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3(仙剑paro)

第十三章

九龙坡,一个小木屋内,叶修带着乔一帆推开堵住门的一堆箱子,进入了一个地道里。

“你两好慢啊。”黄少天等在里面,听见动静忙凑过来,只见两人进来,又探头向外看。

“没出力的人别说话。”叶修说着,扶乔一帆到椅子上坐下。

“靠靠靠!不会火系法术是我的错吗?!”黄少天气道。

正说着,地道里又进来两人,是张佳乐和苏沐橙,两人看起来都特别狼狈。

“只是让你两放个火,怎么搞成这样的?”叶修问。

“哎……别提了。”张佳乐叹了口气,满脸郁闷。

苏沐橙解释道:“风向突变,我两不小心也吸了点烟气,我勉强还好,他立马就不行了……”

“今晚这风向不挺好的吗?”叶修想着自己救人出来,一路上风向都甚合心意,让他的救人行动相当顺利,不由得有些纳闷。

“你运气倒挺好……”张佳乐幽幽道,叶修想到张佳乐的某个特点,明智的选择换个话题。

“大家多少都吸了点无心籽的烟气,先喝解药吧。”叶修说着,端了一碗给乔一帆。

乔一帆听他们一番对话,也有些回过味来,接过药碗,一口喝完,待呛咳平息后,捧着个空药碗,有些纠结地开口道:“是前辈们放的火?”

“当然。”叶修倒是坦然,“不这样怎么把你救出来。”

乔一帆也明白现在的情况,但是想到离开时那火势,又担心起来:“家里不会怎样吧?”

“放心吧。”叶修摸了摸他的头,“不然我们弄那么多爆炸干嘛,就是为了提醒府里的人赶快跑,也提醒人救火啊。”

乔一帆闻言,稍稍放下了心,又听叶修道:“今晚先好好休息,等明天我偷偷带你去看看。”

“这太给前辈添麻烦了。”乔一帆摇了摇头道。

“有什么麻烦的。”叶修笑道,“还有,你是不是叫错了?”

“啊?”乔一帆愣了一下,猛地反应过来火场里叶修跟他说过的话,张了张嘴,师尊两个字都到口了,却又咽了下去。

“还是不要了吧,我这么笨,不配当前辈的弟子。”乔一帆低着头,没敢看叶修。

叶修叹了口气,掏出卖身契给乔一帆看:“看清楚啊,这白纸黑字上都写着了,你父亲50文把你卖给我当弟子了,你可别想抵赖。”

乔一帆看着卖身契上父亲那熟悉的签名和印章,心中一时五味杂陈:“父亲他……果然还是不喜欢我……”

叶修想到乔知府暗中做的那一切,又想到答应过那人的话,张了张口,还在犹豫是否要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听黄少天开口了。

“要我说,你那老爹做得确实不地道。”黄少天道。

乔一帆闻言,低垂着头,没说话,手不自觉地攥紧衣角,看起来有些无措,却又听黄少天道:“但是我觉得他应该挺喜欢你的,毕竟当时我和师兄一到这,他就把我们找去,表面上说是救全城被抓走的百姓,之后却又暗中约我们去密谈,把你的情况仔细交代了一番,让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把你救出,那个架势,和之前对你的,简直判若两人,我和我师兄探讨过,估计对你不好,是故意做给某些人看的,比如你姨娘。”

“啊?”乔一帆有些反应不过来,下意识地将视线投向叶修,似乎想从这里寻求一份答案。

叶修叹了口气,给了黄少天一记爆栗:“让你多嘴。”

黄少天捂着头,有些委屈:“这算什么多嘴?把事实说出来也不行吗?”

