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5(仙剑paro)

第五章

“这次怎么没出现传送阵?”叶修记录下浮雕后,又等了一会儿,却发现平台四角,一个传送阵都没出现,不禁有些纳闷。

张佳乐看他这样,面上露出些许调侃之色:“怎么?你还挺希望出现传送阵的?”

叶修在袖子里摸了摸,摸出一个做工特别的烟斗来,点燃吸了一口,悠悠道:“过迷宫嘛,不多出现点传送阵岂不是太简单了?”

张佳乐抽了抽嘴角,道:“你还想要多复杂?”

叶修想了想,道:“你听说过蜀山锁妖塔不?”

张佳乐嗤道:“这谁没听说过,之前不是崩塌了就那样闲置了上百年嘛,不过在三十年前那场大战时又将其修复了,你想说什么?”

叶修慢悠悠地抽了口烟,在张佳乐耐心快要耗尽前,才又开口问:“那你进去参观过没?”

张佳乐无语了:“谁闲的没事去参观锁妖塔啊?而且那是能随便进去的吗?”

“怎么不能?”叶修道,“早年因为好奇,跟好友偷偷溜进去探险,那锁妖塔,据说是照三四百年前的制式修复的,之前一路都还好,到第四层的时候,那可真是……啧啧”叶修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,表情那叫一个难以言表。

张佳乐被他勾起了好奇心,忙问:“是什么样的迷宫?很厉害吗?”

叶修叹了口气道:“找到方法倒是不难,就是前期摸索的时候……哎……有机会带你去见识见识。”

“我才不去!”张佳乐叫道。

“好好好,别激动嘛。”叶修笑笑,提步往上走去,果然没有遇到像之前那样的阻碍,很顺利就走到了最后一个转角,依旧是一副浮雕刻在上面,叶修把它记录下来后,发现还是没有出现传送阵,显得有些郁闷。

“你说这幻境的主人是不是想不出花样了?这么直挺挺的就上来了真的好吗?也没点宝箱,真吝啬。”叶修道。

张佳乐无语了片刻,道:“你是不是还期待有点小怪啊?不耽搁时间这不挺好的吗?”

“你这么说也对。”叶修抽了口烟,缓缓吐了个烟圈,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有趣的回忆,干脆坐在一边不走了,招呼张佳乐一起过去休息一下,顺带听他讲段故事。

张佳乐催促了两句,见叶修铁了心的不想动,只好过去听听他要说点什么。

“你听说过里蜀山吗?”叶修问。

张佳乐想了一阵,迟疑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“好吧,不知道就不知道,怕什么,我又不会嘲笑你。”叶修笑笑道,“这可是只有我和少数几人知道的秘密,想不想听?”

“你愿意说吗?”张佳乐怀疑的看着叶修。

叶修道:“当然不愿意。”

“我就知道!”张佳乐气呼呼的把头撇向一边。

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没事,那地方你也不一定想去,去那的路和回来的路,每一条都够呛的,保证你去过一次不想再去第二次。”

张佳乐见叶修一直这样插科打诨的,暗自咬了咬牙,语气微冷,道:“你还要休息多久?休息够了我们快点上去吧,别胡乱耽搁时间了,喻文州和黄少天那边还不清楚什么情况呢。”

叶修将后背往栏杆上靠了靠,但似乎是觉得不好靠,又直起身来,道:“我这不正在观察他们那边的情况吗。”

“那你观察出什么了没有?”张佳乐问。

叶修道:“暂时没什么特别的情况,挺安稳的。”

张佳乐想了想,道:“你这样分神两边真的没问题吗?”

叶修道:“有问题。”

张佳乐挑眉道:“有什么问题?”

叶修白了他一眼,道:“不然我跟这磨蹭什么呢?现在是两边都没什么状况,要是有状况,我肯定只能顾一边啊。”

“那你之前还……”

“我不装一下那两人怎么会放心。”叶修说的理直气壮。

张佳乐看了他半晌,挫败道:“……你赢了。”

叶修哥两好的揽过他的肩膀,拍了拍,语重心长道:“所以张道长,我现在可就全靠你保护了。”

“切。”张佳乐把头撇向一边,嘴角却不自觉的往上勾起。

正在此时,叶修似乎发现了什么状况,咦了一声,立时松开了他,张佳乐赶忙回身去看他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有股力量在干扰我跟喻文州之间的联系。”叶修扶着额头,似乎有些难受。

张佳乐忙蹲到他身前,观察着他的脸色:“需不需要我做什么?”

