天松了口气。

又听叶修道:“那妖身上有能遮掩妖气的法宝,感觉不到丝毫妖气,所以用一般搜妖的方法是搜不到的。”

“哦?竟有此事?”年轻道人露出些感兴趣的表情,“能遮掩妖气的法宝不少,但感觉不到一丝妖气,却是……少见,不知各位如何确定其是妖的?”

“有什么不能确定的,身法诡异速度奇快,不是妖还能是人?”叶修理直气壮道。

四位道人都沉默了片刻,表情都有些欲言又止,见状,苏沐橙又拍了几张银票道:“可是嫌钱不够?那再加这些。”看起来十足的人傻钱多。

苏沐橙拍的霸气,黄少天却忍不住偷眼去看张佳乐,毕竟这钱可是张佳乐拿的,却看张佳乐面不改色,丝毫不把这钱放在眼里样子,想着张佳乐好歹成名多年,在百花谷又代理了二十多年掌门,积蓄怎么都不会是他这种小辈能比的,也就放宽了心。

“足够了。”年轻道人将钱收起,我们这就安排人手去找。

见其收了钱,黄少天做出一副放心下来的表情,接着便道:“那暂时就这样吧,我们先去找住处,你们这最好的客栈在哪?”

“客栈就不必了。”年轻道人道,“几位公子初来乍到,我们理应尽地主之谊,几位可愿到观内小住?”

“你们那住的条件好吗?不好我可不住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自然是好的。”年轻道人道。

黄少天似有些不情愿,张佳乐拍了拍他道:“既然道长都盛情邀请了,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吧。”

说定这件事后,张佳乐想起了什么,又问:“几位道长如何称呼?”

“苍墟。”青衣道人道。

“衡道。”黄衣道人道。

“天阳。”齐老道。

“青羊子。”年轻道人道,说完,看向叶修等人,“几位是?”

“长安四少。”苏沐橙展扇一笑。

 

夜深了,叶修躺在床上,察觉到监视已经撤离,便偷偷用传送阵回到仙居内,刚一进去,便发现屋舍外的那颗无名花树下,靠坐着一人,神色寂寥,似是有什么心事。

“我说,你大晚上不睡觉,跑这来干嘛?”叶修走过去对那人道。

“你不也跑过来了。”张佳乐回道。

“我来给我徒弟带点吃的。”叶修抬了抬手中打包好的食物,这是他们之前在盛兴酒楼打包的。

张佳乐哦了一声,抬头看了看天色,道:“这么晚了,怕是都睡了。”    

“你也知道晚啊。”叶修斜倚在树上,“虽说你这修为的也不太需要睡觉,但大晚上在这发呆也不太好吧。”

“谁发呆了?!”张佳乐不满道。

“哦,那就是思考人生。”叶修道。

“懒得跟你说。”张佳乐将头扭向一边。

叶修笑了笑,自知无趣,说了声:“我先去送吃的。”便往屋舍那边走,走了两步,却发现张佳乐也跟了上来。

“你跟上来干嘛?”叶修道。

“我也去看看一帆。”张佳乐回道。

两人到门口时,发现乔一帆的房间还亮着灯,便轻扣了几下门,很快门便被打开了。

“师尊?!还有张前辈?”乔一帆显然没想到这两人会来。

叶修抬了抬手中的东西:“来给你送点吃的,顺便交代你个任务。”

乔一帆忙把两人让进屋,屋子里收拾得很是干净整洁,这使叶修一眼便注意到了桌上摊开的几本图谱。

“还在看啊,别太拼了,你身体刚好,要注意休息。”叶修将食盒放到桌上道。

乔一帆给叶修和张佳乐倒了两杯茶,一一递过,道:“正要休息呢。”

张佳乐喝着茶,凑过去看了眼桌上的图谱,奇道:“阵法图谱?我还以为是偃甲图谱呢。”

“我这入门级的偃甲水平怎么教人。”叶修道。

“我以为你开玩笑呢。”张佳乐道。

“我这人向来诚实。”叶修正色道。

张佳乐做了个呕吐的动作,这时,乔一帆递过一张图谱:“这是师尊要的地形图,师尊看看可不可以,不行我明天再去看看。”

叶修接过细细看了一遍,脸上露出些许满意之色,道:“挺不错的,和我印象中差不多,想不到你绘画天赋不错啊~”

张佳乐也凑过来看了看,道:“确实不错。”

乔一帆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:“以前在门内帮着画惯了……”

叶修拉他坐下,道:“有这种功底,学阵法会快很多,不过阵法主要还是靠理解,你从这地形有没有看出什么?”

