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9(仙剑paro)

第九章

回到城中已是正午,几人先把乔一帆送回知府府,乔知府见爱子归来,面上却丝毫不见喜色,只随口问了几句乔一帆的身体状况,便命人带他回屋去了。

随后乔知府对叶修等人一番感谢,详细询问了事情的始末后,给了他们答应好的报酬,便以还要处理事务为由,让他们回去了。

“这知府……看到自己爱子平安回来,怎么不见一点高兴啊?”待离了知府府一段距离,黄少天才把压了很久的疑问问出口。

“眼见不一定为实。”喻文州想到乔知府之前偷偷找到他们的情形,淡淡道。

他这句话声音用得很轻,更像是在自言自语,黄少天没听清,凑近过去问了句:“师兄,你说什么?”

喻文州正准备回答他,话到口中,突然眼神微动,旋即改口道:“我听说,小乔公子,其实是乔知府的私生子。”

“你连这都知道?”叶修奇道。

喻文州笑笑:“也不是什么很难知道的事,之前到处调查妖祸线索的时候,说起小乔公子,一些妇人顺口就告诉我这些了。”

“哦?那你还知道些什么?”叶修问。

喻文州偏头,眼角的余光若有若无地扫过附近一个拐角,悠悠道:“不如先去吃点东西,我们再慢慢道来。”

四人去了一家装潢不错的酒楼,要了一间包厢,随意点了几样小菜,待菜上齐后,喻文州画了个隔音结界,才又继续说这件事。

原来乔知府与乔一帆的母亲柳氏自幼便相识,两家都是书香世家,又是世交,从小便定了娃娃亲,门当户对郎才女貌,二人又是难得的两情相悦,待柳氏及笄,二人便成了亲,可谓是当时的一段佳话。

可惜好景不长,在二人成婚后不久,正好是归宁那天,渝州来了一个妖魔,虽然很快便被闻讯而来的修士制伏,却还是杀了不少人,尤其是柳氏一家上下,无一生还,而柳氏和乔知府,好像是因为要赶在日落前回去,刚好在妖魔来之前离开了柳府,才得以幸免。

自那以后,柳氏便有些疯魔了,一心只想学习降妖伏魔之法,守孝满七七四十九天后,留书一封,便离开了乔家。

柳氏有决心,天资绝佳又确有灵根,出去一番竟真让她拜入了一不知名的仙门之下,之后便一直没再回来,乔知府本想一同去,但他没有灵根,没有仙门肯收,也只得作罢,在家等了柳氏几年,见其没有回来的意思,便没再等下去。

乔知府从小饱读诗书,便去考了个功名,回乡做了知府,一年后娶了现在的这位夫人杨氏,夫妻二人和乐美满,几年下来,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两个儿子。

又过了几年,某日乔知府大病,找了很多大夫都没用,眼见病情危急,这时候柳氏回来了,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,几天后乔知府便已彻底痊愈,再不见一丝病容,而柳氏随后也表示不会再离开,乔知府对柳氏一直有情,乔家人又碍于柳氏治好了乔知府,便也没反对柳氏的回归。

一年后,柳氏诞下一子,取名为一帆,自从生下一帆后,柳氏的身子却一天不如一天,没几年就去了,乔知府不知是从谁处听说是此子克死了柳氏,从此对乔一帆没有一天好脸色,总是不闻不问任其自生自灭,乔一帆长到9岁的时候,一仙门关押的大妖流窜到渝州,刚好被乔一帆撞上,还好那仙门的仙长及时追至,将大妖制服,而那仙长见乔一帆根骨绝佳,便收了去,一去便是六年,直到两月前才回到这里。

 “原来还有这样一番往事……”张佳乐感叹道,神色郁郁。

苏沐橙难过道:“可即使是这样,一帆也很无辜啊,克死谁这种事,简直是无稽之谈!”

“就是!每个人的命都是自己的,生老病死乃人生常态,又怎能怪到别人头上。”黄少天也愤愤道。

叶修见状,叹息了一声:“其实命这种东西,很奇妙,有些时候确实由不得自己。”

黄少天却不这样认为:“你难道还信天命?修道之人本就是逆天而行,无论如何,我都相信,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叶修见他这番豪言壮语,忍不住笑出了声,黄少天不满道:“很好笑吗?”

