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0(仙剑paro)

第十章

“老跟着些尾巴,真烦人。”进入山道,清除完进来的痕迹后,苏沐橙忍不住抱怨了一句。

叶修笑了笑,道:“是有些烦,不过那几人现在怕还困在你给设的迷阵里吧,等走出来,大概勉强能赶一顿宵夜?”

苏沐橙勾唇一笑,道:“那可未必。”

叶修在心里给那几位被困在迷阵里的仁兄默哀了半秒,然后从怀里掏出张地图。

“一帆说的位置,应该是在南坡那边吧。”

苏沐橙凑过来看了看,道:“恩,那里有条山涧,旁边那个泉眼很隐蔽,鲜少有人知道,而那里也最接近封印妖兽的山洞。”

两人确认了地点,却并没有直奔而去,而是稍微绕了个道,转到一条及其隐秘的小路,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……

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也未感知到有他人存在,叶修心下一沉,加快了速度,待赶至泉眼处时,山涧边,杂草掩盖之下,一个泉眼清澈无比,无一丝异样。

苏沐橙上前探查了一番,道:“没有异状。”

叶修道:“没有异状才最为奇怪。”

苏沐橙点了点头:“确实,此地即便再人迹罕至,总不会连一丝人留下的痕迹也无吧。”苏沐橙说着,扒拉了几下杂草,有些为难,“四周的土太湿了,不能确定是不是新填过土。”

叶修闻言上前,伸手探了探泉眼四周,道:“没有一丝妖气。”

“会不会是找错地方了?”苏沐橙问。

叶修指尖拈着一撮湿土,笃定道:“不会,这么毫无异状才更能说明就是这里。”

苏沐橙对叶修的说法没有丝毫怀疑,忙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证据都被销毁了。”

“那就回去看看其他人的进展吧。”叶修看起来也没太在意,抬手打算起个阵,将泉眼彻底封死,却被苏沐橙伸手拦住。

“你伤还没好,我来吧。”苏沐橙说着,没等叶修拒绝,就抬手起了个阵,一道灵光闪过,泉眼消失在草丛中,只余一片微湿的土地。

叶修看着苏沐橙的动作,目光中带着些欣慰:“你法术用得越来越好了。”

“我也觉得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看向叶修,突然严肃了神情,“你真的没出手?”

叶修咳了一声,缓缓道:“也不算没出手吧,但确实没怎么动用灵力,不影响伤势恢复的,你放心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苏沐橙得了叶修这句话,略微放松了神情,又抓过叶修的手腕探了探,感觉脉象还算平稳,略微松了口气。

“好像是好了很多,还有多久痊愈?”苏沐橙问。

“我估摸着一两周应该差不多了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“也还算好这次没出什么意外,突然少个人可真难办。”

“可不是。”叶修找了片平整的草地坐下,摸出烟杆,点燃,深深地吸了一口,“老魏那混蛋,看见自己两个徒弟,跟见了仇家似的,一溜烟就没影了,不然张佳乐可不必这么倒霉。”

苏沐橙听叶修提到张佳乐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可不是,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倒霉,每次你急需人手的时候,他就正好在附近。”

叶修吐着烟圈,悠然道:“这大概就是缘分吧……”

苏沐橙乐了,坐到叶修身边,靠着他的肩膀,开始掰着手指头数:“我看啊……一次两次三次……好像不止他说的三次吧,第一次好像是你得罪了什么人被围堵了?”

“好像是。”

“逃跑途中看到张佳乐,路过侠义榜就顺手发了个追捕令制造混乱,貌似他就是那次被你搞掉马的?”

“谁让他莫名其妙顶个小号跟我作对,作为对手,就要做好被使绊的觉悟嘛~不过他还真不会隐蔽,每次都能被人找到。”

“哈哈,所以你自那以后每次一有需要就找他麻烦,想想真是太可怜了~我都有点同情他了。”

“你这幅表情一点说服力都没有。”

“嘿嘿,不过仔细想想,我们好像没少给他发追捕令。”

“用君莫笑的名义就四次吧。”

“确实,不过有一次他似乎不知情。”

“那次情况比较复杂嘛。”

“也对~真想看看他知道真相后的表情。”

“应该不会很好……”

回到客栈的时候已是傍晚,客栈一楼坐满了吃饭的人,喻文州站在门口等他们,见到二人回来,连忙上前打招呼。

“二位辛苦了,少天说打侠义榜赚了点钱,请大家好好吃一顿,已经在城西那边预定了火锅,现在过去应该正合适。”

“火锅?”叶修有些诧异地看了眼喻文州,“这的火锅你们确定你们吃得惯?”