“嗯……”乔一帆思索着,手指向一处,道,“从山川的走势看,此地有龙脉经过。”

“不错。”叶修道,又用手指圈出几个地方,问,“这些地方看得出有何特别之处吗?”

“这……”乔一帆犯了难。

叶修见他这样,笑了笑道:“看不出来正常,一般仙门也不会教这个。”

张佳乐仔细研究了下他点出的几个地方,神色变得有些古怪:“怕是没一个正道仙门会教这个吧。”

“话不要说太死,难说就有呢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耸耸肩,不置可否。

乔一帆看这两人在这打哑谜,有些犹豫该不该问,就听叶修道:“这些以后再说,先吃宵夜吧。”叶修说着,将食盒推到张佳乐面前。

“干嘛?”张佳乐不解。

“帮忙加热下呗。”叶修道。

“你让我拿法力做这个?”张佳乐抱怨着,却还是接了过去。

叶修见张佳乐熟练地掐诀起阵,笑道:“你也没少干不是。”

“你知道的可真多。”张佳乐道,“我们以前认识?”

叶修却没有回答他,转而对乔一帆道:“一帆,注意看这个阵法,虽然威力不大,但很实用。”

张佳乐没有得到回答,却也没在意,完成加热后,他将食盒打开,饭菜的香气伴随着热气扑面而来,而且最妙的是,饭菜就像是刚出炉一般,丝毫没有二次加热的感觉。

“这是同一位故友一起研究出来的,算是个不错的小阵法吧。”张佳乐解释道。

“对,专门用来加热饭食。”叶修道,“看,大神境界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你滚!”张佳乐大怒,“可不是为了这个研究的。”

“问题是大家都这么用啊。”叶修无辜道。

张佳乐有口难言,这也是他最郁闷的一点,他杵着腮,坐在桌边,暂时不想跟叶修说话,却见叶修盛了一碗菜递过来。

“人一饿就容易动气,快吃点。”叶修道。

“你才动气呢!况且我也不饿。”张佳乐拒绝。

“看吧,还说不气。”叶修看向乔一帆,满脸无奈。

“切。”张佳乐哼了一声,不想跟他理论。

“前辈,喝茶。”乔一帆给张佳乐倒了杯茶,又道,“这菜很多,前辈一起吃吧。”

张佳乐也不好拂了小辈的心意,暖黄的烛光下,三人坐在一起吃菜,偶尔聊一些趣事,气氛甚是融洽,这情景,不知为何,突然让张佳乐感到无比怀念,他想起了多年前,他同那人,还有两个小辈,也是这般,常借着火光,坐在一起吃饭聊天,只是那样的日子,再也回不去了……

 

叶修回房收拾了下东西,出门见乔一帆屋内的烛光已经熄灭,便提步前往温泉,到那后,却发现张佳乐已经在了。

“我说,你不会是特地在这等我的吧。”叶修走过去道。

张佳乐白了他一眼:“怎么可能。”说完,继续往温泉里撒东西。

叶修凑过去看:“安息香、檀香、龙涎香、芍药,怎么,你体力和灵力都耗损严重?”他分析着张佳乐撒的香料,意识到这是用来恢复体力和灵力的,便随口问了一句。

“不耗损就不能用啊?”张佳乐道。

“恩,没说不能,你喜欢就好。”叶修说完,便打算走。

张佳乐忙叫住他:“来都来了,还走什么?”

“我以为,这些香料你需要自己一个人享受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神色变得有些纠结,沉默了一阵,才道:“这么大个温泉,也没说不能一起嘛,还有,我可以顺带给你治疗下伤势。”

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咯。”叶修笑了笑,回到池边,看着张佳乐,“说起来,你对我这伤还挺上心的,该不是有什么企图吧?”