叶修盘腿坐在地上,对张佳乐道:“你帮我护法,我现在要全神去探查这干扰的原因。”

张佳乐笑了笑:“你就放心吧,交给我就好。”

叶修也笑了:“那就拜托你了。”说着,就闭眼运起功来,不一会儿神情便趋于平和,似乎已经不再关注这边了。

张佳乐又叫了叶修几声,叶修果然一丝反应也无,张佳乐悄悄冲叶修一扬手,一阵紫黑色的雾气包围住叶修,叶修吸了几口雾气,感觉到不适,猛地睁开眼睛,却只来得及看到张佳乐冷笑的嘴角,随即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……

与此同时,地窖里,喻文州一次次呼叫叶修未果后,只得放弃。

“前辈那边恐怕出事了。”喻文州道。

“什么情况?那张佳乐前辈能联系上吗?”黄少天有些着急。

喻文州摇了摇头,道:“张佳乐前辈可没附神识给我。”

黄少天抓了抓头发,烦躁地踱了两步,道:“那现在怎么办?他失联之前有什么异常没有?”

喻文州思索片刻,叹了口气,道:“之前一切正常。”

黄少天又踱了两步,正要说话,突然一阵震颤传来,黄少天伸手拉住乔一帆,在窖顶坍塌的一瞬间,一串剑光劈开一条出路,跳了出去,将将落地,又是一阵劲风袭来,他赶紧把乔一帆扔给刚跳出来的喻文州,抬剑挡住了这一击。

攻击他的人见一击被挡,往后跳出几步与黄少天保持了一定距离,黄少天这才看清攻击他的是一个青衣人,脸上带着狰狞的面具,看不出长相,手上覆着拳刃,刀刃上隐隐冒着黑气,显然是带着毒。

“就是这人!”乔一帆看到这人,忍不住惊叫出声,黄少天闻言,提剑便冲那人攻去,谁知半途竟又杀出一人,黄少天挥剑挡开,身后却同时袭来两道劲风,黄少天爆起一圈剑气自周身荡开,隔开袭击后御剑到空中一看,这附近可不止一个青衣人,至少他能看见的,就有四个。

“师兄!这里交给我,你带这小兄弟去找其他人!”黄少天冲喻文州喊道。

喻文州应了一身,御笔在身周画出一个阵法,青衣人见状正欲阻止,黄少天分出三个剑影,分别对上一人,自已则横剑挡在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青衣人面前,喻文州趁此机会,拉着乔一帆消失在阵法中。

离黄少天最近的青衣人冷笑了一声,道:“牺牲自己给他人争取逃跑的时间,好感人啊!”

黄少天道:“对付你,何来牺牲一说。”

青衣人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,挥爪攻了过来:“我就喜欢你这种过于自信的人,越是自信,被杀时的表情就越有趣!”

青衣人挥爪过来的同时,口中喷出一团黑色的毒液,黄少天闪身躲过,挥剑正要反击,突然察觉身后异常,急转手腕反手一挡。

‘铛’的一声,刀刃和剑刃相撞发出刺耳的撞击声,黄少天就着这撞击的力道往前一扑,刚好躲过接踵而来的又一次攻击,谁知在空中身形还不稳的情况下,突然凭空出现三个火球,一同向他攻来!

三个火球中必有真货,黄少天很清楚这点,只是眼下的情况,似乎已经避无可避,能躲避的几个地方,他余光扫过,都看到有青衣人立于那处,显然是早有准备。

“哎呦,这可麻烦了。”黄少天叫了一声,却丝毫不显慌张,他快速在脑中对火球攻来的方向时间做了一个大致的判断,未调整身形,便挥出三道剑气斩向三个火球,借着剑气的反力快速落于地面,同时解下外袍,抖开一挡,挡住了溅射下来的黑水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只在弹指间便已完成,青衣人似乎被此套动作震慑到了,围在周围,迟迟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。

黄少天甩开受到腐蚀的外袍,修仙门派的校服,几乎都是以特殊材质制成,辅助有各式防御术法,防御力绝对不低,更别提作为五大仙门的蓝溪阁的内门弟子服,可是现在这件蓝色的外袍,已经被腐蚀出了大大小小的破洞,还呈不断扩大的趋势,俨然已经被彻底破坏!