叶修忙摆了摆手,道:“只是想起了一个朋友,他也跟你说过一样的话。”

“哦?”黄少天来了兴趣,“是谁啊?如此志同道合,可以介绍来给我认识认识啊。”

叶修喝了口茶,缓缓道:“如果他当时就能入轮回的话,现在大概有十岁了吧。”

“切,你不就想说上一个说这话的已经死了吗?”黄少天不屑道,“反正不到最后谁知道呢?”

“也对。”叶修笑了笑,扫了眼已经空了大半的盘子,悠悠道,“吃的差不多了,几位老板,待会儿谁来付账啊?”

黄少天闻言,大为不满:“你赚了我们这么多钱,不该你请吗?”

“哪能那。”叶修道,“你们是雇主,我是给你们打工的,你们做雇主的怎么好意思让打工的付钱呢?”

黄少天被噎了一下,但也不想给叶修白白占个便宜,便双手一抱,耍赖道:“我不管,总之你把我们的钱都榨干了,我们连回去的路费都没了,这顿必须你请。”

“蓝溪阁这么穷的?”叶修表示怀疑。

“你自己看。”黄少天把自己的钱袋抛给叶修,空无一文的钱袋确实很有说服力,不过叶修是什么人,视线在黄少天身上快速扫过,最终定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 “你脖子上戴着个什么?”叶修笑吟吟地问了一句。

黄少天闻言,赶忙拉紧领口,如临大敌似的地瞪着叶修,紧张道:“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!你可不许打这块玉佩的主意!”

叶修见他这样,就知道这一定是对黄少天极为重要的东西,摆了摆手道:“算了算了,这顿我请。”

黄少天还捂着脖子,一脸的不信:“你这就妥协了?”

“不然呢?”叶修掏出一串钱放到桌子上,“再怎样也不可能拿别人重要的东西来换顿饭吃吧。”

黄少天见状,神色稍霁,却见叶修还盯着他脖子,忍不住大叫起来:“你果然是骗人的!”

“骗什么呢?”叶修无语道,“就好奇看看,不会要你的,这么多人看着,怕啥?你就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呗。”

黄少天盯着叶修的眼睛,见他毫无躲闪,大概说的不是假话,便半信半疑地掏出脖子上挂着的玉坠给叶修看,谁知叶修只随意看了一眼,便满脸嫌弃地转移了视线,这下,黄少天不爽了。

“我去!你什么意思?我这玉佩质地成色那么好!绝对的无价之宝,你竟然还敢嫌弃!”

“哦,我没嫌弃这个,我是嫌弃做工来着。”

“这做工怎么了?简单大方不也挺好的吗?”

“是是是,你喜欢就好……”

看叶修态度如此敷衍,黄少天忍不住向其他人征询意见。

“恩,还不错,这个猴子……是猴子吧?还挺形象的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这不是一个豆蔻吗?”张佳乐疑惑道。

喻文州道:“我一直以为是个观音,不对吗?”

黄少天撇了撇嘴,没说话,默默将玉佩收进衣服里,坐了下来,刚一坐下,忽觉腹中绞痛,忙开门向小二询问了茅房的去处,直奔而去……

见黄少天跑远,叶修偷偷将视线移向苏沐橙,苏沐橙笑得眉眼弯弯,似乎她面前的菜很对她胃口,正吃得一脸享受,叶修又偷偷看向喻文州,发现喻文州也正看着他,忙举了举手中的茶杯,喻文州微微一笑,也举起了茶杯……

黄少天这厕所一跑就是好几趟,把酒楼掌柜都吓到了,直过来问是不是菜品有问题,众人再三保证只是黄少天自己身体的问题后,掌柜的才作罢,不过还是派人去买了碗止泻药过来,黄少天喝了后果然好了很多,不过身体还是有些虚脱,众人也累了一天,干脆在酒楼旁的客栈订了几间房,好好休息了一夜。

第二天,用完早餐,几人决定一同去药店采买些药材,妖魔已除的消息已经传开,街上热闹了很多,刚走到集市口,就见一群人围在一处,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,黄少天立马凑了过去。

“哥们儿,你们在看什么呢?”黄少天就近拉了个人问道。

“哦,今天侠义榜放榜,来看个热闹。”那人回道。

“侠义榜啊……”黄少天看了看前方围着的一群人,又回头招呼其他人,“你们看不看?说是侠义榜放榜了!”

