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3(仙剑paro)

第三章

“师兄,你跟这人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呢?”叶修和喻文州相顾无言间,黄少天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
叶修如蒙大赦,赶忙向黄少天走去:“你们发现了什么?”

黄少天指了指道路尽头的那面墙,道:“前面那里没路了。”

叶修道:“没路不会找吗?”

黄少天怒道:“找得到还会喊你们吗?!”

叶修哦了一声,前去查看,这甬道的尽头,是一面粉饰光洁的墙壁,墙面上雕着精致的浮雕,样式古老,不过可以看出,和外面石门上的是同一种风格。

“这雕了个什么?看得懂不?”黄少天问。

叶修观察了一阵,道:“这怎么看都不是一副完整的浮雕吧。”他手指着墙面四个边的地方给黄少天看,浮雕流畅的线条,似是被墙面阻隔,到接面处戛然而止,张佳乐和喻文州也围上来看,以叶修说的思路,果然看着是一副完整浮雕的其中一部分。

张佳乐不知想到了什么,立马冷汗就下来了,犹疑道:“莫不是这四周的墙面会压缩空间,这里本来是一副完整的壁画,四周墙面向内压缩后,就只剩这么点了?”

这样说着,他再看四周的墙壁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隐隐觉得这些墙壁似乎真的在向中间聚拢!

正想验证一番时,却听喻文州道:“不对。”

“怎么不对?”张佳乐道。

喻文州手指着墙壁的接面处,道:“如果是空间缩小,浮雕定有所损伤,但是你们看……”他手描摹着浮雕与墙面的接缝处,竟是一丝损伤也无,似乎就是特地雕成这样的。

“那也就是说,这浮雕其实是特地雕成了很多块,等凑一块就能拼出一副完整的图案了吧?”黄少天问。

喻文州点点头:“很有可能是这样。”顿了顿,他又看向叶修,道:“前辈怎么看?”

叶修笑笑,看起来不置可否:“具体怎样,走下去不就知道了。”

喻文州应了声是,掏出一个卷轴来,笔走游龙,飞快便把浮雕上的图案几乎分毫不差的绘制其上,叶修在一旁看着,不由啧啧称赞。

喻文州笑笑,收起卷轴问叶修:“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,前辈是否有思路了?”

叶修看着面前的浮雕,眼神变幻莫测,须臾,他面对浮雕闭上眼睛,像是在感受什么,只一会儿,他心中便有了主意,仍是闭着眼睛向右一转,抬步就往前走,眼看就要撞上墙去,一旁的张佳乐赶忙伸手拦了他一把,叶修却唰的一闪避开了张佳乐的手,一头撞进了墙壁消失不见了……

甬道里的三人面面相觑,都很快意识到了什么,忙闭眼从叶修刚刚消失的地方依次进入,只觉一阵微风拂面,睁眼一看,眼前的景象与之前大不相同。

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洞窟,洞顶高达百余丈,正中间浮着一颗巨大的光球,明月般照彻了整个洞窟,其下是波光粼粼的湖面,一望无际,湖面上缀着大大小小的岛屿,岛屿上隐约可见的灯火,似繁星般散落于湖面上。

“想不到这璧山底下还别有洞天。”黄少天在一瞬的震撼后,喃喃道。

“是不是真的还不一定呢。”叶修说着,弯腰捡了块石头,往水面上扔去,接着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只见那石头落于水面上,弹了弹,发出一串石头与石头的撞击声后,竟就这样飘在水面上,没有沉下去。

叶修拍拍手,对另外三人道:“看吧,很明显这只是幻象。”

黄少天下意识的看了眼身后的墙壁,暗自运转灵力,想要破除这幻象,然而尝试了几次后,默默将目光投向叶修,道:“你几时察觉这些都是幻象的?我们是从什么时候陷入这幻象中的?有什么办法解开?这幻象到底想表达个什么?我总觉得你对这很熟啊,是不是来过啊?还有还有……”

叶修听他滔滔不绝的架势,赶忙制止:“停停停!你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?”

