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6(仙剑paro)

第六章

顺着洞道一路往下,乔一帆和喻文州的神色越来越古怪。

“乔公子,你确定关你们的地牢周围都飘着毒雾吗?”喻文州问。

乔一帆被这么一问,有些纠结道:“我没出来过,这些都是听地牢里其他人说的。”

“即是说你也不确定是否有毒雾?”喻文州问。

乔一帆羞愧地点了点头,他为自己就这样轻信他人不做确认而感到难堪,之前他那么信誓旦旦地说地牢周围飘着毒雾,可他们进来已经一段距离了,毒雾的影子都没见到……

喻文州见他这样,赶忙安慰了一句:“没有十足把握的情况下,谨慎些总是好的。”说完,他话锋一转,又道,“不过现在的情况或许就有些复杂了,比较好的情况就是我们找错了地方,这个大不了我们原路返回,但这毒雾若是被放毒的那方故意解了的,那可就不好说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两人就听到前方传来一串脚步声,细听大概有六七人,这个洞道很直,几乎没有能躲藏的地方,不过阴影处却是不少,喻文州收了夜明珠,带着乔一帆往旁边比较大的一处阴影躲去,静心等待着,也不求不被发现,只求关键时刻能抢得一个先机。

只一会儿,伴着微弱的火光,来人出现在了二人视野内,目测有7人,一人举着个火把带头在前面走后面跟着6人。

“是红衣人……”乔一帆一眼就注意到了在前面带头的那人的衣着,小声提醒喻文州,喻文州摆了摆手,示意他稍安勿躁,直待那行人又近了些,能勉强看清楚来人的长相时,喻文州才有了下一步动作。

他示意乔一帆继续躲好,自己则是起身走了出去,来人立马发现了他,脚步一滞,正要攻击,喻文州急忙开口,道:“张佳乐前辈,是我。”

来人果然止住了动作,对身后的那群人道:“先在原地别动。”然后他稍微靠近过来,走到火光刚好能照清楚喻文州脸的距离便停了下来,迟疑道,“喻文州?”

喻文州拱手一礼,道:“可算是找到前辈了。”

“你在找我?”张佳乐问着,却丝毫没有靠近的打算,“其他人呢?怎么就你一个?”

喻文州道:“少天在对付妖邪,我过来寻找其他人。”说着,他顿了顿,视线投向张佳乐身后的那群人,又道,“张前辈身后的,可是被抓住的百姓?”

张佳乐稍微让开了点身体,给喻文州看清他身后的人,一共六人,皆是青壮年男子,喻文州心道,这妖物还挺会挑的,青壮年男子精气最足,吸食后最能增强修为,而这渝州两个月以来失踪了上百人,至少就他了解,几乎也全是青壮年男子,眼下加上乔一帆,只剩了7人,这里的妖物吸食了上百人的精气,现在恐怕修为不低,而且还不能确定具体有几只妖怪,正面相抗,暂不知有几分胜算,眼下恐怕还是静观其变的为好。

想到这,他对张佳乐道:“前辈刚从那边过来,可曾遇到过毒雾?”

张佳乐道:“确实有些毒雾,不过不难祛除。”

喻文州松了口气,道:“即是如此,我们不如往那边走走看,这边的通路已经被堵住,我正准备往那边找寻出口呢。”

“被堵住了?”张佳乐有些怀疑地看着喻文州,“怎么回事?”

喻文州略带忧心地往身后看了看,道:“我被几个青衣人追杀,慌乱中逃进了这里,入口就是我堵的,以防他们追来。”

听到青衣人三个字,张佳乐身后的人群忽然起了骚动。

“啊!是那个妖魔!”一人叫道,其他人也明显慌乱起来。

“完了完了,前面不能去!”

“那妖魔刚带走了9人,不知道那些人还活着没有……”

“道长!我们快逃吧!”

………………

眼看着那六人已经开始往后退去,张佳乐赶紧喊了他们一声。

“大家稍安勿躁,有我在定保你们平安无事!”

六人听他这么一说,勉强止住了退走的步伐,但还是一副惊悸不已的样子,明显只要一听见点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四散而逃,张佳乐见状,又指了指一旁的喻文州,道:“这是蓝溪阁的道长,修为不比我低,你们跟紧我们,肯定没事的。”

那六人听罢,才忙又聚集过来,各种叩谢跪拜,显然是把他们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,二人便又是一番安抚。

“张前辈,既然这条路不能走了,我们只能再去寻找其他路了,张前辈之前是从哪过来的?”喻文州问张佳乐。

张佳乐想了想,道:“那边有个地下河,我从下面潜过来的,之前我一个人倒还好说,带着这些人……”他说着,有些为难的看向身后那些人。

那六人听了,面面相觑,只有一人道自己会水,其他人都是旱鸭子。

张佳乐苦恼的看向喻文州,道:“看吧,水路这招恐怕行不通啊。”