黄少天暗自心惊,面上却不显,他环视一周,看到人数比之前又多增加了两人,显出些许不耐烦,对着一个青衣人道:“你们怎么一个一个出现的?就不能一起来吗?”

青衣人似乎没想到他会有此一问,怔了片刻,才道:“当然是要清理完杂鱼才过来。”

“杂鱼?”黄少天心蓦地一沉,道:“可是之前被你带到这的另外八人?”

“当然。”青衣人亮了亮自己的拳刃,面具外露出的双眼闪着嗜血的寒光,“那些杂鱼死得可真快,我还没尽兴就结束了。”

“你!”黄少天握紧了剑,深吸了口气,道:“那我可有让你尽兴?”

“当然。”青衣人说着,六人一同向黄少天攻去。

黄少天爆起一圈剑气荡开六人,御剑飞到空中,冲下面的青衣人喊道:“你们肯定不止这点人吧,还有多少一起上了!省得本剑圣一个个清理!”

六个青衣人面面相觑,很快,似乎达成了共识,为首的青衣人低声念了句什么,只一会儿,黄少天就感受到有三个相似的气息靠近过来,这些青衣人竟是有9个!

 

“他们怎么?”乔一帆看着刚刚还在围攻他们的三个青衣人突然调头跑掉了,有些不明所以。

喻文州抬头,看着远处空中一个很小的身影,叹了口气,道:“恐怕都是去找少天了,我们先离开这里,免得遭到波及。”

乔一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赶紧跟在喻文州身后,进入了他们不久前刚找到的密道,密道闭合前,乔一帆向喻文州之前所看的方向看了一眼,只看到漫天剑雨疾驰而下,撕裂了这片炼狱之景……

顺着密道一路往下,两人来到一个摆满兵器的房间,乔一帆观察了一阵,肯定道:“这就是我们之前取兵器的地方!”

喻文州唇角轻勾,道:“果真如此。”

乔一帆不明所以:“前辈可是看出了什么?”

喻文州笑笑,道:“我来之前考察过璧山,璧山的山体不大,内部肯定容不下太大的空间,而且我们这一路进来,自己动脚走过的路并不长,其余的时间都是通过传送阵或是其他一些方法前进,所以我大胆的猜测,这地方整体不大,只是因为幻象和传送阵,令我们产生了这里很大的错觉。”

喻文州说着,伸手扶上墙面,细细摩挲着,很快便找到一处略微凹陷进去的砖块,他轻轻一按,伴随着一阵轰隆声,墙面缩向两边,一个幽深的洞道出现在二人面前。

“你说你们被分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,其实也不一定,你有没有想过,你们其实是被传送到了同一个地方。”喻文州道。

“同一个地方?”乔一帆思索着,突然脸色一变,道,“前辈之所以让我带你来这里,就是为了验证这个?我确实一开始是被传送到这里,但我来的时候,没见到有其他人啊……”

喻文州道:“你确定你什么人都没看见?包括幻象?”

经他这么一提醒,乔一帆瞬间反应了过来:“那些幻象中的人其实是真的?!”

“对。”喻文州伸手在芥子袋里翻找着什么,边找边继续对乔一帆说明,“你想想看,你之前一路都没遇到那些人,为什么到了逃跑的时候就看见了,其实啊,那些人一直都被幻象覆盖了,你以为都是幻象,其实真人就藏匿其中,就像那些夹杂在火球中的黑水球。”

喻文州从芥子袋里翻找出两颗珠子,递给乔一帆一颗,想了想,又将自己的佩剑递过去,道:“这剑你先拿着防身,还有这是避毒珠,带好,一炷香的时间可保不被毒气入侵,不出意外,你们先前被关押的地牢就在前面。”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未完待续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暗搓搓吐槽了下自己对迷宫的怨念~

评论(2)
热度(40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