“好吧。”黄少天讪讪的住了口,想了想又对叶修道,“那你就先一条一条把我刚才问的回答了呗。”

叶修对黄少天咧嘴一笑,道:“这个问题就深奥了……”说着,他目光悠远,做出一副回忆往昔的模样,一旁的三人见状,都静静的守在旁边,等他开口,正在这时,湖面上一艘小船缓缓飘来,只一会儿便停在了四人面前。

叶修看到这船,眼睛一亮,忙道:“既然幻象的主人安排了这一切,我们不如顺着他的意思下去,总能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的。”

说着,不等那三人开口,自己抢先一步踏上小船,小船没有丝毫摇晃,他找了个地方坐下,对还站在岸上的三人道:“还愣着干嘛?上来啊。”

三人无语了片刻,还是乖乖上了船,小船载够四人,立时向着湖心中最大的岛屿飘去,明明没桨没帆,行进的速度却奇快,只一会儿就载着众人来到了岛上。

众人下了船,入目的是一座气势恢宏的白色建筑,高三十余丈,宽四十余丈,庄严肃穆,看制式似乎是一个神殿,整个神殿皆是由石头建成,众人走近细看,发现建筑用的石料竟是上好的羊脂白玉,且光从外墙看,无一丝石头相接的痕迹,竟是由一整块巨大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!

“啧啧,这得值多少钱。”叶修摸着墙面,唏嘘不已。

却听黄少天道:“不过是幻象,有什么好惊讶的。”

叶修道:“你不懂,制造幻象也是需要想象力的,我就从来想不到还能这样建房子。”

“那是你穷。”黄少天一语中的。

“……”叶修竟无言以对。

四人在外探查了一番,皆没有太多收获,便又回到了神殿门口。玉石大门几乎与建筑等高,但叶修只是将手在门上一放,门便自己开了,门内亮如白昼,似是在欢迎他们进入。

四人早已决定先顺着幻境的意行动,便也没多纠结,干脆的进入了门内。

入内是一段长长的阶梯,用材与建筑物一致,阶梯没有支柱,一段一段浮于空中,其间有三个转角,阶梯的四周有粗细不均的水柱交汇,水柱内流有点点星光,照亮了整座神殿。

不过这些都还不是令众人最吃惊的,他们进来到现在,第一次看到了人!虽然这明显是幻象制造的,因为这些人完全没注意过他们,身着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立于石阶两端,神情肃穆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被他们的气氛影响,叶修四人也自觉的站到了一边,静静等待着……

只一会儿,随着一阵庄严的乐声,一队人缓缓向这边走来,为首的是一位青年,脸上覆着半张面具,看不出面貌,身形挺拔,衣着华丽端庄,走在人前,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。

门内的男女见到此人,纷纷向其行了一礼,青年微一颔首,向楼梯上走去,身后跟着的数人也随他拾级而上,而在他离开的同时,像是打破了什么,夹道的人们也都渐渐消失不见……

“刚刚那是什么?你们看懂了没?还有那些人的装束,总觉得没见过啊,行的礼也奇奇怪怪的,你们有谁知道吗?”黄少天毫无头绪,开口问道。

喻文州和张佳乐皆表示不知道,于是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叶修,叶修想了想,道:“我确实有那么点线索,但还不确定,不如我们再看看。”

左右也没有其他办法,三人都应下了这提议,四人拾级而上,到了第一个转角的时候,四人在地面上发现了一副浮雕,手法细节和之前看到的那幅相似,喻文州掏出之前记录过浮雕的卷轴出来一对比,果然衔接得上,抬头看看上方还有两个转角,众人都来了精神,于是待喻文州记录完毕后,众人马上前进,却发现被堵在了这个转角处,再前进不得一步,一个无形的结界包裹住了转角的这一方空间,令他们进退不得,与此同时,地面的一角浮现出一个传送阵。

“这可真是……”叶修失笑,对众人道,“看来不进去都不行了。”

“也不一定。”张佳乐道,“我们可以只进去几个,留几个在外面看看情况。”

“有道理,”叶修道,“那谁去谁留?”

“这……”张佳乐犯了难,“总觉得这地方你能看懂的肯定比我们多,不管进去还是留下,你都比我们几个适合。”

听了他这话,叶修有些意外,他看向张佳乐,上下打量着他,仿佛重新认识了他,张佳乐见他这样,不爽的瞪了回去:“干嘛?我说的不对吗?”