“乔知府不是特地交代过不要说吗?”叶修道。

“呃……忘记了……”黄少天自知理亏,吐了吐舌头,讪讪地闭了嘴。

乔一帆却不傻,从两人刚才的对话中,他已经明白了什么:“父亲他……”他声音颤抖,忍不住想从回忆里找出些什么,却毫无思路,越想找出什么,就越是抓不住重点,最后,思绪一片混乱……

‘咚——’额头遭遇一点重击,乔一帆暂时从混乱的思绪中脱离,他愣愣地看着叶修将触碰着自己额头的指尖收回。

叶修像是放弃了什么,无奈道:“黄少天都把话说了,我还能怎么办。”

叶修蹲下身,看着乔一帆的眼睛:“我跟你父亲一直有点交情,你一失踪你父亲立即就暗中找人来联系我了。”

乔一帆闻言,瞪大了眼,又听叶修道:“他要是不喜欢你,怎么能千方百计联系到微草让他们注意到你呢?不喜欢你,你被微草赶出来,又为什么立即把你接回家不让你在外漂泊呢?”

“父亲他……”乔一帆突然感觉思绪一片清明,顺着叶修说的仔细想想,他发现,自己的父亲,虽看起来对自己不闻不问,但他对自己的情况却一直了解得很清楚,

他忍不住看向叶修的眼睛,想看出一丝骗他的痕迹,但叶修却很坦荡,直直地回望着他,让他忍不住就相信了这人。

“这些事他不让我说的,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,你父亲他,并不像表现的那样不喜欢你啊。”叶修道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叶修带乔一帆偷偷回了趟渝州,确认乔府只是烧毁了几间厢房,并无人员伤亡后,乔一帆终于放了心,两人去了趟新安当,又顺路买了些早餐,带回九龙坡的地下室里。

“从唐家那得到消息,莫凡昨早走水路离开,往东北方向去的。”叶修道。

“我很好奇。”黄少天叼着根油条,“你跟唐家什么关系?人家又帮你打探消息又给你自己存着研究用的无心籽,这关系不简单吧。”

“你猜不出来?”叶修喝了口豆浆。

“我想猜四大世家中的叶家,但总觉得不像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怎么不像了?”叶修问。

“叶门主我十年前见过一次,气质温文尔雅的,跟我师兄有点像,而叶家其他人大多也是这感觉,你这卑鄙无耻没下限的,怎么可能是一家人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还不许一家人性格多变一些啊。”叶修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叶家有钱啊,哪像你,穷死鬼托生似的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有道理。”叶修点了点头,继续吃早餐,倒是张佳乐在一旁看着叶修,若有所思。

吃完早餐,黄少天收拾了下东西便催促着叶修上路,谁知叶修却一点不急。

“我打听过了,莫凡乘的那趟船是去岳阳的,一周只开一趟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还不简单,我们直接御剑追上那艘船不就结了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江面上那么多船,你知道是哪艘吗?”叶修问。

“那这船也不可能一直开嘛,中途总是要补给的,我们算好船行驶的时间,到第一个补给地守着不就行了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想得倒简单,你不清楚客船普遍晚点吗?晚点时间从来不好估计。”叶修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黄少天还真不知道这个,出行一向都是御剑,倒真不知道百姓的出行工具还有这些情况。

“那我们直接去岳阳守着?”黄少天问。

“你看这船行驶的路线。”叶修拿出一张地图,指着一处道,“他应该会提前在江陵下船。”

“为什么?”黄少天问。

“江陵海市听过没?”叶修问。

“那不是妖市?!”黄少天大惊。

“正因为是妖市,所以才会去那。”叶修道,“修士为了避嫌,可一向都不会去那的。”

“这小子还真会找地方……”黄少天无奈了,“我觉得我们去那得低调点,要好好乔装打扮一番,之前那种恐怕不行。”

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弄?”叶修问。

黄少天想了想,随手从芥子袋里拿了块围巾往脸上一裹,道:“怎么样?是不是很隐蔽?”

