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2(仙剑paro)

第十二章

“这我倒不意外。”谁知,听了叶修这话,黄少天却一脸淡然,“师尊失踪的这些年,我跟师兄也察觉到了些什么,虽然线索不多,但蓝溪阁的高层有问题,这点还是能猜到的。”

“你师兄跟你说的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去你的!我自己察觉的!”黄少天叫道。

叶修看向喻文州,见喻文州轻点了下头,又对黄少天道:“都说笨蛋的直觉很敏锐,我算信了。”

“靠靠靠!一会儿出去单挑!”黄少天大怒。
叶修放下茶杯,往椅背上一靠,悠悠道:“挑什么啊挑,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?”
“你还知道啊,我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黄少天鄙夷道。
“我以为是你不知道。”叶修道,见黄少天正要开口,喻文州赶紧制止。
“先听前辈说吧。”喻文州道。
“好吧,那你快说,别净说些废话。”黄少天拉出一把椅子坐下,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“在这之前,不是应该先汇报下你们的调查结果吗?”叶修道。
“你真麻烦。”黄少天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一捆柴草给叶修看,“熬药用的柴草就是这些,没有发现无心籽。”
“那除无心籽之外呢?”叶修问。
“你指什么?”黄少天疑惑。
这时,沉默已久的张佳乐突然拿出一包东西,摊开在桌子上,道:“你是指这个吧。”
这是一包散件,零零碎碎的,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,但叶修见了,却一点意外也无,道了句“就是这个”,便将散件拿过来,众人只见他手指异常灵巧地动作着,很快就将这些散件拼接成了一物。
此物有一个拳头大小,主要由一上一下的两个小盒子构成,造型有点像石磨,用法也很像石磨,可转动,中间一个小孔,可放东西进去。
“这是什么?”黄少天研究了一阵,还是不明白这东西到底是什么,只好开口询问。
“去籽器”回答他的却是张佳乐“这是用来制造无心籽的魔器。”
“啥?制造无心籽?”黄少天大惊,“无心籽不说是长出来的吗?我记得书上说只生长在魔界。”
“那是用来骗你们这些小朋友的。”叶修道,“你以为为什么无心籽看起来与一般的草籽无异,因为这就是拿普通草籽制造出来的。”
“真的假的?!师兄,你知道吗?”黄少天看向喻文州。
喻文州摇了摇头:“我也第一次听说。”
叶修从口袋里拿出一小袋草籽,递给喻文州和黄少天:“眼见为实,你两检查一下,这些是不是真的草籽。”
黄少天和喻文州接过检查了一番,确认无误后,黄少天照叶修的提示,检出一粒草籽放入拼好的魔器里,注入灵力,将上面那个盒子旋转了几次,从魔器底部掉出一粒草籽,黄少天眼疾手快地将其接住,只见草籽完好无损,与之前别无二致,黄少天又翻看了一阵,有些无语。
“这不还是普通草籽吗?!”他将草籽扔给叶修,叶修接过,却没细看。
“废话,不然你以为这为什么叫魔器。”叶修道,“魔器魔器,不就是靠魔力驱动的,你个凡人还想驱动魔器?”
“那你还让我们用!”黄少天大怒。
喻文州却突然明白了什么,冷声道:“这里有魔。”
“魔?哪里?”黄少天将手放在了剑柄上,警惕地注意着四周。
“放心吧。”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,“那魔应该早就走了,魔气这种东西可藏不住,特别是在修士面前 恐怕我们一入城,那魔就走了。”
“那他怎么不把这东西带走?”黄少天问。
“正常人也不会知道这是什么的吧。”苏沐橙道,“你看到这一堆散件会联想到魔器上?”
“那倒是。”黄少天想了想道,“张前辈是因为参加过大战的关系才能认出的吧?”
“是啊。”张佳乐苦笑,“不过看来认识这东西的,不止我一人。”
他的视线投向叶修,带着些猜疑和探究:“你也参加过大战?”

“我才二十多岁,你说呢?”叶修道。
“那你?”