“尝试一下。”喻文州笑笑,“渝州的火锅那可是很出名的,一直都想试试。”

“好吧。”叶修道,招呼苏沐橙跟着喻文州一起前往火锅店。

黄少天找的火锅店是一家百年老店,独立的一栋小楼,有三层高,在渝州很有名气,三人进去的时候,店内已经坐满了人,门口还排着长队,生意火爆到不行。

他们预定的是在三楼的包厢,跟小二说明后,小二带三人来到三楼的一个包厢内,黄少天和张佳乐已经在里面坐着了,见到三人来,黄少天赶忙招呼店小二上菜。

叶修就近拉开一个椅子坐下,就见店小二端着一口大锅进来了,叶修赶忙往旁边挪了挪,再看那红彤彤的一锅,有些无语。

“九宫格?我以为你怎么也该点个鸳鸯锅。”叶修道。

“到一个地方就该尝尝当地的特色嘛。”黄少天看起来兴致颇高,招呼店小二把菜都放好后,就急吼吼地往锅里下菜,叶修看他那馋样,默默把视线投向了张佳乐。

“有进展?”叶修待喻文州布好隔音结界,便开口问道。

“也不能说有进展吧……”张佳乐看起来有些为难。

“不能说有,但也不是毫无进展吧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点了点头,将自己得到的情报同叶修做了交换,两人交换完情报,只能说都很模糊,只得一同将视线投向喻文州。

喻文州叹了口气,道:“抱歉,我这边,什么也没得到。”

“没得到?”叶修想了想,“不是没有发现?”

“前辈又何必问得这么清楚。”喻文州苦笑。

叶修了然,没再多问什么,刚好见水滚了,顺手烫了片毛肚给苏沐橙,见黄少天抬着筷子,一副无从下手的样子,便又顺手捞了块白菜给他。

“这个好吃,等凉点一口吃完最爽。”

 

两天后

乔知府府

府内外到处张灯结彩,宴席从府内摆到了府外,一派喜乐之景,叶修等人站在门口,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,想到渝州前几日还一片死气沉沉之景,不禁有些唏嘘。

“几位道长,请到内厅就坐。”管事看到几人,忙过来招呼,虽说是宴请全城百姓,但能入得内厅的,却仍需要有点身份。

几人到得内厅,就见一华衣妇人迎了过来。

“想必几位便是我们渝州的大恩人了吧。”华衣妇人道。

“这是我们乔知府的夫人乔杨氏。”管事的给几人介绍道,几人闻言,纷纷应承几句。

乔杨氏领着众人到主座就坐:“几位可是我们渝州的大恩人,今天一定要好好招待你们。”

“夫人客气了。”喻文州道,“举办这个宴会费了不少心力吧,真是有劳了。”

“哪里哪里。”乔杨氏笑了笑,“渝州压抑了这么久,还是希望能热闹一点。”

“夫人真是心系百姓。”喻文州道。

正在此时,乔知府进到了内厅,一进来,便直奔这边。

“夫人,怎么又出来了?不是让你去休息吗,这里交给我就好。”乔知府温声劝说着乔杨氏,乔杨氏却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那么多贵宾呢,老爷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,到时候怠慢了贵客可就不好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乔知府似乎还想再劝,但看乔杨氏的表情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“唉……好吧,夫人要注意身体啊。”

“妾身会注意的,老爷快去招呼其他人吧,刚刚好像看到赵员外进来了。”乔杨氏柔声道。

乔知府闻言,同众人寒暄了几句,便急忙去招待其他人了。

叶修注意到乔杨氏的眼下确实有些乌黑,脸上虽然画了妆,却遮不住的憔悴,但细细观察却不似几日操劳所致……

叶修暗忖片刻,待乔杨氏跟其他人寒暄完后,便开口问道:“夫人最近可是一直在为贵公子忧心?”