喻文州却道:“有我和前辈配合的话,便没问题。”

张佳乐愣了一秒,很快反应过来:“你是说传送阵?”传送阵在没有阻隔的地方可以随意传送,但遇到有阻隔的,却需要在被阻隔的两头都画好阵法,再以相应的口令对接,一个人操作的话,的确有些困难,不过现在可是有了两人。

二人一番商讨后,一行人跟着张佳乐向地下河的方向走去,待人走远后,乔一帆才偷偷从躲藏的地方出来,悄悄跟了上去……

 

一阵剑雨落下,激起漫天尘雾,黄少天凌空而立,待雾气稍散,他隐隐在尘雾中看到一个庞大的影子,看不真切,他便往下落了些,谁知刚靠近尘雾,一道黑影突然向他袭来,黄少天抬剑抵挡,却因对方力量太大,被打飞出去,在空中翻了数圈方才停住。

他稳住身形,向下看去,只见散开的尘雾中,一个庞然大物立于其中,青色的巨大蛇身挺立起来,高逾十丈,其上有九颗头,皆是人面,九颗头九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黄少天,效果颇为惊悚。

“原来不是九只怪,是一只啊,这就好办多了。”黄少天笑道,拿剑的手却丝毫没放松。

九头怪听到黄少天这么说,似是被激怒了,吼了一声,张嘴冲黄少天扑来,黄少天却不躲不闪,在九头怪的獠牙快要触上他时,剑光一闪,黄少天出剑刺穿了离他最近的那个头的一只眼睛,随即横向一拉,另一只眼睛也作了废。

九头怪惨叫一声,其余的头愤怒地向黄少天扑来,黄少天化出六把飞剑,荡开扑来的几个头,踩着其中一个跃起,借由那个头甩动的力道,冲向另一个头,又是一剑刺瞎了一只眼睛,正待故技重施,可九头怪吃了一次亏怎可愿意再吃一次,立马把头往后一甩,力道之大带着黄少天也一起被甩飞出去,眼见其他几个头正借机攻来,黄少天急忙松开了剑柄,却是躲闪不及,被一口咬住了右臂,九头怪发出一声狞笑,猛地一咬再一甩,将黄少天甩飞出去,重重地落在地上。

“断臂加毒液腐蚀的滋味可好受?”九头怪嘶哑着声音,得意洋洋道,“先一点一点撕掉你的四肢,再把你碎尸万段,这个死法很有趣吧。”

它看着黄少天落地后激起的那些烟尘,也不靠近,耐心的等待着烟尘散去,它好看到猎物狼狈挣扎的模样,可是烟尘散尽后,却是一个人影都没有!

“人呢?!”九头怪大惊,却听到一旁传来一声嗤笑。

“连自己咬了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,你这妖怪也就这点水平了。”

九头怪闻言,循声望去,只见黄少天站在一间已经倒塌了一半正摇摇欲坠的三层小楼上,正好整以暇地看着它,右臂上的衣袖已经被撕掉了,右臂却还安然无恙的连在他身上,而且竟一丝伤痕也无!

九头怪一惊,看向先前被扔在地上的东西,那是一截护臂,虽然已经支离破碎,却能看出其上还未散去的灵光,显然是一件法宝,九头怪了然,正欲再度向黄少天发动攻击,转回头时,却被一阵寒光刺了眼。

黄少天不知何时拿出了一柄细剑,剑身通体雪白,隐有蓝光闪动,其上所带的威压比还插在九头怪身上那柄强了不是一星半点。

九头怪被这威压震慑住了,有些忌惮地立于原地,一时没有其他动作。

黄少天轻抚着剑身,面上带着些遗憾,道:“这冰雨本是打算这次寻剑大会再拿出来亮相的,现在便宜你这怪物了,你接下来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哦,这可是冰雨的首战啊!”

说罢,黄少天提剑而上,身形之快,携剑斩来,竟似一道疾光,随着黄少天身形的加快,无数剑光围绕着斩在九头怪全身,一时间血肉横飞,九头怪几番躲闪无门,嘶吼一声,喷出一股尘雾,遁地而去,黄少天落于洞口,犹豫片刻,追了进去……

 

从传送阵出来,四周仍是硝烟弥漫,满地的残垣断壁,唯有不远处的一幢白玉神殿,丝毫不受损伤。

“这是之前的神殿。”喻文州看着大开着的大门,肯定道。

张佳乐道:“我来的时候这神殿紧锁着门进不去,我就打算四处找找,刚好看到个可疑的身影潜入水中,我便一路跟踪,到了那个山洞。”

喻文州奇道:“张前辈之前不是跟我们在一块的吗?”

张佳乐一听,却是满脸惊疑:“怎么可能?!我穿过墙就没见到你们了!”