“活得久了,知道的自然多些。”
“……”

“先不说这个了。”喻文州道,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“还能怎么办。”叶修道,“收好这东西呗,不能被人发现。”

“这什么道理?”黄少天不满了,“我们现在不是应该拿这东西做证据去揭发她吗?”

“证据?”叶修冷笑,“这东西,一没写她姓名,二不在她身上,我们怎么证明这就是她的?”

“难怪她都不担心被我们发现。”黄少天揉了揉头发,有些头痛,“那我们就拿她毫无办法了吗?”

“暂时是这样。”叶修道,“如果我们硬要用这东西去对质,被反咬一口的可能性很大。”

“那一帆我们也不管了?”黄少天问。

“当然要管,不过我们得先离开,而且也不能由我们管。”叶修道。

正说着,突然感受到有东西碰到了结界上,喻文州出去查探,很快带着一只灵鸟进来了,灵鸟脚上挂着个竹筒,喻文州打开竹筒,将里面的信件拿出看了一会儿,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“门派传讯,说门内有急事,命我和少天立刻回去。”喻文州将信件展示给众人。

“那些老家伙果然心虚了。”黄少天冷哼道。

“那你们现在什么打算?回去吗?”叶修问。

“这种情况我们不是没想过。”黄少天道,“大不了师兄先回去复命,我就说我玉佩丢了,要去找,这理由他们也不能拿我怎么样,最多去思过谷思过几天,小问题。”

“看来你这玉佩还挺重要的,该不是父母的遗物之类的吧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闻言,脸色大变:“呸呸呸!什么遗物?!我父母都活得好好的,我前几天才刚看望过他们,都身体健康,一看就能长命百岁,你别乱说话啊!”

叶修自知失言,赶忙道歉,黄少天见他态度诚恳,便也没跟他计较,掏出玉佩,跟叶修解释道:“这是我师尊送我的,我师尊和我父母是至交,据说这是师尊送我的满月礼,虽然

雕工是不咋样,但是玉质好啊,而且我从小就一直带着,对我也算很重要了。”

“那你还拿这玉佩说事,万一真丢了呢。”叶修道。

“我贴身戴着怎么丢得了。”黄少天自信满满。

“那你小心保管啊。”叶修说完,打了个哈欠,“今晚没我们的事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

第二天一早,叶修在下人的引导下到正厅用餐,刚到正厅,就见黄少天脸色难看地跟喻文州低声说着什么。

“怎么了?”叶修在苏沐橙身边坐下,询问道。

“他玉佩丢了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哪块玉佩?”叶修问。

“还能是哪块。”苏沐橙无奈道,“你这乌鸦嘴啊……”

叶修想到自己昨晚的话,有些无语,见黄少天正有意无意地瞟着他,有些无奈地伸出两只手,给他看了看,道:“别看我,我可没拿,不过我大概知道是谁偷的。”

“是谁是谁?!”黄少天立马问道。

“此人名叫莫凡,专偷别人撒谎说弄丢了的东西。”叶修道。

“真的假的?”黄少天怀疑,“你不是随口编了个人给我吧,这偷东西我就知道盗圣无期,你说这莫凡我真没听说过。”

“所以说你孤陋寡闻啊。”叶修道,“你上外面打听打听,被他祸害的可不少,而且昨夜你师兄也见过他的。”

“是他?”喻文州想到昨夜一闪而过的黑影,突然反应过来。

“所以我才提醒你要小心啊。”叶修慢悠悠地喝了口汤,一脸的惋惜。

黄少天咬牙,起身就要出去,叶修慢悠悠道:“你知道去哪找他吗?”

“你知道?”黄少天闻言,忙问,“他在哪里?快告诉我!”

