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7(仙剑paro)

第七章

张佳乐缓缓自楼梯下走来,目光投向倒在地上那人,忍不住笑了出来:“哈哈,冒牌货,让你假冒我,假冒之前也不先查查看正主在哪~”

喻文州上前一礼,道:“张前辈快先来看看叶前辈的情况,我没有办法把他救出来,想问问张前辈是否有办法。”

张佳乐顿了顿,止住了想要上前查看冒牌货的步子,转而走到光球下,左右查探了一番,似乎发现了什么,顺着一条铁链走到了刻有浮雕的石壁前,石壁四周雕刻着精美绝伦的浮雕,背景分为上下两部分,下半部是滔天的浪花,上半部是被数道雷电劈开的云层,浪花和云层中间,两条栩栩如生的龙盘绕着,其上站着一个人面蛇身的男人,头发张扬的飞舞着,面容看起来很是暴躁。

“这是……共工像?”喻文州不确定道。

张佳乐思索片刻,道:“应该是,传说中共工人面蛇身,且性格暴躁,有两条龙作为坐骑,又是水神,这浮雕上所表达的都相符。”

这样大一幅共工的浮雕,看技艺和年代,似乎还是上古时期就雕琢而成的,喻文州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才将视线转移到最该注意的地方——浮雕最下方一个空白处,铁链另一端就插在此处。

同叶修周身一样,铁链接口处被一层结界覆盖,无法触碰,不过四周却隐隐有一些痕迹,喻文州伸手擦了擦上面的灰尘,痕迹清晰了许多,勉强能辨认出是一个围绕着接口绘制的圆形阵法,不知是由于年代久远还是其他突发状况,阵法并不完整,残缺了很多,喻文州心念一动,又去确认了其他两处,皆有类似的阵法,而且皆是残缺的。

“这三个阵法,应该跟这三条铁链有点关系。”喻文州猜测道。

“我也觉得。”张佳乐赞同道,凑近阵法,又仔细看了看,似乎想到了什么,对喻文州道,“你觉不觉得这阵法有点眼熟?”

喻文州听他一说,也凑近过去看,顺着那模糊的线条,他在脑内一笔一划勾勒着,勾勒出的线条同自己记忆中的某段线条及其相似!喻文州猛地反应过来,翻出之前记录浮雕的两个卷轴,打开来一对比,果然差不了多少!

张佳乐见状,迟疑道:“会不会,就是让我们补全这套阵法?”

喻文州想了想,谨慎道:“我觉得,现在情况还不清楚,要不我们先去把另外两块浮雕记录下来,看看是什么阵法再说吧。”

喻文州说的不无道理,张佳乐便也没反对,两人一起折下去,把另外两块浮雕记录下来后,又回到了石壁前,喻文州把四个卷轴拼在一起,果然形成了一个完整的阵法,只是这阵法太过奇异,与现今的阵法相差甚远,喻文州和张佳乐研究了半天,仍是不明所以。

两人一番探讨,最后张佳乐一咬牙,道:“不行就先画了再说,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而且之前我们不是也说过先顺着幻境之主的意思来吗?干脆就先顺着来好了。”

喻文州还是有些犹豫,他对着包裹住叶修的结界试了几次破解之术,发现仍是没效果后,叹了口气,“那就这样吧。”

说完,他走到右边的石壁上,提笔在残阵上绘制起来,石壁碰到笔尖的地方,就像碰到刻刀一般,很轻易便做出一道深深的刻痕,张佳乐看他画了一阵,一笔一划没有丝毫差错,满意的勾起了唇角,正在这时,喻文州突然笔尖一顿,停住了动作。

“怎么了?”张佳乐紧张道,“出什么问题了吗?”

“也没什么大问题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“只是我突然有点不确定,一开始也没以为这浮雕其实暗藏了阵法,记录得有些随意,现在想来,也不确定是否记漏记错了几处。”

张佳乐道:“那你的意思是?”

喻文州道:“我想回去确认一二。”

“最开始那处浮雕?”

“是的。”

张佳乐犯了难,他拿过第一幅卷轴,看了看,道:“我看着也没多大问题啊,你怕是多虑了。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:“张前辈也应该知道,阵法精密,容不得半点差错,错了一笔,就不一定是之前的效用了。”

张佳乐细细看着卷轴,似乎在回忆着什么,喻文州见状,忙道:“张前辈可是有过目不忘之能,都未曾听说呢。”

张佳乐闻言,干笑了两声,拿着卷轴,看也不是,不看也不是,半晌,才道:“我就试着回忆一下,主要是现在也不知道找不找得到回去的路,外面现在什么情况你也看见了,怕是……”说着,他露出为难的表情。

“既然幻境之主有意让我们绘制阵法,回去看阵法应是不难。”喻文州道。

张佳乐略一思索,道:“那好,我去看看,你先在这画着。”

喻文州道:“那便有劳前辈了。”

张佳乐摆摆手,拿着卷轴便往下走,喻文州回身正要继续,突然听张佳乐咦了一声,似是新发现了什么,喻文州赶忙循声望去,就见楼梯口突然升起一面石壁,其上似是刻着浮雕,喻文州不用过去看,都知道刻的什么了,暗叹一声‘果然难办。’,表面上却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对着张佳乐喊道:“张前辈,那是什么?”

