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2(仙剑paro)

第二章

那小东西化成的红衣男子长相颇佳,气质略带了些忧郁,不过一身红色劲装却让他显得活泼了不少,更别提他刚刚那豪迈的一嗓子……

在场的四人被这一吼,一时都不知该作何反应,半晌,叶修揉了揉被吼的发痛的耳朵,将领口从红衣男子手中夺过来,喃喃道:“卑鄙啊,竟然用音波攻击。”

“到底是谁卑鄙啊!竟然用下药这种下三滥的招数!”红衣男子叫道。

叶修有些无辜的看向喻文州,道:“道长,你刚刚不是说帮我的吗?快把他拉开。”

喻文州却默默移开了视线,上前一拱手,却是对着红衣男子,道:“可是百花谷的张佳乐前辈?”

红衣男子闻言,目光移向喻文州,又打量了下黄少天,略一思索,猛然想起了什么,惊喜道:“蓝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?!”

蓝溪阁和一般的修仙门派一样,分为内外两门,外门称为蓝溪阁,内门称为蓝雨,不过由于内门弟子挑选条件过于严苛,偌大一个蓝溪阁,内门弟子只有寥寥十余人,因此甚少有人能够得见。

张佳乐在此处得见两名内门弟子,很是高兴,毕竟蓝溪阁和百花谷一向交好,双方寒暄几句后,张佳乐抽出一根鞭子,指向叶修,道:“二位道友,在此得见甚是有幸,可否帮我一起收拾了这妖人,过后必有重谢!”

“正有此意!”黄少天拔了剑就要和张佳乐一起上,喻文州赶忙拦在前面。

“二位冷静,这里面许是有什么误会。”

“会有什么误会!”张佳乐一甩鞭子,长鞭猎寻过处,地上立马留下深深的一道鞭痕,显然是气得不轻,他指着叶修,道,“我看到有几颗鼠儿果,顺手摘来吃,哪只这人竟然在鼠儿果上下迷药!”

“呃……那张佳乐前辈是在哪摘的鼠儿果?”喻文州问。

“就是山道旁的一颗树下啊,旁边又没人,也没围个什么东西,一看就是野生的好吗。”张佳乐答道。

“那是第二次。”叶修不满道,“你想想你之前一次是怎么吃的?”

“之前一次?”张佳乐认真想了想,迟疑道,“也是在路边找的啊,没什么问题啊。”

“没什么问题?”叶修冷笑道,“你没看旁边睡着个人?我先看好的,打算午睡起来再摘的,哪知听到动静醒来就看你已经偷吃了跑了。”

张佳乐想了想,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,不禁有些汗颜,气势瞬间就弱了下来:“我也不知道是你先看好的啊……”

“不知道就可以当没发生过吗?”叶修问。

张佳乐噎了一下,放低口气道:“那我赔你一颗就是了。”

“赔一颗也不是当时那颗了,你可知道,我找遍整座璧山也只找到那么一颗极品鼠儿果啊!”叶修痛心疾首。

张佳乐愣了愣,赶忙回忆那颗鼠儿果到底有什么特别的,确是记不太清楚,毕竟当时他的状况有些不好……正纠结着,就听叶修继续道。

“哎,这吃都被你吃了,我也不可能让你吐出来,你现在就乖乖让我抓回去交差,弥补下你给我造成的经济损失好了。”

“抓什么啊,都说了我不是妖怪!”张佳乐怒道。

“不是妖怪那你刚才那模样是什么情况?”叶修问。

“化形,懂吗?!化形!”张佳乐解释道。

喻文州也赶快附和了一句:“百花谷除了擅长制造火器和御灵之外,还尤其擅长化形之术,我听说一般弟子也就能化成和自己体型差不多的灵兽,而像张佳乐前辈这样少数的几位高人,则可以随意化出与自己体型相差甚远的灵兽,晚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。”

“客气客气。”张佳乐笑笑,略微得意的冲叶修扬了扬下巴,道,“听见没?少见多怪。”

“化形啊……”叶修略带遗憾的叹了口气,不过目光却仍是盯着张佳乐,眼神中带着些高深莫测。

张佳乐被他的眼神看得直发毛,忍不住往后退了退,叫道:“你看什么!”

叶修被他的反应逗笑了,忍俊道:“我突然对你们这化形术有了点兴趣,敢问高人可否指点一二。”

“不可以。”张佳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,“这可是我们百花谷的独门秘诀,从不外传的。”

“好吧。”叶修也没打算强求,想了想,从包里翻出一张悬赏亮给张佳乐看,“不过我也不止是接了捉妖的悬赏,找人的可也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张佳乐突然脸色大变,一把夺过叶修手中的悬赏,一把灵火烧了,紧张道:“要多少?”

