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8(仙剑paro)

第八章

“这可不妙了……”叶修看着靠近的毒雾,感叹了一句,又低头看向喻文州,“我说,别在这愣着了啊,赶快去另一边画阵,张佳乐那边应该快完成了,你去把最后一个画好,速度。”

喻文州苦笑道:“话是这么说,可那边挡了个怪物啊。”

叶修看了看横躺在左边石壁前的那只九头怪,对喻文州道:“都没攻击力了你怕什么?”

“总觉得不能掉以轻心。”喻文州回道。

叶修啧了一声,扯了扯扣住左手的锁链,叹道:“真麻烦。”

喻文州笑笑,正待过去,躺在地上半天没动静的九头怪突然动了起来,抬起一颗头一口咬住锁链,拼命吸吮着,似是在吸食什么,喻文州一惊,赶忙看向叶修,却见叶修神色如常,只是稍微拉了拉左手的锁链,见喻文州看过来,无奈道:“还看什么?我看那家伙八成被打傻了,还不快趁此机会把阵法画了?”

喻文州应了一声,恰在此时,毒雾袭至,喻文州和乔一帆带着避毒珠,完全不受影响,而叶修,因为一直包围住他的那个结界,也丝毫未受影响,喻文州见状,挥开一圈毒雾,向左面石壁跑去……

叶修见喻文州走远了,面上终于显露出些许疲态。

“前辈……你还好吗?”乔一帆担心地看着叶修。

叶修一愣,似是才注意到乔一帆,稍微提起了点精神,道:“是你啊,刚刚那个仙风云体术很精彩。”

乔一帆没想到会突然得到一句夸赞,顿时有些不知所措:“我……还差得很远……”

“怎么会差得很远呢?”叶修笑了笑,“刚刚那个术,无论是时机还是强度,都已经算是极致了,你信不信,就算是喻文州也不见得会做得比这好多少。”

乔一帆一听叶修竟然拿他跟喻文州做对比,顿时就惶恐了:“我……我一个微草弃徒,怎么可能……可能……”

叶修见他这样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谁都有弱小的时候,王杰希那眼光是真的差,我看得出来,你很有潜力,假以时日,定能成为一个不错的修者。”

乔一帆修行六年,除了一开始入门测试时被略微夸过几次,便一直都是被人忽视、嘲笑的存在,他早已经习惯了这些,特别是被赶出微草后,周围人的嘲笑奚落更是不绝于耳,他本以为,自己这辈子大概就这样了,可如今却听到这样一番话,虽然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,可从喻文州对他的态度,乔一帆隐隐感觉到,这大概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,这样厉害的人对自己说出了这样的话,乔一帆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希冀。

“前辈……我……是不是……”乔一帆张了张口,想说点什么,却在此时,一阵凄厉的咆哮传来。

叶修感觉到缠绕在身上的锁链松开了,忙让乔一帆退远一些,待他退出一段距离后,叶修用力一挣,挣散了锁链,包围住他的结界也破碎开来,透过毒雾,能隐约看到三面石壁发出耀眼的光芒,四周的场景飞速变化,只一瞬,脚下踩的已经是凹凸不平的岩石地,叶修伸手掏出一个瓶子,手指往瓶口上一抹,一股强大的吸力从瓶中传来,他将瓶口对准毒雾,只一会儿,毒雾尽数被瓶子吸收,叶修封好瓶口放进芥子袋里,环顾了一圈。

他们此时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山洞,较之先前那巨大的神殿,确实小了不少,没有了楼梯那部分,只剩下平台上那点空间,看起来有些破旧,地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碎石块,其余什么也没有,而之前空着的两面墙壁,上面分别浮现出两幅破碎的浮雕,仔细一看,竟是那红熊和九头怪!

“什么情况什么情况?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?”黄少天看着那两幅浮雕,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张佳乐和喻文州同时收了触在石壁上催动法阵的手,向其他人靠近,叶修也招呼乔一帆一起过去看,五人聚在一起,看着两幅浮雕,都没有说话。

黄少天目光微移,注意到在这一堆不明所以的人群中,只有叶修是一副毫不意外的表情,忙道:“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叶修也没想隐瞒,带他们来到刻有共工像的石壁前,在碎石块中一阵翻找,找出几块拼了拼,拼出一个石碑来,他指着上面模糊不清的文字,道:“这地方我地震前来过,当时这块石碑还是完整的,上面记载了一个故事,结合这个故事,我大概能猜到这次祸乱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上古时期,水神共工被大禹驱逐后,共工率部族离开中原,到异界隐居,共工亡故后,其部族给他修建了神殿,因是被驱逐的关系,不敢造神像,便在神殿的石壁上,以壁画代替神像,还把共工的两员大将相柳、浮游刻于旁边的两面石壁上,日夜供奉,其上的浮雕受了万年供奉,便生出了灵智,自以为就是共工、相柳、浮游,因所受供奉,便拥有同他们相似的能力,三妖待积蓄了一定的力量后,来到人界,为祸人间,后被一神将击败,封印于此处。