“不知道。”叶修咬着包子道,“不过我有办法找他,你别急,现在先把早饭吃了。”

黄少天想了想,还是坐了下来,不过显然没什么胃口,随便吃了几嘴就不吃了,眼巴巴地盯着叶修吃,叶修见他这样,无奈地放下了碗筷。

“我一会儿出去拜托一熟人去查探莫凡的行踪,以我的经验,这小子应该已经离开了,他一般不会急着销赃,会带在身上一段时间,去远一点的地方销赃,我们只要在两月内抓到他就能找回你的玉佩,放心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要是找不到他呢?”黄少天问。

“大不了我赔你一块,你那种材质的玉佩也不算难找嘛。”叶修道。

“我就要那块。”黄少天闷闷道。

“好好好,我一定帮你找到,行了吧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撇了撇嘴,拿了个烧麦塞进嘴里。

喻文州见此情形,笑了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少天就交给前辈,我就先回门派复命了。”

“去吧去吧。”叶修挥了挥手,突然想到了什么,看向一旁默默吃面的张佳乐,“你呢?”

张佳乐咽下嘴里的面,道:“我自然是一起帮忙的。”

“你不回门派?”叶修问。

张佳乐面露纠结,犹豫了一瞬,还是坦言道:“其实,我已经退出百花谷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的事?我们怎么从未听闻……”喻文州有些惊讶,毕竟张佳乐代理百花谷掌门多年,虽已于十年前将掌门之位传给了自己的得意门生,从此做了个闲散长老,但在门派中一直很有影响力,他退出百花谷,这样大的事他们竟是从未听闻!

 “就一月前吧。”张佳乐道,“消息大概还没传开,不过大家迟早是都要知道的。”

“那就祝张前辈一帆风顺吧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也没多问,退出门派不是什么少见的事,会退出门派的,大家都有自己的理由,没必要刨根问底。

谁知他没打算问,黄少天却开口了:“为什么要退出百花谷啊?百花谷不挺好的吗?而且你在那也是长老,没谁敢管你,各种资源也都能优先给你,想不出退出的理由啊。”

张佳乐面色僵了僵,喻文州正要打圆场,却听张佳乐道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想刷个侠义榜第一,打算拿出全部的时间精力来试试。”

“你不至于吧……”叶修道,“就一个侠义榜。”

“怎么不至于?”张佳乐道,“君莫笑不就因为是散修才能每次都能刷到第一吗?我也要试试。”

“好吧,你开心就好。”叶修道。

用完餐,正碰上乔知府和乔杨氏,一行人上前辞行后,离开了乔府,喻文州御剑直接回蓝溪阁,叶修带众人从九龙坡离开,在山上绕了五六个时辰后,又纷纷乔装了一番分批折返回来。

其他人分散去了乔府附近,而叶修则直奔渝州东南而去。

渝州东南有一间闻名全国的当铺——新安当,大概是因为当铺第一任掌柜的传奇人生,当铺在这五百年间虽然几经易主,但名字还是留存了下来。

叶修进了这当铺,随意找了个窗口,拿出一块腰牌递给里面的伙计,伙计接了腰牌一看,忙让叶修稍等片刻,自己马上往后院去了,只一会儿,便带了一满身贵气的中年男子出来,中年男子看起来很疲惫,但见了叶修,立马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。

“叶贤侄,好久不见了,前几天还跟你叔父聊起你来呢。”中年男子道。

“唐伯父好。”叶修道,“叔父肯定没说我好话。”

这中年男子叫唐书森,是四大世家中唐家的门主,唐家做生意可是一绝,还经营着蜀中最大的当铺,可谓是富可敌国,不过唐家最主要还是个修仙门派。

“你叔父可没说你什么。”唐书森笑了笑道,“就说你好几年没回家了,怪想你的。”

“这话肯定不是他说的。”叶修道。

唐书森语重心长道:“原话虽然不是这样,但意思就是这个,不管有什么大事要忙,叶贤侄也该抽空回家看看了。”

叶修眸光微敛,犹豫片刻,道:“我要去两月后的寻剑大会,届时会去见他一面的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唐书森颇感欣慰,“说起来,我家柔柔也是,这都出去几个月了,还不回来,怪想的。”

“唐世妹不是每月都寄书信回来的吗?”叶修道。

“哎……”唐书森叹了口气,“我就想亲眼看看她怎样了,过得好不好……”

叶修看他这样,心里微酸:“那下次见到她,我让她回家一趟吧。”

“不必不必。”唐书森道,“她有她自己要做的事,别耽误她了,我之前这些话也就跟你说说,你可别去跟她说,等她有空了想回来了,再回来吧。”

叶修应了一声,双方又寒暄了几句,唐书森带叶修到了茶室,遣散下人后,叶修终于说了此次前来的目的。

“找人啊,这个不难。”唐书森看着叶修拿给他的画像,忙叫来管家,“你把这个复制几份,立马送出去,让附近城镇的人手都留意着,有消息立即汇报。”

“这就去办。”管家接了画像,忙着手去办。

叶修见管家离开,又道:“唐伯父可知前段时间渝州妖祸的事?”