喻文州听罢,倒吸了一口凉气,缓缓道,“那叶修前辈恐怕有危险了。”说着提步便往神殿内走去……

几人拾级而上,一路没有遇到任何阻碍,很快便到了最后一个转角,喻文州却突然制止了所有人的动作。

“叶修前辈之前差不多是在这个位置与我们失去联系的。”喻文州说着,蹲下身来,细细查探了一番,却没有任何收获。

张佳乐抬头,目光穿过水流,看向上方那个平台,道:“也许是上去了呢?”

喻文州勉强牵起一丝笑容,道:“但愿如此吧。”

他垂眸思索了片刻,又对张佳乐道:“待会儿上去,张前辈先不要露面,我先上去,如果情况可以我再招呼其他人一起,张前辈就先隐藏起来以防突发情况如何?”

张佳乐思索片刻,同意了,喻文州又征询了其他人的意见,那六人本就全指望着喻文州和张佳乐,哪敢有意见,纷纷同意了喻文州的提议,于是一行人便再度往上走去,离着十来级阶梯的时候,张佳乐和其他人便一同停住了,喻文州独自一人走上了平台。

整个平台不算很大,三面接着洞壁,洞顶离平台大约十丈,正中的那面洞壁上,雕刻着精美的浮雕,而两面的洞壁却什么也没有,看起来略有些违和。

不过喻文州却没有过多的注意这些,因为平台的正中,正悬浮着一颗黑色半透明的光球,一个黑衣人被锁链束缚其中,双手被高高吊起,低垂着头,似乎没有了意识,而一个红衣人背对着他站在光球下,抬手低声念动着咒决。

喻文州不用靠近就猜到了两人的身份,上前两步,高声叫道:“张前辈?这是怎么回事?”

正在念动咒决的红衣人猛地回头,那长相,那衣着,不是张佳乐是谁?

“喻文州?”‘张佳乐’迟疑道。

“是我,前辈。”喻文州上前一礼。

‘张佳乐’往喻文州身后看了看,道,“怎么就你一个人?黄少天呢?”

喻文州回道:“少天在对付妖魔,一时抽不开身,我便单独去找被抓走的百姓。”

‘张佳乐’闻言,面带犹疑,道:“那你找到那些百姓了吗?”

喻文州笑了笑,道:“找到了,就在后面。”说着,他招呼那六人上来,那六人战战兢兢的地走了上来,看到‘张佳乐’皆是一怔,却也不敢多说什么,一个个垂头站在一边,大气也不敢出。

‘张佳乐’看着这些人,似乎有些纠结,良久,才又对喻文州道:“这些难道就是全部?渝州可失踪了上百人啊……”

喻文州叹了口气,道:“恐怕真的只剩这些了。”

‘张佳乐’看着那六人,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出来,他愤愤的捏了捏拳,骂了一句:“这些该死的妖魔!”

喻文州道:“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快把妖魔除去,不能再让其为祸乡里了。”

‘张佳乐’点了点头,突然想到了什么,招呼喻文州跟他过去,他带着喻文州到了光球下面,指着里面的叶修,对喻文州道:“这家伙好像被困在里面了,我弄不开这个,你有办法吗?”

喻文州抬头观察起来,叶修的双手和腰腹均被锁链束缚,以他为中心,黑色半透明的球状结界将其包裹其中,而束缚住叶修的三条锁链的另一端,分别钉在三面石壁上,喻文州伸手想要触碰锁链,手指却在还没碰到时,便被一股力量弹开。

“我试过了,这锁链动不了。”‘张佳乐’道,“还有这个结界,我试了很多驱散类的法术和破解结界的法术,都没用。”

喻文州观察片刻,道:“恐怕需要特殊的方法才能解开。”

张佳乐看着那结界,有些挫败的叹了口气,抬手准备再试一个法术,却被喻文州出声阻止。

“张前辈看起来也很累了,不如先休息一阵,我这里有些丹药,可以补充体力和灵力。”喻文州说着,掏出两个瓶子递给‘张佳乐’,道:“护心丹和四合寒香。”想了想,又递了一个玉瓶过去,“来,喝点水。”

‘张佳乐’道了声谢,抖出两枚丹药,就着水服了下去,将药瓶还给喻文州后,便坐下在原地运功调息,喻文州观察着‘张佳乐’的神色,悄悄往后退去,待退到第五步时,‘张佳乐’神色忽然一凝,勉强睁开眼,不敢置信地瞪着喻文州。

喻文州轻轻笑了笑:“这迷魂汤当真有效。”

“你……”‘张佳乐’挣扎着站起来,似乎想要攻击喻文州,却仍是抵不过药效,在走出两步后满眼不甘地倒下了。

喻文州等了一会儿,又靠近查探了一番,确认无误后,方才开口冲楼梯下方唤道:“张前辈,妖物已被制服,你可以现身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浪了一天,不过总算还是把文改出来了~发文发文~

评论(3)
热度(33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