“嗯……就差在脑门贴上可疑二字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切,那还是用之前那种乔装好了。”黄少天道。

叶修却摇了摇头:“我觉得不需要乔装,穿好你们家校服,光明正大的才不显心虚。”

“也有道理。”黄少天认可了叶修的说法,吃了几口油条,又道,“我们吃完就去江陵吧。”

“急什么。”叶修道,“客船到江陵少说四天,大家多少都累了,先休息两天再说。”

“就在这地下室休息?”黄少天环顾一圈,略带嫌弃道,“不太好吧……”

“这地下室也没什么不好的吧。”张佳乐道,这好歹是他这几个月做研究用的地下室,干燥舒适又隐蔽,多好啊。

谁知却听叶修道:“不通风,还暗,确实不好。”

张佳乐郁闷:“那你有什么好去处?”

叶修想了想,转向苏沐橙问:“要招待他们吗?”

苏沐橙无所谓地笑了笑:“我无所谓,反正之后还要在一起一段时间,你看着办吧。”

“好。”叶修应了声,从芥子袋里掏出一个卷轴,收开桌面,将其放于桌上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黄少天问,就见叶修解开卷轴外的锁,将卷轴摊开,一副山水画出现在他面前。

“有点意思,山脚下桃花灼灼,湖里荷花盛开,山腰上满是秋枫,山顶又白雪皑皑,一年四季都在这一副山水画上啊。”黄少天赞叹着,却也注意到这幅画灵气盎然,显然不是凡品,“这是什么法宝?”

“自己进去看看呗。”叶修猛的推了他一把,黄少天没防备,猝不及防倒向画卷,他忙伸手撑了一下,手一触到画卷,四周景象突变,灼灼桃花随风飘落,瞬间迷了他的眼……

“这是……幻术?”黄少天不确定道,这时,地上亮起了传送阵的光,其他人也纷纷被传送了进来。

“传闻一些灵宝,内里自有一片天地,以前见过的,都是些死气沉沉像是幻阵一般的地方,这般生机盎然的,还是第一次得见。”张佳乐感叹道。

苏沐橙笑了笑,介绍道:“这叫桃源仙居图,叶修早年偶得的一件法宝,常年在外闯荡算是最实用了。”

苏沐橙说着,领着众人离开桃花林,顺着竹道一路往山上走去,半山腰成片的枫叶掩映下,几幢房屋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“这是我们的家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真好啊。”乔一帆看着这五幢两层小楼,满眼羡慕。

苏沐橙笑了笑,道:“你既已拜叶修为师,这以后也是你的家了。”

“可以吗?”乔一帆有些受宠若惊。

“有什么不可以的。”叶修摸了摸他的头,“就是这房子可能没你们微草和乔府的好。”

“我觉得这是最棒的了!”乔一帆由衷道。

叶修笑了笑,对苏沐橙道:“沐橙,你来安排吧。”

苏沐橙应了一声,领着众人来到最大的一幢屋子前,介绍道:“这是主屋,一般招待客人用,不过基本也用不上,我们都是拿来存放物品的。”

然后又指了指主屋旁装饰着很多花草的屋子,道:“这是我的屋子,对面没什么装饰的是叶修的屋子,他旁边那幢是客房,倒是时不时有人来住,两间屋子中间这个是厨房,对面那间锁着的是叶修研究偃甲用的。”

“你还懂偃甲?”张佳乐惊奇道。

“只算略懂。”叶修道。

“难得你还会谦虚。”张佳乐道。

“实话实说而已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也懒得跟他计较,又问苏沐橙:“苏姑娘,我们怎么安排?”

“你跟黄少天就住客房吧,要住哪层你们自己商量,然后一帆跟叶修住一幢吧,叶修都只住一楼,二楼一直空着,你就住那如何?”苏沐橙道。

自然是没人有异议。

众人正打算去看看房间,又听苏沐橙道:“但是住这呢,也不是白住的。”

“我就知道……”黄少天想到山洞里跟叶修的讨价还价,立马头疼起来,“先说好,现在我可没多少钱,能写欠条吗?”

“欠条是行不通的,不过你可以干活啊。”叶修道。

“听说你们蓝溪阁本部的菜品挺不错,今天的晚餐就交给你了~”苏沐橙道。

“好好表现。”叶修拍了拍他的肩,不等黄少天反驳就塞了串钥匙给他,“这是厨房钥匙,挂着的布包里的东西不许看也不准给我弄坏了。”交代完就将他推进了厨房,又看向张佳乐。

张佳乐掏出一张银票问:“够了吗?”