苏沐橙道了声看,一溜烟就挤进了人群里。

“这么早?!”张佳乐大惊,“我还有个任务没提交呢!”

叶修拍了拍他的肩道:“放弃吧,一个任务而已,影响不了排名的。”

“谁说影响不了?!”张佳乐脸色微变,显然是想起了一些令他不太愉快的往事,“我好几次都是因为一个任务之差输给君莫笑的!而且这次的任务能算两个!”

侠义榜是根据完成的任务总数来排名的,一般的任务都只能算一个,不过按任务的难易程度,难一些的一个任务可以算做是几个任务,相应的报酬也更高,最高的可以算作十个任务。

 “君莫笑?”喻文州道,“可是连续十年霸占侠义榜首位的君莫笑少侠?”

“是不是少侠我不知道,但就是那货……”张佳乐咬牙道,“我就说那家伙怎么这几天突然给我下了追捕令,原来是要放榜了!果然卑鄙无耻没下限!”

“追捕令?”黄少天疑惑,“什么情况?”

张佳乐道:“这已经是那家伙的惯用手段了,每次看到我快追上他,就在侠义榜上给我发追捕令,让人把我活捉给他,虽然都没成功过,但几乎每次都给我制造了不小的麻烦,因为这样害我错失了好几个榜首之位!真……真是可恶至极!”

“没那么夸张吧……”叶修道。

“怎么没有!”张佳乐怒道,“加上这次,一共三次了!”

叶修默默在心里算了算,恩……似乎不止?于是明智的选择了闭嘴。

“这君莫笑既然常年位于侠义榜榜首,恐怕还是有一定实力的。”喻文州道,视线有意无意地瞟向叶修,叶修接收到他的视线,给他递了个眼色,喻文州笑笑表示让他放心。

张佳乐倒没注意他们这些互动,有些丧气道:“我知他实力强劲,其实不搞这些小动作,会不会被我比下去也难说,但有一点我绝对不会原谅他!”

“是什么?”叶修问。

“他诋毁了忧谷仙子!”张佳乐道,“他说忧谷仙子的医术错漏百出,而且,过……过时了!”

忧谷仙子,是四十年前忘忧谷一役中成名的一位仙子,为人低调却实力强劲,一手医术冠绝古今,在长达十年的忘忧谷一役中救治了不少神、仙、修士,可惜也因为此等医术太过抢眼,被敌方针对,最终陨落于忘忧谷之巅,其一生只收过两名弟子,其中一位正是当今药圣王杰希,而另一位,大战结束后不久,便隐退了,据传,现已故去多年。

忧谷仙子陨落后,留下大量医书,大战结束后,王杰希将其带回微草,抄写数本,教门下弟子研习,对于一些非本门弟子又想精研医术的,王杰希也会赠其一些抄本,几十年来,这些抄本被翻抄了无数,几乎所有修习医道之人都会买来研读一二,因此,可以说现今医道的理论基础,基本上都是沿用忧谷仙子的,君莫笑这么说,真可谓是得罪了所有信奉忧谷仙子的人了。

喻文州不由得又看了叶修几眼,才对张佳乐道:“张前辈似乎并非专研医道?”