张佳乐冲喻文州招了招手,冲他喊道:“你快来看看!这好像是第一幅壁画!”

喻文州应了一声,快步走过去一看,果真如此。

“看来这幻境的主人真的很贴心,路程都帮我们省了。”喻文州道。

张佳乐笑笑:“也方便了很多不是,你先回去画着,我在这帮你核对。”

喻文州道了声好,回去继续绘制阵法,下笔比之前又快了很多,很快绘制便到了尾声,就在他准备画下最后一笔时,却突然发觉有什么东西站在身侧,喻文州笔下一顿,张佳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:“你这绘制的,似乎有些不对。”

喻文州露出一副疑惑不解的神色,偏头看向张佳乐:“有吗?”他说着,往后退了几步,仔细端详了片刻自己绘制的阵法,迟疑道,“似乎和卷轴上记录的并无不同?”

“是吗?”张佳乐面色稍显不善,接过喻文州递来的卷轴对比了一阵,道,“你确定这几幅没有一点差错吗?”

喻文州被他一问,看起来也有些不确定了:“这倒是……不如我们一起下去确认一遍?”

张佳乐没说话,直直地盯着喻文州的眼睛,似乎想看出点什么,喻文州坦然的回视过去,张佳乐盯了一阵,似乎没看出想要的东西,悻悻地收回了目光,把卷轴收好,对喻文州道:“走吧。”

喻文州道了声好,目光似是不经意地瞟过平台中心一点动静也无的两人,走了两步,又看向被他们一起带上来的几人,他略一思索,让张佳乐稍等片刻,他走过去,在原地画了个结界,让那几人站进去,又吩咐道,“你们好好待在里面,不管发生什么,都不要出声,只要你们不出声,这结界就破不了,待在里面是绝对安全的。”

那六人连连保证,纷纷站进结界里,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。

喻文州见状,有些无奈道:“也不必如此,都坐下好好休息一阵吧,走了一路你们想必也累了,我们很快回来。”

那六人应了几声,纷纷瘫坐在地上,看起来确实累得不轻,脸上都尽显疲态,明显消耗过大体力不支了,喻文州想了想,给他们每人分了颗行军丹,看着他们吃下去后,又给他们每人分了颗避毒珠,本想再拿些水和食物给他们,余光却看见张佳乐向另一边走去。

“张前辈?”喻文州出声叫住张佳乐,“怎么了吗?”

张佳乐脚步微停,道:“我觉得有必要把那冒牌货先除掉,以防万一。”

喻文州忙上前拦住他,道:“张前辈思虑得果然比我等周全,不过我们现在身处幻境之中,这妖魔已被制服,幻境却仍未消失,恐怕制造幻境的是另外的妖魔,这妖魔我们留他一时或许还有用。”

喻文州说着,见张佳乐似乎想反驳什么,忙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绳子,道:“现在先捆住他好了,我这有捆仙索,不管是妖是仙,都不得轻易挣脱。”说着,他轻念咒决,绳子从他手中极速飞出,转瞬便来到了倒在地上的红衣人身边,将他捆了个严实。

张佳乐上前扯了扯绳索,发现确实绑得很紧,面色稍缓:“好吧,这样也不错。”

喻文州唇角微勾,道:“那前辈,我们快走吧。”

张佳乐应了一声,跟着喻文州往下走,很快便消失在平台上,在他两气息彻底消失后,平台中央,那个红色的身影动了动,从地上爬了起来,轻轻一抖,身上的捆仙索便悉数落地,见此情形,结界里的六人惊恐万分,想要叫,却又想起临走前喻文州的嘱托,互相捂住嘴大气都不敢喘,却见那红衣人完全没注意他们这边,像是没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似的,六人都稍稍松了口气,小心地盯着那红衣人。

红衣人对着那个被吊起来的黑衣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,之前一直看起来丝毫意识也无的黑衣人也突然有了动作,他挣了挣手腕上的铁链,没有挣开,便低声对红衣人说了几句,红衣人应声,往尚未绘制好的一处阵法走去……

躲在结界里的六人见状,面面相觑了一阵,突然!一人似是终于承受不住恐惧,大叫了起来,一边叫一边往结界外冲,其他人阻拦不及,被这人冲出了结界,都有些不知所措地僵在结界里,跑也不是,不跑也不是。

这人边喊边往楼梯下跑,红衣人一怔,想追,却察觉到刚离开不久的两个气息在迅速逼近,急忙掏出一把匕首,往面前的阵法上飞速刻了几笔,又奔向下一个阵法,却在半途遭遇阻拦,他刚想防御,一支笔挡在他面前,帮他化解了攻击。

“你要帮这妖物?”被拦下的张佳乐冷笑一声,挥开喻文州的笔,斜眼瞪着喻文州。

喻文州御笔在身前,冷冷道:“谁才是妖物?你难道不清楚吗?”