叶修伸出一根手指头。

“十万文!”这次不是张佳乐,黄少天看到这熟悉的一幕,不由得惊叫出声,刚想对叶修进行一番谴责,却见张佳乐已经甩了一张银票给叶修。

“来,十万文。”

哪知叶修接了银票,却显得有些惊讶,似是完全没想到会变成这样,脸上难得显露出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。

黄少天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,当即嘲讽道:“你这人也会不好意思啊,这是天要下红雨了还是怎么的,可真难得。”

叶修笑了,道:“可不是,我本来只打算收一千文了事的,结果多得了那么多,可得好好谢谢你啊。”

“你!”黄少天被这样一噎,虽然不知道叶修说得是真是假,单看叶修乐呵呵的把银票收起的样子,就足够他气得牙牙痒,他当即把头撇向一边,发誓赌咒再也不与这人说话了。

而见事情似乎已经圆满解决,之前一直没说话的苏沐橙开口了。

“好了好了,既然都解决了,我们就先走了。”她脸上又挂上了如沐春风般的微笑,黄少天看着,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但他实在不想再与这两兄妹多做纠缠了,挥了挥手,示意他们赶紧走。

叶修和苏沐橙见状,正打算开溜,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却再次阻住了他们。

“前辈莫不是忘了点什么?我们的报酬可还没结算呢。”

叶修暗叹一声难缠,面上却不显什么,转身看向喻文州,道:“我决定之后一并找你讨要,这次就先算了。”

“可是前辈。”喻文州看上去有些为难,“我刚才突然发现这间石室里有一个暗道,不清楚里面的情况如何,我和少天都阅历不深见识浅薄,贸然进去难保不会出什么纰漏,要是一个不小心……”

喻文州顿了顿,露出一副非常苦恼的表情,道:“前辈的报酬恐怕就没办法了。”

说完,不等叶修回应,他又似乎还挺为叶修着想地补充了一句:“而且之前听前辈说不是还接了寻人的悬赏吗?说不定近日渝州失踪的人就在这里面呢?”

喻文州说着,摁动了墙壁上的一块砖,砖块凹进去后,一个密道出现在众人眼前,他笑了笑,悠悠道:“前辈不若与我们一同下去看看?”

‘切,你也就能坑坑我了,你要是遇到我家那小狐狸,谁坑谁还不一定呢!’叶修忽然想起魏琛以前跟他说的这句话,当时他还挺不以为意,现在看来……

不过……终归还嫩了点。

叶修作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叹了口气,对喻文州道:“我下去可以,沐橙不能去。”

喻文州看了眼苏沐橙,道:“都听前辈安排。”

叶修又道:“张佳乐也要一起。”

张佳乐一听,立时不满了:“凭什么?!”

叶修道:“凭你被你这两个后辈救了一命,你看啊,不是他俩看出来这些端倪,我直接就拿你领赏去了,谁还管你死活?”

“你这……这……”张佳乐张了张嘴,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,要说叶修这话吧,换成喻文州或者是黄少天来说他感觉就没多大问题,问题这话竟然是从叶修嘴里蹦出来的,而且这人还一脸的理所当然,张佳乐只觉得无比憋屈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击,咬了咬牙,干脆不说话。

喻文州看张佳乐的神色,赶忙道:“还请张前辈能帮个忙,晚辈必当谨记前辈恩情,日后前辈若有需要的地方晚辈必当竭尽全力。”

张佳乐得了个台阶,赶忙接道:“不必如此,这次是我承了你们的恩情,帮点忙是应该的。”

喻文州道:“那便多谢前辈了。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张佳乐笑笑,又斜眼看叶修,“看到没,我这是帮后辈一个小忙,你那屁话,我一句都没听到!”

“呵呵,你开心就好。”叶修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。

在石室内布置完结界后,叶修将苏沐橙安置到结界内最安全的一个位置,小心叮嘱了几句,便随着众人一起进入了暗道内。

众人甫一进入暗道,只听一阵机括运转声,暗门骤然关闭,众人寻找开关未果,等了一会儿,暗门又开了,苏沐橙站在门外,道,“没问题,外面可以开。”

众人松了口气,跟苏沐橙约定好每半个时辰来开一次门,等暗门再次关闭后,叶修拿出了个火折子,微弱的火光在喻文州、黄少天手里夜明珠的光辉下,一点显现不出。

黄少天嗤笑一声,道:“没见识,都有夜明珠了,还拿你那没用的东西出来干嘛?”

“你才没见识。”叶修道,“这种暗道常年不见通风,我不拿火折子测一测,就这样贸然进去,小心什么时候窒息而亡都不知道。”

“切。”黄少天被一噎,又想起之前明明都发誓赌咒再不与这人说话了,暗骂自己怎么就管不住嘴,气哼哼的就往前走。

谁知刚走了没两步,突然脚下一矮,却是踩到了机关,黄少天赶忙止住动作,凝神细听,却什么也没发生,他略微松了口气,但仍旧不敢动弹,他怕一动,机关就启动了,正苦思对策,却看到叶修向他走了过来。

“你干嘛?”他警惕道。

叶修走过来,拍了拍他的肩,道:“放松,假机关而已。”

“假机关?”黄少天有些怀疑,但从刚才的情形看,叶修说的似乎有点道理,黄少天迟疑地把脚挪开,同时凝神戒备着四周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,然而确实如叶修所说,这就是一个假机关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黄少天不禁心生一丝佩服,这人明明只是看他踩了机关,其他什么都没确认就能这么肯定,说明是……

等等?黄少天突然想到另一种可能性,心里刚升起的那点佩服顿时烟消云散,他看着叶修,冷冷道:“你果然是来过,不然怎么对这里那么熟悉?”

