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4(仙剑paro)

第十四章

“哦?不是有意的?那就是故意的咯?”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,听着这熟悉的声线,张佳乐猛地反应过来。

“叶修?!”他回过身去,正看到叶修懒洋洋地靠在岩壁上看着他,脸上满是揶揄。

“是男是女都看不出来,你这眼力也真是可以了~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涨红了脸,纠结道:“还……还不是你背着身,雾气又大看不清楚……”

“嗯……这是个好理由。”叶修点头道。

“懒得跟你计较。”张佳乐哼了一声,扭头便要走,走了两步,又想起了什么,回身看了会儿叶修,迟疑道,“你受伤了?”

“怎么看出来的?”叶修没有否认。

“我就知道。”张佳乐叹了口气,走回池边,冲叶修招了招手,“你过来,我给你上药。”

“不麻烦了吧。”叶修没有动,“也不是什么要紧的伤。”

“呵。”张佳乐冷笑,“连头发都遮不住的伤,还不要紧?”

“只是看着夸张。”叶修很诚恳地看着张佳乐,拒绝的态度非常明显,两人对视了一阵,张佳乐率先移开了视线,却没有离开,三两下除了鞋袜外衣,只着中衣走入了水中。

“你干嘛?”叶修向后缩了缩,却碰到了伤口,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张佳乐走到他身边,也不多话,扣住他肩膀给他翻了个身按在岩壁上,扒开他披在身后的头发,几道深可见骨的爪印横在叶修背上,虽然看得出已经处理过,但还有丝丝鲜血在往外渗。

“只是看着夸张?!”张佳乐有些生气,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个什么,这人明明跟他只相识了几天,但相处下来却莫名让他有种他和这人已相识多年的感觉,这种感觉很奇妙,让他不由自主的想一探究竟。

叶修似是放弃了,软软地趴在岩壁上,对张佳乐道:“你不是说要上药吗,上吧。”

“上你个大头鬼!”张佳乐怒道,“泡在温泉里怎么上药。”

“那你还进来。”叶修道。

“还不是为了拖你出去。”张佳乐说着,伸手便去拉叶修。

叶修挣了挣,道:“这温泉有灵气,泡在里面可以恢复伤势的。”

“这得多慢?还是上药快。”张佳乐道。

叶修叹了口气,伸手将挂在梅枝上的中衣取下,随意一披,跟着张佳乐来到岸边,张佳乐在自己袋子里翻了翻,找出几瓶药来,问:“你这是被什么抓伤的?”

“你猜。”叶修懒洋洋地往池边阶梯上一趴,一副无比惬意的样子。

“切,不说就不说。”张佳乐将叶修头发捋到一边,将他中衣脱下,细细观察起来,抓痕有五条,只一条深可见骨,看得出叶修应是有躲避,抓痕间距较大,从肩胛到腰部,最上和最下两个抓痕较短且较浅,中间这个最长最深,张佳乐在脑内搜索着能伤到叶修的五爪妖兽,虽然这人一直没展示过自己的身手,但从别的方面不难看出这人很有能力,那么能伤到他的……

“一月前,南疆有恶蛟袭人,那时我刚退出门派,听闻此事立刻就赶过去了,谁知到了那,就听说恶蛟已被消灭,而且是一人所为,是你做的对吧?”张佳乐问。

“好像听说过那么回事。”叶修道,“不过你真的是退出门派后去的?”

张佳乐被叶修的反问弄得一愣,却很快恢复过来,继续道:“时间先后你先别管,那是条被封印了千年的毒蛟,虽说实力被封印削弱了不少,但也不是仅靠一人就能轻易消灭的吧。”

“所以这不是挂彩了吗。”叶修道。

“我很好奇。”张佳乐道,“毒蛟爪上附有剧毒,修为低点的一般当场就毙命了,即便是修为高深的,也撑不了多久,我看你似乎完全不受影响的样子?”

“怎么不受影响。”叶修不满道,“你看正常的伤养了一个多月会还这样?”

“这倒也是。”张佳乐说着,从拿出的几瓶药中选了一瓶出来,倒在手上,用手搓热后轻柔地往叶修伤口处抹去。

“手法不错。”叶修夸赞道。

张佳乐眸色微黯,苦笑道:“熟能生巧而已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闭上眼睛,静静地享受着张佳乐给他上药。

张佳乐这边,脸上的笑意却是逐渐消失在脸上,他有些不可置信地又看了看手里的药瓶,还倒出了一些在手上仔细地辨别着,察觉到他的动作,叶修眼眸微睁,偏了偏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怎会毫无效果?”张佳乐再次看向伤口,伤口上确实涂抹着药膏,平时一涂上几乎能让伤口瞬间愈合的灵药,此时却是半点效用也无。

“难道是太久没用失效了?”张佳乐沉吟着,掏出把匕首,往手指上轻轻一划,他动作太快,叶修来不及阻止,就见鲜红的血珠一颗颗滴落到雪地上,在白雪的映衬下,是那么的刺眼。

“想什么呢……”叶修有些无奈地起身,一把抓过他被划伤的手指,放进嘴里。

“哈哈……我试验下药效。”张佳乐似乎没想到叶修会有此动作,楞了一下,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余光却在有意无意观察着叶修的脸色。

叶修白了他一眼,将他伤口的血液舔干,又伸手拿过他手边的药膏,涂抹到伤口上,手指上那道细长的伤口,几乎在药膏涂完的一瞬间,便愈合了,连一丝伤痕也无。

叶修眉尖微挑:“你这伤药可真够好的。”

“以前大战留存的。”张佳乐看着这瓶伤药,脸上露出些许怀念之色。

叶修似有所悟,缓缓道:“那就收好它,别在我身上浪费了。”

张佳乐有些生气:“怎么就能算浪费了?!”