“没有不对。”叶修道,“只是你突然这么信任我我有点不适应啊。”

张佳乐愣了愣,将头撇向一边,别扭道:“我只是就事论事。”

“好好好,就事论事。”叶修笑笑,“既然这样,我有个好办法。”

他招呼喻文州和黄少天过来,对他俩道:“你们两进去探查,我和张佳乐留在这里观察情况,我分一丝神识附于你们一人身上,与你们共享感知,这样两边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就都能第一时间知晓并作出应对了,两全其美,如何?”

叶修这话说的轻松,听到他这话的二人却震惊了,要知道,当今这天下,虽然修者众多,很多高人都能让自己的元神出窍附于他人身上,但元神出窍后,自己的肉身就无法再被操控,即便只是分出一丝神识,要想与被附者共感,也必须分出自己的全部精力,无法再顾及自身,而听叶修这话,他分明想要两面兼顾!

“喂……你开玩笑的吧?”黄少天迟疑道。

“你看我像在开玩笑吗?”叶修道。

“……”黄少天张了张嘴,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。

这时候,却听喻文州道:“前辈既然有方法,那便用吧,神识就附在我身上好了。”

“师兄……”黄少天张口想劝,却被喻文州阻止了。

他严肃了神情,对黄少天道:“眼下的情况,最好还是全心信任前辈的为好。”

黄少天想了想,对喻文州道:“那我稍微跟他说几句吧。”

喻文州颔首,主动退到一边,黄少天上前把叶修拉到角落,低声耳语道:“你把神识附在我身上吧,行动、感知方面我比师兄强多了。”

叶修略一挑眉,眼神装作不经意的瞟过喻文州,见他对此毫无反应,才低声对黄少天耳语道:“你就这样说你师兄?不太好吧。”

“废话,不然我怎么拉你过来说悄悄话。”黄少天有些心虚,想了想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不过师兄强又不在这些方面。”

“我懂~”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,“你师兄头脑方面,抵十个你了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黄少天撇了撇嘴,道,“你想想,我可是蓝雨的首席,首席你懂吗,就是整个蓝溪阁同辈弟子中最厉害的那个哦。”

“既然你这么厉害,我觉得你还是不需要我附身了。”叶修诚恳道,“我附身还有个主要目的,就是关键时刻能保你们一次,你想想你和你师兄谁更需要帮助?”

“这样啊。”黄少天接受了叶修的说法,犹豫片刻,又对叶修道,“你真的没问题吗?两边兼顾这也……”

“你就放心吧。”叶修道,“这不还有张佳乐吗,你就别担心我了。”

“谁担心你了!我这是担心我师兄好吗?!”黄少天叫到。

“好好好。”叶修揉了揉受到黄少天声波攻击的耳朵,认真道,“我有把握的。”

“你说的。”黄少天说着,招呼喻文州和张佳乐过来,待两人过来站定后,叶修从衣襟里掏出了一颗淡紫色的珠子递给喻文州。

“这是?”喻文州接过珠子,这珠子有半个手掌大小,看不出材质,但可以明显感知到有浓郁的灵气蕴藏其中。

“一个可以让我的神识很好的附着在你身上的法宝。”叶修道,“收好它。”

“好。”喻文州应着,将珠子收到衣襟内。

叶修看他收好了,让他近前来,手指点在自己眉心,缓缓拖出一缕神识,引导着从喻文州的眉心放入,神识没入喻文州眉心的时候,一个火红的纹路出现在喻文州眉心,与此同时,喻文州突然发觉放进衣襟内的珠子开始向他体内融合,很快就进入了自己的丹田,喻文州一惊,刚想动作,却听叶修的神识在他脑子里说了两个字:‘信我。’

只两个字,止住了喻文州的所有动作,他心念一动,干脆放开了防备,让珠子能够更好的融入他的身体,叶修感知到他的动作,唇角微勾,显然是很满意,这一切只发生在短短一瞬,一旁的黄少天张佳乐什么都没察觉便已经结束了。

叶修收回手,又闭眼感受了一阵,确认无误后,便对另外三人道:“开始吧,一切小心。”

四人一起走向传送阵,目送喻文州和黄少天的身影消失在阵中后,叶修和张佳乐一人往上一人往下走去,没有再遇到阻碍,包裹住这片转角的隐形结界已经消失无踪……

 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

三更结束,赶快睡觉,顺带,叶神生日快乐!!!


评论
热度(34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