“没错。”张佳乐道。

喻文州道:“我于医道一途也不甚了解,不过同门之中,有不少修习医道的前辈,多少还是能知道一些,医道本就是在不断改进的,几十年前的理论未必适用于如今。”

张佳乐叹了口气,缓缓道:“我知道……我都知道啊……不过救命恩人被当面这样诋毁,难免还是会心生不忿……”说完,他勉强笑了笑,约着黄少天,去挤着看侠义榜了。

待他走远,叶修忙把喻文州拉到一边,道:“有什么想问的问吧。”

“前辈是怎么说忧谷仙子的?”喻文州想了想,先问了这个问题。

叶修回忆了一阵,迟疑道:“也没怎么说吧……好像就挑了几个理论出来,告诉他有什么什么问题,这些都已经过时了,如今已经不适用了而已,不算很过分……吧?”

“这么说确实不算过分。”喻文州道,“不过前辈当时的措辞恐怕不是这样吧?”

叶修又想了想,显得有些无奈:“当时正是要救人的情况,措辞确实激烈了些,大概就是说这些过时的放现今简直错漏百出的理论,就不要拿出来草菅人命了。”

喻文州闻言,沉默了,叶修见他这样,突然有些拿不准。

“你也被忧谷仙子救过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你修医道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“那你这是?”

“前辈……恐怕应该注意下措辞……”

“哎……好吧,那以后我多注意。”

正说着,苏沐橙回来了,拉过叶修,开心道:“第一名,君莫笑~”

“那恭喜前辈。”喻文州道,苏沐橙闻言,满眼惊奇地看了看喻文州,又看向叶修。

叶修耸了耸肩,道:“在山洞里就给他猜出来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苏沐橙撇了撇嘴,没再多问什么,又对叶修道,“想不想知道第二名是谁?”

叶修失笑:“还会是谁?”

“也对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正在此时,看热闹的人群散了些,叶修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侠义榜前,满脸悲愤的张佳乐。

“这次差了几个任务?”叶修问。

“你自己过去看啊。”苏沐橙道。

叶修无奈,只得走过去,侠义榜每年都会发布前十位的名单,十年来,每年的第一名从没变过,而八年前,第二名的位置也没了变化,只有三至十名时有变化,叶修走近一看,果然第一名,君莫笑的大名红字加粗立于榜首,其下浅花迷人的名字紧跟在后,再往下,基本上还是那几个熟悉的名字,只第三名变成了个从未见过的名字,叶修也没太在意,他看了眼君莫笑完成的总任务数——370件,很好,差不多平均每天一件了,他又看向浅花迷人的总任务数——369件,想到张佳乐说的正要提交的任务能算两件,一时有些无语。

“还真是差这一件啊……”叶修无比同情地拍了拍张佳乐的肩膀……

买完药出来,正遇上一队官兵,为首的看见他们一行人,忙迎了上来。

“几位道长。”为首那人对他们抱拳一礼,道,“为感谢你们消除了渝州的妖祸,同时也为了庆祝小少爷平安归来,夫人准备两日后于府内设宴,届时全城的人都可以来参加,还望作为最大功臣的道长们务必赏光。”

“设宴啊……”叶修把目光投向苏沐橙,“想去吗?”

苏沐橙道:“可以啊,很久没参加宴会了。”

叶修又看向喻文州:“你们急着回去复命吗?”

喻文州道:“倒是不着急。”

叶修道:“那你们也一起吧。”

黄少天道:“你都不问问我的意见?万一我不答应呢?”

叶修道:“你自己找个镜子照照再来说这话,眼睛都冒贼光了……”说完,又看向张佳乐。

张佳乐没有丝毫犹豫便道:“我现在也没什么要紧事,就一起吧。”

叶修得了回复,转头答复了领头那个官兵,领头那人谢过几人后,便继续带领官兵巡逻了。

之后众人又在集市逛了一会儿,也没看到感兴趣的东西,张佳乐说要再去接几个侠义榜任务,一定不能在一开始就落后君莫笑,黄少天也对侠义榜有点兴趣,两人就结伴去刷侠义榜了,喻文州说昨晚将这次事件写了份详细的报告,要去蓝溪阁渝州的分坛借只信鸽寄回总部,叶修和苏沐橙则说要去郊外逛逛,便跟他分开了,两人来到城郊,在巷道中绕了几圈,便直奔璧山而去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打戏苦手感觉终于可以轻松点了ORZ果然还是日常一些好写……

评论
热度(39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