两月前,渝州地震,两侧石壁的封印受损,这两只妖便逃了出来,他们顺着水流,来到一个泉眼,泉眼附近陶土质地很好,有户烧陶人世代从这取土,他们便将妖气附于陶土之上,因陶土上附着妖气,烧制时釉色便呈现出了些天然的花纹,将这些瓷器卖出,妖气便随着卖出的瓷器来到更多人家,引诱这些人来到此处。

他们要积蓄力量,想把另一只妖也放出来,但他们无法触碰封印阵,而阵法解除必须要有一定灵力修为的才能办到,因此他们一边抓人恢复力量,一边露出些许踪迹引修者前来。

“所以说,我们遇到的并不是真正的相柳、浮游,只是两个浮雕怪而已,还好来的是我们,要来的是其他傻瓜修士,傻傻地把封印解了可怎么办?”叶修说到此处,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,有些无语,“你们怎么一副不相信的表情?”

张佳乐煞有介事地拍了拍手,道:“故事编得真好,有理有据,令人信服。”

黄少天接到:“可不是,想不到你还挺有讲故事的天分,要不哪天去茶楼应聘个说书先生,保准受欢迎。”

叶修看着黄少天,诚恳道:“我觉得你比我更适合。”

 “我觉得前辈说得也不无道理。”喻文州道,“但若真是上古妖兽,又怎会轻易被我们制服?”

“那是因为封印解除得不完整,他们有很大一部分力量还被封印着。”叶修道,“而且这封印已经有许多年,一点一点也削弱了妖兽不少实力,它们若不是吸食了上百人的精气,恐怕连这幻象都弄不出。”

“我可不可以这样想,你从一开始就很清楚这里有什么,甚至封印阵是什么样子也都清楚?”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不等叶修回答,又道,“那你既已知晓如何补全封印阵,为何不一开始就直接去补全?还要演这一出,以这两只妖兽的实力,怕是没法阻止你补全封印吧?”黄少天语带试探,问的也确实是另外两人所顾虑之事,但就这时机……

喻文州见状,正想开口给他打掩护,却见叶修叹了口气:“谁事先会知道这两只妖兽具体什么情况什么实力啊,这不得一点点试探吗?而且……”他顿了顿,无辜道,“我记不得封印阵具体什么样了,只能通过解封的阵推测。”

他说的轻松,所有人却是暗自心惊。

“你说你是看着解封的阵推测封印阵?!你还懂这上古阵法的原理?”黄少天立时就叫了出来。

“这有什么难的?”叶修无语道,“上古阵法可不像现在这么弯弯绕绕的,原理简单明了,你稍微去研究下就明白了。”

 “这样啊……”黄少天讪讪地闭了嘴。

叶修伸手探上浮雕,细细感应了一阵,又道:“这封印阵有点意思,这两只妖兽被我等重创,力量比破印而出时弱上许多,封印阵一恢复,封印的力量比这两只妖兽强,立时便将其消灭了,即是封印阵又是杀阵,有点意思。”

一般的封印阵,仅仅能起到限制和削弱的作用,通常会使用封印阵都是能力不足以消灭该妖魔,封印阵能用相对较弱的能力将其限制住,在封印阵里的妖魔会随着时间流逝一点点被削弱,当然也会有相反的情况,不过封印阵毕竟都是相对较为温和的,即便被破印,修复阵法后再重新封印,也只是原样封印回去,像这种力量不足便被消灭的封印阵,实属少见。

听他这么一说,所有人纷纷前去探查,果然如他所说。

“这阵中能感受到强大的神力,也不知是哪位神仙做的阵。”喻文州道。

“管他哪位神仙,反正这事暂时解决了不是吗。”叶修道。

一行人又检查了一遍最后剩的这个阵法,在其上又布置了几层防护阵,以防被破坏,才略微安下心来,这一安下心,才想起一些事情。

“之前你救的那些人呢?”张佳乐环顾四周,一个人也没发现,赶忙问喻文州。

喻文州抬手掐了个决,一道灵光自他指尖飞起,向之前楼梯所在的那个方向飞去,一行人赶忙跟上,顺着灵光指引,来到一处甬道,甬道跟他们初入时的甬道完全不同,地上塌陷过几块,其下是布满利刺的深坑,石壁上插着不少暗器,明显是触动过机关的样子。

“我们之前应该不是从这过来的吧……”黄少天道。

“肯定不是,虽然在幻象中,但对方可以说是直接把我们传送过来的。”叶修道。

喻文州带上鹿皮手套,从墙上拔了几个暗器下来,又观察了下石壁上的孔,道:“这些机关不是最近触发的,看起来有些年头了。”

黄少天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,道:“那这条道应该没有机关了,那些人是从这走的,空气中没有血腥味,代表没有新的机关被触发过,那么多人,除非都身手了得或者熟知机关,不然不可能毫发无伤的过去。”

“狗鼻子真灵。”叶修感叹了一句,立时被黄少天怒瞪。

“你才狗鼻子,我这再怎么也是狼鼻子!”