叶修接过,看了眼:“五万文?”说着将其收进怀里,又道,“正好,陪我去买些东西吧。”

 “啊?”张佳乐愣了。

“我又没说交钱就不干活的,走吧。”叶修道。

 

带着一大堆东西回来时已是傍晚,两人直接传送到了屋子附近,一靠近,却明显察觉出了不对,一个巨大的冰块夹在两幢房子中间,特别引人注目。

“我说,我的厨房怎么冻上了?”叶修看着眼前被冰封住的厨房,大声问着。

一旁的房间内,扭扭捏捏出来两个人影,叶修只一眼就锁定了罪魁祸首。

“黄少天,我让你做饭你不满也不能拿厨房撒气啊。”叶修痛心疾首。

“那什么……我也不是故意的,就是不小心法术用过头了。”黄少天解释着,“你要知道啊,你这地灵气挺浓郁的,用法术呢会得到颇多助益,真算是练习法术的绝佳地点啊,所以……。”

“所以你就把我厨房冻住了?”叶修打断他。

黄少天噎了一下,慌忙摆手道:“不是不是,你听我给你解释,这纯粹是个意外……唔唔唔……”

“闭嘴吧你。”叶修随手拿了个果子塞住了黄少天的嘴,将目光投向跟他一起出来的乔一帆,“一帆,你来解释。”

“那个……黄少天前辈似乎不习惯使用这个厨房……”乔一帆踌躇道。

“你真委婉。”叶修道,“现在的仙门啊……连烧火做饭都不会了……”

“这果子真好吃。”黄少天抱着果子用心地啃着,仿佛这是什么珍馐美味一般,张佳乐看了眼他抱着啃的那个青绿的柠檬,直觉得牙酸。

好在叶修和张佳乐出去还买了些熟食,晚饭还算是有了着落,饭后,叶修大致给他们介绍了一下桃源仙居的情况,便回房休息了,苏沐橙从叶修给她带回一些纸墨后,便闷在了房里不出来,晚饭都是叶修给她送进去的,乔一帆身体还没恢复,吃完饭便被叶修遣回了房休息,最后就剩张佳乐和黄少天两人大眼瞪小眼,两人也是见过各种洞天福地的,随意参观了下仙居,便觉没趣,也都纷纷回房休息了。

仙居的时间同外界一致,张佳乐回房又做了些研究,待注意到时已是深夜,从二楼的窗户向外看去,除了苏沐橙的房间,其他房间都已经没有了光亮。

“苏姑娘这么晚了还在做什么?”张佳乐有些好奇,但这大半夜的,也不好去打扰,闻了闻自己身上浓重的火药味,张佳乐纠结了片刻,还是决定先去洗个澡,叶修之前给他们说过,沿着瀑布后的山道过去,有个温泉,可以随意去泡,想着,张佳乐收拾了下东西,往温泉进发。

穿过瀑布后的山道,又是一片宁静的天地,瀑布的轰鸣被全数隔绝在外,远处几株红梅在雪地上开得艳丽,微风拂过,片片花瓣随风飘落,落到下面雾气弥漫的泉水里……

此情此景令张佳乐心情大好,忙加快了脚步往温泉走去,刚走了几步,却猛地顿住,山岩后,一个身影背对着他,一头青丝散落水中,片片红梅落到身上,更衬得那人肤若白雪,雾气渺渺中,好一副美人入浴之景!

但如此美景,张佳乐却不敢再欣赏片刻,他想起苏沐橙房中亮着的光,猜想许是那姑娘故意趁着半夜来沐浴,吓得急忙背过身去,大叫道:“抱歉!苏姑娘,我不是有意的!”

“哦?不是有意的?那就是故意的咯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周末两天都在外面玩,好在还是赶在今晚把文弄出来了,下章温泉play~~(别信)

评论
热度(22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