乔杨氏闻言,愣了愣,叹道:“那可不,一帆这孩子太过冒进,也不考虑自己有没有能力,可叫我们担心了。”

“那乔小公子平安归来,夫人也算可以安心了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自然是安心了。”乔杨氏笑了笑,拿起面前的茶呷了一口,又道,“今天办这个宴会,就是为了庆祝我儿平安归来的。”

“夫人真是心善。”叶修也笑了笑,“乔小公子虽不是己出,你这般待他却已胜似己出了,我就以茶代酒敬夫人一杯了。”说着,他端起面前的茶,向乔杨氏示意。

二人隔空敬了一杯茶后,叶修随意向四周看了看,又道:“不知这场宴会的主人乔小公子现在何处?怎么都不出来打个招呼?”

乔杨氏放下杯子,面露难色:“一帆这孩子身子弱,这次又受了不小的伤,回来便大病了一场,现在都还没痊愈,妾身就叫他在房里好生修养着,没有必要就不用出来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,不知乔小公子可有大碍?”叶修问。

乔杨氏摇了摇头道:“没有大碍,大夫看过了,说静养一段时日便好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叶修松了口气,想了想又看向乔杨氏,“不知我们可否去探望一番。”

“一帆刚吃完药睡下了,不如一会儿用完膳,妾身带各位前去?”乔杨氏道。

“全听夫人安排。”叶修道。

在等待开宴的这段时间,众人同乔杨氏闲聊着,聊着聊着,莫名演变成了苏沐橙和乔杨氏就保养护肤问题的探讨大会,中途正好乔杨氏的大女儿携其夫回来,也一同坐到这桌,加入了保养秘诀的探讨中,直到上菜,这次探讨才消停下来。

饭到中途,叶修道茶水喝多了,向乔杨氏询问了茅房的位置,乔杨氏遣了个仆人带叶修过去,待跟着仆人行至内院,叶修趁四下无人,给仆人下了个催眠术,将其挪到假山后面藏好,便隐了身形直奔西边的厢房而去……

“少爷,该吃药了。”

乔一帆醒过来,只觉得头昏得厉害,就听到这样一句话,同时一碗药递了过来,乔一帆也没多想,道了声谢,便接过药喝了起来,只一口就察觉出不对,忙吐了出来,却还是被呛得不轻,不过这一呛,也让他清醒了不少。

“咳咳咳咳……这……咳……是咳咳……什么……”

乔一帆边问边抬头看向递药给自己的人,看清这人后,却吃了一惊。

“叶修前辈?!”两天前救了自己还给自己鼓励的这位前辈,他又怎么会忘记,只是这位前辈为什么会在自己房里?而且……他看着房间里神情呆滞的几个下人,颇感不解。

“前辈这是?”

“催眠术。”叶修解释道,“我可不想暴露行踪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乔一帆忙掀开被子想下床,却被叶修按住。

“先把药喝完。”叶修把刚刚从乔一帆手下抢救下来的药碗又递了上去,乔一帆看着刚刚把自己呛得不轻的这碗药,面露难色。

“前辈……那个……我之前一直在喝其他药,还是不要中途换药的比较好……吧?”乔一帆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“哦?”叶修回身从桌上煨着的药壶里倒了一碗递过来,“你是说这个?”

乔一帆忙点头称是,叶修见状,无奈道:“你可知这是什么药?”

“这就是普通的补药,加入了些修复灵脉的药物……”乔一帆迟疑片刻,还是将自己看出的配方一一说了出来,又问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不愧是微草的,这点基本功还是有的。”叶修笑了笑,眼神却没丝毫温度,乔一帆心下一沉,知道自己定是说错了什么,有些不安地看着叶修。

果然,叶修话锋一转,又道:“那你可曾想过,熬药为什么一定要在你床边,而你又可曾发觉,熬药用的柴火中,加入了什么?”

“这……”乔一帆为难地摇了摇头,“不曾想过。”

“唉……所以说你们微草啊……”叶修叹了口气,“只会教救人之术,害人之术真是一点不会。”

“呃……医者怎可害人。”乔一帆反驳道。

“医术本就可害人亦可救人。”叶修道,“这点全看行使医术那人。”

“就比如现在。”叶修灭了还在燃烧的火,从灰烬中刨了刨,取出几粒还未焼净的草籽给乔一帆看,“你若再喝几碗这药,恐怕忧谷仙子再世都救不了你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摸鱼摸到完全不想更文ORZ

评论(3)
热度(29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