“你也看到了,没效果的。”叶修道。

“难道是那爪子上有诅咒?阻止伤口长好那种?”张佳乐问。

“确实有点。”叶修道,“不过现在基本上已经消除了。”

“那不就结了,趴好!”张佳乐颇为强势的将叶修按回去。

叶修叹了口气,也没挣扎,悠悠道:“涂吧,涂吧,省着点啊,这药可……可能以后要用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张佳乐嘴上应着,用量却一点没减少,见叶修还要说什么,又补充了一句,“放心吧,我还有。”

“哦……”叶修轻轻应了一声,身体彻底放松下来,“你准备还挺充分的。”

“那是。”张佳乐苦笑,“那些时候,不备好伤药可是致命的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没有回答。

不过张佳乐也并不期待叶修会回答,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:“不过那时基本不会有现在这么好的条件,情况危急的时候,处理伤情都只能胡乱处理一下,不过也因为这样,之后调理好花了很多的功夫,哈哈,都有些得不偿失了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依旧没有说话。

张佳乐继续手上的动作,不过略微有些气馁:“我跟你说这些干嘛,像个老头子一样。”

他轻声抱怨着,将药膏涂抹完,又等了一阵,见确实毫无效果后,终于放弃了:“我看你这伤确实也好得差不多了,算了,我这珍藏多年的灵药看来真的对你没效果,一会儿我用法术给你治疗吧,我治愈类的法术还不错,你这伤口,好好休养的话,三天内就能长好,就是内伤可能要多花点时间,伤到灵脉了,一周内就不要动用灵力了啊,听到没?”

“……”叶修还是没有回应,张佳乐终于察觉到不对,赶忙查看叶修的状况,却发现这人呼吸深沉,神色放松,显然是睡着了……

“这就睡了,信不信我把你拉出去卖了啊……”张佳乐轻声抱怨着,有些又好气又好笑,他看了会儿叶修,见其是真的睡着了,笑意渐收,神色变得有些凝重,他翻手招出一团毒雾,缓缓向叶修的伤口靠近,却在毒雾快要碰到伤口时收回了手,毒雾渐渐消散在手心,他看着叶修纠结了一会儿,连用了几个治愈术,看到伤口终于好转后,便轻轻将其背起,“看在你是伤员的份上,再给你点照顾好了。”

 

叶修醒来的时候,看到自己熟悉的枕头,感受到背上的伤口愈合了大半,他很快就理清了思绪,他撑起身子,没有看到那抹红色的身影,不过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火药味,显然某人才离开不久。

正在这时,房门被敲响了。

“师尊,你起了吗?”是乔一帆的声音。

“起了。”叶修说着,起身给乔一帆开门,乔一帆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口,托盘上是洗漱用的东西,叶修有些无奈。

“在我门下,不必在意这些凡俗礼节,你只需安心修行便好,这些杂七杂八的就别做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嗯……是!”乔一帆应了一声,还是把托盘端了进来,“但这第一天师尊就别推辞了吧。”

叶修笑了笑,没再推辞。

两人到厨房的时候,只有黄少天一人,杵着个腮帮坐在饭桌前,满脸愁苦。

“哟,这是怎么了?”叶修问。

“不会做不会做。”黄少天自暴自弃道,“本剑圣的手是用来执剑的,不是用来做饭的!”

“剑圣?”叶修上下扫视着他,“自己封的?”

“去去去,迟早我会拿到这个称号的,我这只是提前习惯一下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行行行,你开心就好。”叶修说着,看了眼灶台上的一片狼藉,无语了片刻,从袋子里掏出一些昨天买的干粮放到桌子上,“先吃点干粮,吃完就出发。”

“现在?”黄少天拿了块饼,疑惑道,“不是说船会晚点吗?你自己说的从这到江陵少说4天,现在才过两天呢,御剑过去只需几个时辰,不急吧?”

“就许我们会御剑别人不会?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一听,大惊失色:“靠靠靠靠靠靠!那我们还不赶快追!”

“追什么?”这时张佳乐从外面进来,见叶修正在啃着干粮,默默将手里的药碗递过去,“先把这个喝了。”

叶修接过,道了声谢,一饮而尽,乔一帆和黄少天见此情形,神色微变。

“叶修/师尊,你怎么了?”两人异口同声道。

叶修摆了摆手道:“不是什么大问题,就来这之前受了点伤,还在调理中。”

“嗯。”张佳乐也道,“外伤两天应该能好,内伤不动用灵力一周就能痊愈。”

“可是我们不是马上就要去追捕莫凡,师尊没问题吗?”乔一帆很是担忧。

“让他在这好好休养,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黄少天道,“反正这是我自己的事,就该我自己解决。”

“自己去你知道莫凡长啥样吗?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被问得一愣,想了想,道:“那你给我画张相不就行了。”

“好想法。”叶修道,“那要是对方易容了呢?”