“哈哈,有点意思。”张佳乐笑了起来,一张清秀的脸渐渐发生变化,变成一张凶神恶煞的脸。

待在结界里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,有人大叫道:“这才是那红衣人!”

喻文州闻言,并没有意外的样子,对着红衣人不远处的那个红衣人道:“张佳乐前辈,我拖住他,你尽快。”

真正的张佳乐应了一声,拔腿往另一个阵法处跑,红衣人挥爪就要攻上,身形却被一阻,停在了原地,低头一看,点点墨星连成了一个结界,把他困在了其中。

“什么时候?”红衣人一惊,看向喻文州,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,也不再深究,挥爪便撞上结界,喻文州忙御笔维持住结界,红衣人撞了几次见结界没有丝毫松动,而另一边张佳乐已经开始刻下一个阵法了,红衣人见状,当即一声暴喝,全身散发出浓浓的黑红之气,喻文州预感到不妙,赶忙念动咒决加强结界,却在此时,一阵地动山摇,平台靠左的位置,突然破开一道口子,一个庞然大物从中冲出,重重落于平台之上,紧接着,随着几道剑光,一人从破开的洞口跃了进来,看到喻文州,挥手叫了声师兄。

喻文州看到是黄少天,又看了看地上浑身是血残破不堪的九头怪,奇道:“这就是那些青衣人?”

黄少天道:“当然,刚好九个,合体之后就变成这样了,还算有点实力,坏了我的佩剑和一件护身法宝,不过也就那样了,我冰雨一出谁与争锋~你看,这不就被我砍伤慌着钻地跑了,我就一路追过来,抓准机会又砍了它几剑,现在应该只剩挣扎的劲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喻文州略略松了口气,却猛地察觉结界有异,刚想动作,一个爪子裹挟着黑气抓破结界向他袭来,以他的身法一时恐怕躲不开,他抬手正想硬抗,周身却突然被一阵微风包围。

‘仙风云体术!’

有了此术加持,喻文州身形顿时快了许多,他急忙向旁边一闪,堪堪躲过攻击,紧接着剑光一挑,却是黄少天挥剑挡开了那妖物,立时与那妖物缠斗在了一起。

喻文州站稳身形,躲在柱子后的乔一帆赶忙跑了过来:“喻前辈没事吧?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:“多谢你刚才的术。”

乔一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,道:“我也就会点这些小法术了……”

喻文州笑了笑,没再多说什么,目光投向与黄少天缠斗在一起的妖物——全身赤红关节处长着尖刺,虽然身形长相都略为奇异,但不难看出那是一头熊。

“原来如此。”喻文州道。

乔一帆不解地看向他:“喻前辈看出这妖物的来历了吗?”

喻文州略一颔首,道:“上古时期,水神共工引发洪水祸害百姓,后被大禹驱逐,而共工手下有两个恶名昭彰的神,一个是长着九个脑袋的相柳,它同共工一般,是人面蛇身,全身青色,性情残酷贪婪,专以杀戮为乐;另一个是长得凶神恶煞一般的浮游,据说它能看透人的心思,从而对人施以蛊惑,你看,这的浮雕上雕着共工像,而另外两个,结合今天所了解到的一切来看,这两只妖物恐怕就是相柳和浮游,只是……”

“只是和传说中的实力相去甚远对吧。”一个慵懒的声音接到,喻文州和乔一帆纷纷抬头望去,就见叶修抓着锁链翻了个身,将身子面对战局发生的这边,斜眸看着他们。

喻文州和乔一帆走了过去,喻文州抬手碰了碰包围住叶修的结界,发现结界似乎比一开始弱了许多。

“毕竟破解阵已经完成了一个。”叶修道,又转头冲张佳乐喊,“张佳乐!你磨蹭什么呢?你是要跟喻文州比比谁手速慢吗?就几笔的阵法你怎么还没画好?!”

张佳乐远远地回了一句:“叫什么?!有本事你来画!”

“那你和我交换啊!”叶修道。

“切!也不知……”张佳乐话还没说完,只感觉一道阴影向他袭来,考虑到身后的法阵,他扬鞭欲挡,却在看清楚向他撞来的人时及时收了攻势,猎寻缠住来人腰身,轻轻一抖,卸去了撞击的力道,稳稳将人接到了地面。

黄少天甫一落地,挥出一道剑光挡住袭来的一抓,嘴角溢出一丝黑血,他勉力稳住身形,张口骂道:“卑鄙啊!竟然用毒!”

红熊咆哮了一声,大量黑雾从他身上散出,迅速向四周扩散……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懒癌晚期没救了,感觉再这样下去,存稿要不够了ORZ

评论(2)
热度(36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