叶修以一种无比怜悯的眼神看了他一眼,转头对喻文州道:“你这师弟可真是一点常识没有,触动机关的话,肯定会有机括开启的声响啊,而这块砖被踩下去,我只听到一点弹簧声,很明显就不是真的机关。”

喻文州略一沉思,道:“前辈耳力超乎常人,我等惭愧,实在无法辩出。”

 叶修叹了口气,道:“别奉承我了,说再多,遇上危险我肯定只能保全我自己,别想着我还会救你们。”

 他话音一落,两道冷哼响起,却是张佳乐和黄少天。

“谁用你保护!”两人同时道。

叶修摊了摊手,道:“你们自己说的。”

 二人切了一声,扭头不再理会叶修,叶修看向喻文州,道:“你呢?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,道:“自是不想麻烦前辈,只是……”他说着,脸上露出些许苦恼之色,叶修眼皮一跳,直觉他不会说出什么好话,就听喻文州接着道。

“若是我们真的遇险,前辈的酬劳可怎么办啊,况且我们来此是奉的掌门之命,完不成任务……”

“停停停。”叶修越听越不对劲,赶忙叫停,“你们掌门怎可能……”话到一半,突然反应过来,及时收嘴,却也是来不及了。

喻文州笑道:“前辈知道的还真不少呢~”

“呵呵,刚刚听你们讲的啊。”叶修从善如流。

“这样啊。”喻文州笑笑,叶修看着喻文州的笑脸,只觉得在看一只奸笑着的狐狸,都说蓝溪阁的大师兄喻文州,德才兼备温文尔雅,脸上时常挂着温和有礼的微笑,待人接物无不令人如沐春风,如今一见,当真……胡说八道!

这喻文州,从见到他起,就极尽客气礼貌,对他百般奉承讨好,也不探究自己的身份,他的这些作为,表面上看着确实令人如沐春风,容易心生好感,但实际上却是在降低他的警惕性,就像刚才那样,一时不察,就被套了话……

叶修看张佳乐和黄少天在前方小心的开路,暂时注意不到这边,于是凑近喻文州,低声道:“文州,你这样怕是不好吧。”

喻文州听他叫的亲昵,略挑了挑眉,却也没太在意,他严肃了神情,低声回道:“此事关乎重大,还请前辈帮忙到底,相信前辈这样的侠义之士,帮这点小忙,应是无碍吧。”

“无碍是无碍……”叶修道,“只是你怎么肯定我能帮得了你?”

喻文州从袖中拿出一物,递到叶修面前,叶修注意到这似乎是他之前用来封住张佳乐的瓶子,心下一沉,表面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道:“这瓶子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没什么问题。”喻文州道,“这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瓶子,只是凡品,产地嘛,应该是渝州西集市找一个带小孩的妇人买的,用材极差却胜在技法运气奇佳,烧出了很多天然漂亮的花纹,不过因为最近渝州妖魔祸人事件,一时也没人有兴趣采买这些东西了,因此价格奇低,我记得,似乎是10文钱一个。”

喻文州说着,话锋一转,又道:“不过普通的瓶子,究竟是如何才能做到只画个瓶塞,就能将一个生灵封入呢?普通修士,恐怕是办不到的吧。”

他一连说了两个普通,叶修在心里默默扶额,他怎么就忘了这茬呢……果然是平时太顺手,自己潜意识下忽略掉了这个问题……

“好吧,你赢了。”叶修有些自暴自弃道,“你现在还发现了什么,一并说了吧。”

喻文州看着叶修,又看了看还在前方探路的张佳乐和黄少天,见他们完全没注意这边,才又开口。

“我从前辈身上闻到了淡淡的烟味,猜测前辈应是喜欢抽烟之人,但为何前辈从不拿出自己的烟杆。”喻文州悠悠道,“而且前辈从见面开始,就从没拿出过自己的武器,可是有什么不能拿出的理由?”

叶修看着喻文州,神色复杂,半晌,叶修重重的叹了口气,带着最后一丝侥幸,对喻文州道:“那你猜出我是谁了吗?”

喻文州笑笑,张口说了三个字,粉碎了叶修的最后一丝侥幸,叶修神情复杂的看着喻文州,喻文州好整以暇的回望着叶修,良久。

叶修无奈道:“你赢了。”

喻文州笑了笑:“前辈没刻意隐藏不是吗。”

叶修: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小剧场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叶修看着喻文州,幽幽道:“你别不是拿了剧本吧。”

喻文州笑道:“不用拿也能猜出剧本内容。”

叶修:“……。”

喻文州:“ (^_^)。”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 


评论
热度(41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