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5(仙剑paro)

第十五章

从一个隐蔽的山洞钻出来,入目的是一片一人高的草丛和一片树林,几乎是刚出来,几人就察觉到了异样,不远处一颗树上,蹲着个灰色的身影,正抱着个玉米棒啃着,乍见几人,忙做出防备姿态。

“嘿,这可真巧~”叶修抬手打了个招呼,树上那人见状,一个玉米棒朝叶修砸了过来,转身就往另一棵树上跳去。

“我去!这不会就是莫凡吧?”黄少天还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“不然呢?”叶修拎着玉米棒,幽幽道,“还不快追?”

树林过于密集,无法御剑,莫凡身形敏捷地在树上跳跃,几人在地上追,追得颇为吃力,张佳乐和苏沐橙几次想攻击,但碍于招式可能会干扰到自己这方,一直不敢出招,就靠黄少天和乔一帆放个风咒放个冰咒或者放几道剑气这样干扰着,眼看就要脱离视线了,跑在最后的叶修突然被人叫住了,他回头一看,是带他们出来的那位少年,他也跟着他们追过来了。

“这就是你们在追踪的妖?”少年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。”叶修道,“他偷了我们很重要的东西,我们要讨回来。”

“那……”少年犹豫了片刻,道,“你跟我来,我知道一条近路,可以绕到前方堵住他。”

“喂喂喂!我跟你说,你最好给我乖乖站住!不然等会儿抓到你有你好受的!”黄少天荡出一圈剑气,从拦路的灌木中斩出一条通道,见莫凡离得又远了些,气得大叫。

“不行,这样迟早要被他逃了的!”张佳乐叫道。

“那怎么办?”黄少天急了,“不行我们也上树?”

“你会吗?”苏沐橙问。

“不会,我是想问问你们会不会,会的话赶快上树追一下啊!”黄少天道。

“会是会,但是……”苏沐橙淡淡道,“裙子会被挂坏。”

“好吧。”黄少天无奈了,“不行我把这一片树都砍了算了。”

“别。”张佳乐道,“树倒弄起的尘埃会遮挡视线,更利于逃跑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黄少天又放出几个冰棱,阻了阻莫凡的动作,“我就是随口一说,对了,怎么只剩我们三个了?”

“刚刚听到叶修叫了一帆,估计是有办法了,我们先追着吧。”苏沐橙道。

三人又追了一阵,眼看莫凡就要脱离视线,突然前方一阵旋风突起,跳到半空的莫凡被旋风一带,身形一歪,眼看就要落下。

“是风咒!”黄少天大喜,赶忙往前追去,却见莫凡突然放出一支袖箭,钉在一旁的树干上,袖箭尾部连着根细绳,借助这根细绳,莫凡迅速调整身形荡到一颗树枝上,几个跳跃,隐入茂密的枝叶中。

这时黄少天等人也追到了树下,见前方叶修和乔一帆各占着一个方位,苏沐橙和张佳乐也赶忙守好另外两个方位。

黄少天站在树下,冲树上喊话:“喂!上面那个,你已经无路可逃了,快快下来束手就擒!”

枝叶间毫无反应,若不是几人都看着莫凡躲在这棵树上,都要以为这树上没人了。

黄少天并不气馁:“我说,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!你现在下来我还能饶你一命,不然等会儿被我们逮到了,有你受的!”

枝叶间还是毫无反应,黄少天冷笑一声,直接一剑挥出,数十道剑气瞬间把下层的枝叶砍掉了大半,莫凡的身形立时就暴露了出来。

“喂!最后通牒了啊!再不下来我上去找你!”黄少天喊道。

莫凡四处看了看,往上方没被剑气波及到的枝叶间又躲了躲,黄少天简直气笑了:“你以为我不会爬树就真拿你没办法了是吧?”

说着,他斩出数十道剑气,剑气集中在一起,斩在树干上,这四人环抱的一颗大树直接就被拦腰斩断,缓缓向一边倒去……

树干倾斜了个角度,黄少天便踩着树干向上冲去,莫凡‘嗖嗖’甩出几枚飞镖,黄少天挥剑挡下,步伐丝毫不停,很快便冲到莫凡面前,莫凡拔出匕首迎击,匕首和长剑相撞,发出‘叮’的一声,旋即分开,莫凡借力向后跃去,显然是想要脱逃,黄少天却并不打算让他如愿,斩出一道剑气,直接削掉了莫凡的落脚点。

莫凡反应很快,抓住一旁的树枝,轻轻一荡,落到另一条枝干上,同时冲黄少天又扔了几枚飞镖,黄少天却是直接闪过,疾步追上了莫凡,长剑和匕首一交战,又是一阵叮叮当当之响,但受空间限制,谁都没占到谁的好处。

叶修等人在树下看着,虽见两人一时难分胜负,却不好插手,两人的战斗隐于枝叶间,看不清楚,只能从声音判断似乎打得还挺激烈,树木倾倒的声音愈加剧烈,几乎盖过了兵器相交的声音,几人站好了位置,准备等树一倒,就一拥而上将莫凡擒下,正等着,却突然听到一声悲愤的叫声。

“我去!!!”是黄少天的声音!