“好好好,狼鼻子,反正都不是人。”

“你……”黄少天还想再跟他理论,被喻文州一栏,也只得作罢。

几人又跟着灵光过去,在道路尽头看到一个石门,石门上的浮雕和之前所见的类似,却又有些细微的不同,叶修上前打开石门,一阵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,众人纷纷屏住呼吸,喻文州用来引路的灵光飞入石室内,他轻念了个口诀,顿时灵光大盛照亮了门后的这间石室,石室正中倒着六个人,七窍流血,全身青紫浮肿,已然没了气息……

“这是……都死了?!”乔一帆瞪大了眼,有些难以接受,“他们不是带着避毒珠吗?而且妖物也已经被消灭了啊……”说着,他就要上前查看,却被张佳乐拦住了。

“避毒珠可不是用来解毒的,只能隔绝毒障之类的,而且他们所中的毒,很可能是提前服下的。”张佳乐说着,一一查探了一番,又道,“这情况,应该是1-2个时辰前服的毒,果然那些妖物不会让我们轻易救人!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我们把这些尸体带回去?”黄少天问。

张佳乐道:“不行,这妖毒有些厉害,可以通过死尸传染,我们带回去的话,渝州全城就有大难了。”

“那我们赶快处理掉吧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叹了口气:“只能这样了……”

喻文州在尸体边起了个隔绝用的结界,张佳乐放了把火,将尸体燃烧殆尽,之后一行人封住了这间石室,又顺着灵光指引,回到了入口。

入口的石门紧闭,也不知苏沐橙上一次开门是在何时,只得干等在这里,许是苏沐橙之前刚开过门,几人等了许久才等到门开。

“你们回来了啊。”苏沐橙见是他们,忙把他们迎出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叶修,关心道,“没事吧?”

叶修笑了笑:“能有什么事,后辈们太厉害,都轮不到我这前辈出手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又将目光投向乔一帆,“这位是?”

“我们在里面救下的一个孩子,也是唯一救下的。”叶修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苏沐橙有些失落。

“我们进去多久了?”叶修问。

“3个时辰,怎么了?”苏沐橙道。

叶修道:“我估摸着也是这样,中途有异状吗?”

“外面来过人,看见我转头就跑了,我追到洞外见人跑远就回来了。”苏沐橙道。

叶修点了点头,突然想起了什么,对喻文州道:“你把珠子还我。”

“我还以为前辈忘了呢。”喻文州笑了笑。

“你当这是一两文钱呐,说忘就忘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怎么还?”喻文州问。

叶修上前轻拍了下他的后背,手心便多出了一颗珠子。

“搞定。”叶修说着,将珠子收进怀里,又对其他人道,“这里应该没什么事了,我们先把小乔公子送回去吧。”

众人都没有意见,将石门封住后,一行人沿着长长的洞道出来,他们进去时是半夜,此时晨光熹微,山间尘雾弥漫,清风裹挟着草木的香气拂过,再加上几声清脆的鸟鸣,不由得让人放松了心情。

叶修注意到乔一帆的脸色有些白,额上也挂着些虚汗,显然是体力不支,忙扶他到一边坐下,给他喂了些丹药,让他稍作调息,正在此时,突然听到黄少天叫了一声。

“你们看,这有株鼠儿果!”

叶修循声望去,就见黄少天手里拿着个果子,绿油油的果子隐隐带着些灵光,还是极品鼠儿果!

叶修不由得将视线投向苏沐橙,苏沐橙吐了个舌头偷偷看向黄少天,满眼的不怀好意,叶修无奈的叹了口气,对黄少天道:“你知不知道,这座山上的鼠儿果都是我的。”

黄少天白了他一眼:“我还说这座山都是我的呢。”

叶修道:“我不管,你得把它交给我。”

“不要。”黄少天断然拒绝,然后不等叶修动作,立马把鼠儿果塞进嘴里,几下嚼碎咽进肚里,神色得意的看向叶修,“怎么样?难不成还想我吐出来给你?”

“幼稚。”叶修说着,移开了视线,在黄少天注意不到的地方,隔空跟苏沐橙击了个掌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2)
热度(37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