“这……”黄少天犯难了。

叶修啃了口干粮,道:“别担心,我不出手就行,就给你们指个人。”

“那一会儿御剑怎么办?”黄少天道。

“这个好办,一会儿出去你们就知道了。”叶修神秘地眨了个眼,“赶快吃吧。”

众人应了一声,忙抓起干粮开吃,吃了几口,黄少天忽然想起了什么,向厨房对面看了眼,有些犹豫道:“话说,苏妹子是不是还没醒?要不要把她叫醒?毕竟都快出发了。”

“别管她。”叶修道,“估计昨晚通宵了,给她睡着吧,到地方再叫她。”

 

江陵城郊一山谷,一块巨石突然飞至,惊起不少鸟雀,巨石在一偏僻处降落,落地后,其上走下五个人,一人刚下来就嚷嚷开了。

“这速度真比御剑快多了啊,省了差不多一倍时间,我说,你到底还有多少稀罕玩意儿,这会飞的石头都有,你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黄少天盯着叶修,见他将手中那块红石轻轻一挥,之前载他们的巨石便直直升起,很快隐入了云端。

黄少天看着叶修将红石收起,又道:“你之前说这叫云来石对吧,我从中间那个水坛里可以感受到些许神力,这怕是仙神留下的东西,你怎么得到的?”

“这个就说来话长了……”叶修仰头望天。

黄少天看他这样,想起之前在璧山地道里,便知道叶修没打算说,想着不行以后再问,却听苏沐橙道:“其实这是我师父传给我的,我师父又是从他师父那得到的,算是师门代代相传的吧。”

“这样啊,那你们师门可真厉害!”黄少天赞叹道。

苏沐橙笑了笑,笑容却有些苦涩:“可比不上你们师门,我们师门,我是唯一一个了……”

“我就知道我又说错话了……”黄少天忙向苏沐橙作了个揖,“抱歉啊苏妹子,我不该多嘴的,你别往心里去……”

苏沐橙摆了摆手,语气颇为平静:“其实没什么的,我师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,我对他也没多少印象,我记事起基本就都跟着叶修一起生活了,对师门也只是有个大致的印象,我们师门似乎每代都只有一两个人,也不知道怎么延续了几百年的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黄少天笑了笑,还是没敢再多嘴,他往四周看了看,放眼望去,此处四面皆是峭壁,虽然空间很大,却怎么都不像会有一座城市的样子,不禁有些纳闷,“我说,我们是不是弄错地方了?这里一点人烟都看不见,江陵这么大一个城市,怎么都不可能在这小山谷里吧?”

“你懂什么。”叶修鄙夷道,“云来石那么大,我们要在城镇里降落你是想引起围观吗?还想不想找莫凡了?”

“好好好,就你懂。”黄少天吐了个舌头,突然眼神一凛,拔剑一挥,几道剑影飞出,停在一处围成了个圈。

“别躲了,出来!”黄少天冷喝道。

一位少年战战兢兢地从灌木丛中出来,颤声道:“别……别杀我……”

几人观这少年身形消瘦,气息不稳,显然只是一个普通人,稍稍收起了防备。

“听你口音,是江陵人?”叶修问。

少年颤抖了一下,没有回答,满脸防备,叶修想了想,给乔一帆递了个眼神,乔一帆心领神会,上前道:“你别怕,我们不是坏人。”

谁知听了乔一帆这话,少年抖了一下,似乎更害怕了,乔一帆挠了挠头,露出一个很温和的笑容,柔声道:“那个……我们真不是坏人。”

“坏人……”少年嗫嚅了一句什么。

乔一帆没听清,问了句:“什么?”

那少年似是鼓足了勇气,大声道:“坏人都是这么说的!”

“呃……”乔一帆求助地看向叶修。

叶修叹了口气,给苏沐橙递了个眼色,苏沐橙笑了笑,露出她那招牌的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上前道:“你好,我们是斩妖除魔的修士,因追踪一只妖而偶然路过此地,就想找你问下路,能告诉我们江陵在哪吗?”

苏沐橙问话的同时,也留意到少年似乎对围在他周围的剑特别紧张,忙让黄少天把剑收了,收剑后,少年果然放松了不少,见苏沐橙确实没有敌意,终于稍稍放下了点防备,他偷眼看苏沐橙,缓缓道:“我可以带你们过去。”

“啧啧。”张佳乐见他耳根微红,偷偷跟叶修咬耳朵,“色字头上一把刀啊。”

叶修白了他一眼,道:“这是我家沐橙有亲和力。”

张佳乐耸耸肩,不置可否,这时,又听那位少年道:“不过我有个条件。”

 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改了又改,算了,就这样吧ORZ


评论
热度(28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