几人一惊,恰在此时,树木倒下,众人忙上前查看,一个灰色的身影滚了出来,直接向乔一帆攻去,乔一帆有些吓呆了,几乎没做出什么阻拦,就被那人逃了过去,不过此时众人也没心情追究这个了,因为刚才在树上缠斗的另一人,完全没看到身影!

“黄少天人呢?!”张佳乐问。

叶修挥了挥面前的尘埃,待尘埃散得差不多了,他往树下看去,却一时无言,众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就见黄少天一半身子都被压在树下,满脸的悲愤。

张佳乐挥鞭将树斩成几截,将黄少天解救出来。

“你没事吧?”苏沐橙问。

“有防具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黄少天灰头土脸的从地上爬起,咬牙切齿道,“那莫凡简直是个卑鄙小人!他故意落到我用剑气蹭到的树枝上,他上去只停了一下还没事,我跟着踩上去就悲剧了……”

“哈……所以说要爱护花草树木啊……”叶修拍着黄少天的肩,语重心长道,黄少天感受到他手上传来的颤抖,又看到周围的人脸上略有些扭曲的表情,更悲愤了。

“你们想笑就笑吧,不用憋着了!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

盛兴酒楼,这是江陵最好的酒楼,此时正值用餐时间,店里的小二忙得到处转,掌柜乐呵呵地在前台算着账,江陵这几年的收成颇好,与外界贸易频繁,城里的居民都有了钱,来他这个高档酒楼消费的人也越来越多,可不高兴吗。

掌柜手里的算盘拨得噼啪响,却仍分了丝神留意着门口的情况,那四位陌生男子进来时,掌柜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。

那四人各个相貌不凡,衣着打扮贵气逼人,气质也是姣好,掌柜连算盘也不打了,忙起身迎了过去。

“四位客官,可是来用餐的?”掌柜满脸堆笑道。

“哦,是的,我看你们这生意很好啊,还有没有座位啊?”蓝衣青年问。

“有有有,各位请上三楼。”掌柜说着,带头往上走,待到三楼,选了个靠窗的包厢让四人坐下,便忙招呼小二给几位倒茶。

“几位客官是第一次来江陵?”掌柜的问。

“也不算第一次来,十年前同兄长来过一次。”白衣青年展扇摇了摇,掌柜的一眼就认出那柄扇子乃是乌木所制,看木质及雕工皆是上品,扇柄上坠着个穗子,中间那颗珠子认不出材质,细看之下,珠子内部似有雷光闪动,一看就知不是凡品,掌柜的脸上不禁笑意更浓。

“十年前我们江陵生活还没这么好,好的食材基本只有城主才能享用,不像现在,平民百姓们都能吃上啦,各位这次过来,可一定要试试啊。”掌柜道。

“那当然,就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全都来一道吧,要快啊,我饿死了。”蓝衣青年说着,丢给了掌柜的一张银票,掌柜的接过,看了眼,乐呵呵地叠起收进怀里,忙着去招呼上菜了,见掌柜的走了,蓝衣青年往桌上一趴,气质瞬间全无,此人正是黄少天。

“我说,这掌柜怎么这么殷勤?不是看出了什么吧?”黄少天道。

“他只是看我们这身打扮觉得我们有钱吧。”叶修喝了口茶,悠悠道。

张佳乐有些别扭地扯了扯身上的衣服:“我说你们到底哪弄来的这些衣服?看着可不便宜啊。”

“那是。”叶修笑了笑,“这可是长安抱云堂的衣服。”

“抱云堂?骗鬼呢。”黄少天不信,“抱云堂的衣服基本上可是皇室特供,民间万金难求,就你这样的,敢说个靠谱点的吗?”

说着,他又看向白衣青年:“我说苏妹子,你们这衣服到底哪弄的?”