“我总觉得之后会有一场硬仗,你这伤不好我怕你拖后腿。”张佳乐道。

“别担心,我保命技术可是一流的。”叶修道。

 

第二天,叶修是在一阵敲锣打鼓声中醒来的,穿好衣服出去,便发现苏沐橙等人已经在了,道观院子里,站着一队看上去像是迎亲的人。

“什么情况?”叶修问苏沐橙。

苏沐橙刚想回答,就见几人抬着一顶花轿从内院出来,那顶花轿装饰得异常华丽,和周围迎亲的队伍放在一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。

“看!万工轿!”苏沐橙指着轿子,兴奋道,“听说造这种轿子,需要一万工时呢。”

“真的假的?这么厉害的?”黄少天闻言,忙将视线转到轿子上,“我看上面黄金珠宝不少啊,这道观可真有钱,话说这到底嫁的是谁啊?”

“这是我们江陵的贵人,自然要用江陵最好的花轿。”一个声音回答了他,他循声望去,见是那名年轻道长青羊子。

“道长好,怎么不见其他几位道长?”黄少天问。

“他们有事,先出去了。”青羊子回答。

“这花轿从道观出来,可真少见呢。”张佳乐状似随意地感叹了一句。

青羊子斜了眼花轿,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这的传统,新人先在道观住一晚,第二天直接从道观出发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张佳乐表示明白了。

又听青羊子道:“各位稍后可有安排?”

“倒是没什么安排。”叶修道,“道长有事吗?”

“城主不知从何处听说了你们,想见见你们。”青羊子道。

“到了此地还没去拜访过城主,也该去见上一见。”叶修道。

 

城主府离青羊观有些距离,可以说是各在一边,几人乘车到城主府的时候,已是正午,正好城主有事在忙,青羊子便带众人到后院逛逛,青羊子在这里的地位似乎很高,无论去哪都没有人阻拦过,后院并不大,很快便逛完了,众人于是随意找了个凉亭坐下歇息。

青羊子让人上了些茶水和点心,便屏退了下人,道:“我等修道之人,对世俗之事了解甚少,各位既然并称四少,想必有什么过人之处吧。”

“过人之处……我跟你说啊,我……”黄少天思考着,正要说点什么,却被叶修打断。

“我们有钱啊。”叶修道,“我们是长安城的公子哥里最有钱的四个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青羊子了然,这年头,有钱确实很能提高地位,就像仙门的四大世家,论修行法门,修行成就,其实除了叶家和孙家勉强能跻身前列外,唐家和楼家根本排不上号,但就是架不住人家大业大足够有钱啊,有钱有势众人自然都要敬你三分,因此,仙门的四大世家,其实并不是成就最高的四个世家,而是最有钱有势的四个世家。

青羊子偷眼打量了叶修等人片刻,确实是衣着华贵气质不凡,但他总觉得有些违和,想了想又道,“此地离长安可不近,各位身边都没带着些随从,想必一路都不容易吧。”

“带着人那不太显眼了吗,入城前就给他们遣散了。”叶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了眼青羊子,“我们这可是微服出行,就怕太高调,引起那小妖的注意,让他给跑了。”

青羊子目光从几人衣着上掠过,无语道:“各位可真够低调的。”

“那当然。”叶修笑了笑,“我们还特地找了身最不起眼的行头呢。”

青羊子默默抬起茶杯喝了一口,又道:“说来,这座后院的布局颇有些讲究,几位可能看出一二?”

“这有何难。”苏沐橙站起来,随手指着附近的一座假山道,“这假山放的位置,不仅是为了镇宅,还能影响宅邸的风水,令这的主人财源滚滚,所以城主的财运一定很好。”

“若是财运好,这宅邸又岂会这么小。”一道有些疲惫的声音传来,众人循声望去,便见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正往这边走来。

“城主大人。”青羊子行了个礼,却并没看出多大恭敬。

城主也没介意,目光投向众人,道:“这几位便是你们新找的贵人?”

“只是客人。”青羊子道。

城主点了点头,对众人道:“我是江陵的城主李前江,几位小友是?”

“欧阳千。”叶修道。

“夏侯澜”苏沐橙道。

“黄……皇甫少清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上官百云。”张佳乐道。

几人把之前胡乱编好的假名报出,谁知听了这些名字,城主略一思索,恍然道:“原来是长安四少,真是好久不见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2)
热度(17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