“我就知道你要问我这个。”唐书森道,“我从昨夜回来,就一直在调查了。”

“伯父可有查出什么?”叶修问。

“暂时没有。”唐书森道,“不过此事看起来是故意绕开了我。”

“确实。”叶修道,“伯父刚离开,妖魔就被放出来了,说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。”

“哼。”唐书森冷哼道,“我于两月前,接到我们唐家负责的妖界入口结界震荡的消息,连夜带了门内大批精英赶过去,只留下少数来看守门派,于昨日才将震荡平息,赶回来就听到闹了两个月妖祸,说不是计划好的都没人信。”

“此事伯父调查的进展如何?”叶修问。

“现在只知皮毛。”唐书森道,“比如说平息妖祸的是百花谷的张真人,两个蓝溪阁弟子还有两个散修,那两个散修,其中一个便是你吧。”

“伯父猜得不错。”叶修道。

“不过有一点不太好。”唐书森喝了口茶,缓缓道,“百姓们都说,你们修士也净是些趋炎附势之人,之前渝州被抓了上百平民百姓,没见一个修士出手,乔知府的小公子一被抓,就来了那么多修士,而且按理说妖魔巢穴应该还幸存了不少人,但你们却只救了乔知府的小公子一人……”

“这说法我倒不意外,不过暂时没听到。”叶修笑道。

“百姓可精着呢,你们在的时候怎么好说这话。”唐书森道。

“所以我们一走,这说法就传开了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看来这乔小公子似乎招了谁的记恨啊。”唐书森道。

“今天来找伯父,最后一件事就是为了这乔小公子。”叶修道。

 

月到中天,渝州的人们几乎都在熟睡,突然一阵巨响吵醒了沉睡中的人们,刚经历过一场可怕的妖祸,所有人神经都有些敏感,慌乱之中奔出家门,就见渝州北部,偌大的乔府,隐隐有火光冒出,夜风吹拂下,有愈演愈烈之势。

乔一帆也是被爆炸声惊醒的,醒后惊恐地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火海之中,忙想动用法术灭火,却发现灵力阻塞一丝也用不出来。

“怎么会……”乔一帆一时有些慌乱,忙下床欲逃,却发现门窗附近皆燃烧着熊熊大火,无处可逃……

“救命啊……咳咳……救……咳咳……”他张口呼救,却被浓烟呛得连连咳嗽,心一横,正打算顶着火焰穿过火海一试,却听到一声断裂声,屋顶被烧塌了一块,直直向他砸来,变故来的太快,他竟一时僵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“别呆站着不动啊。”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掉落的屋顶被打偏,落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他循声望去,一个黑衣人坐在被烧塌的屋顶边,手里拿着一张纸,对他露出了个不怀好意的微笑。

“叶……咳咳……前辈!”乔一帆惊喜道。

“先别忙着高兴。”叶修道,“刚刚与你父亲签了卖身契,他现在正式把你卖给我了,听懂什么意思了吗?”

“卖身契?”乔一帆念着这几个字,有些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。

叶修看他这样,咳了一声,悠悠道:“总之呢,你父亲把你卖给我当徒弟,你以后就跟着我了,端茶倒水的好好伺候着,听懂没有?不然我可不救你。”

乔一帆愣愣地看着叶修,泪水突然盈满了眼眶,多年以后,独自一人与月对饮时,他总会想起这个夜晚,那个人就这样闯入了他的生命里,带给了他不一样的人生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个篇章结束,准备进入第二个篇章~~

评论(5)
热度(31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