“叶修不是说了吗?”苏沐橙摇了摇扇子,看起来有些不高兴,“而且,你现在应该叫我苏公子。”

  “哎……看你这样真不习惯。”黄少天玩着筷子,“不过你那个令牌,是叫易形令的吧,也真够神奇的,女变男竟然一点看不出来。”

“就你这眼力,正常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话可不能这么说啊苏……公子。”黄少天道,“你看张佳乐前辈不也说看不出来吗。”

“……”突然躺枪的张佳乐默默喝了口茶,正在此时,包厢的门被敲响,掌柜带着几个小二,很快就上齐了一桌菜。

“几位慢用,有事招呼。”掌柜说了声,正要退出去,突然想起了什么,顿住了脚步,又道,“过会儿会有唱戏的来,几位贵客有兴趣可以看上一看,就在一楼大厅。”

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黄少天挥了挥手,待所有人都退出后,便赶忙拿起筷子夹菜吃,盛兴酒楼不愧是江陵最好的酒楼,做的菜色香味俱全,再加上几人连续两天没好好吃上一顿了,这顿饭吃得特别香。

“话说,我看这城内挺好的,真有那小子说的那么夸张?”黄少天夹了块鱼糕,看着酒楼外热闹的街市,有些纳闷。

“这应该是人家拿你今天的精彩表现做对比得出的结论吧。”苏沐橙道。

黄少天郁闷了,想到那少年一开始虽然对他们总带着些防备,但还是满怀希望的拜托他们,结果发生那个乌龙后,那少年虽然防备没了,但看向他们的眼神全变为了担忧,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不要带女子和少年入城,还让他们掩饰一下修士的身份,实在不行就逃走,直叫他有苦难言……

  “我说,我们这样是不是太高调了?”张佳乐看着剩了一桌的菜,有些纠结,“这些太浪费了吧,要打包吗?”

“富家公子怎么可能打包剩菜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叹了口气:“所以说我们为什么要扮富家公子,即便那些人爱财,我们也可以扮其他的嘛,商人不也挺好?”

“富家公子的钱好骗啊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……”张佳乐竟无言以对。

四人又吃了一阵,实在吃不下了,便叫来几个小二,撤了桌上的剩菜,又点了几道他们比较喜欢的菜让店家打包好。

小二离开后,没过多久,掌柜上来了。

“各位用餐可还满意?”掌柜问。

“挺好的。”叶修道,“是说一会儿有唱戏的?”

“是是是。”掌柜连声应道,“正要开演呢,各位想在楼上看还是去楼下看?”

“就在这看吧,楼下人太多了。”叶修道。

掌柜连声应了,招呼小二给他们在包厢外的围栏边摆好桌椅茶点,又拉上了屏风,问询了他们的意思后,遣了个小二给他们端茶倒水,便退下了。

“我说,你们这演的是什么?”黄少天看了一会儿,开口询问小二。

“回爷的话,这是我们这的一个特色剧,是根据我们这流传的一个真实故事改编的,讲的是一位将军和他未婚妻的故事,那是前几个朝代的故事了,当时恰逢战乱,将军和其未婚妻正要成婚,刚准备拜天地,这军令就到了,将军只得上了战场,未婚妻就一直等他回来,等了很多年,只等回来了将军的尸首,未婚妻将将军葬了,日日在墓前悼念,哎……一生都未嫁人……”

“这可真是用情至深啊……”张佳乐感叹道。

“可不是。”小二道,“感兴趣几位可以去看看,城西有个贞节牌坊就是给她立的。”

“有时间会去的。”张佳乐道。

正在这时,进来几个修士打扮的人,掌柜一见几人,连忙迎了上去,那架势比见了他们几个要殷勤得多,黄少天眼前一亮,向小二问道:“这几位是什么人?看起来身份很不一般啊。”

小二面色一僵,生硬地回道:“这是我们这的仙人,靠他们江陵才会这么富饶。”

“哦?那还真是不错的仙人啊。”黄少天道。

小二却迟疑了,表情似有些怨恨,迟迟没有回话,几人一看便知有戏。

“我看临近几个州县都连年灾荒,你们这却风调雨顺的,可是这些仙人用了什么法子?”叶修问。

“确实有法子……只是……哎……”小二话到口了又咽了下去,叹了口气,对几人道,“几位还是不要深究了。”

小二说这话的时候,几人正好看见那几位修士在掌柜带领下上到这层,被引进了他们旁边的那个包厢。

叶修冲小二挥了挥手,道:“你先下去吧,我们要聊会儿天。”

小二应了一声,下楼去了,掌柜正从包厢里出来,见状,忙过来询问道:“几位客官,可是小林那小子招待不周?那小子最近家里出了点事,如有怠慢,各位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”

“没事没事,就是我们几个想聊会儿天,有人在着不好聊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那需不需要换到包厢?”掌柜问。

叶修余光看了眼隔壁包房,悠悠道:“那感情好,换一下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首先声明,我对黄少是真爱,树砸夜雨声烦那章一点也不好看,我也就看了三百遍而已~~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