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01(仙剑paro)

写在开头

仙剑奇侠传paro,正剧向。

OOC属于我,原著属于虫爹。

没啥文学修养,文笔极差,私设众多。

本文全篇清水暧昧向,感情线刻意写的有周叶、黄叶、喻叶、乐叶,其他就自由心证了,我的设定是个除了以上几对全员直的设定。

世界观主要是仙剑的,结合了一些古剑的东西,时间线仙六后三百年。

原创人物众多,HE/BE不定,如果能写完应该会两种结局各写一个,不过会不会坑也不保证。

所以慎入!!!!!

首发三更,给我叶庆生,先发一章,明天发两章,存稿不多,之后周更( 每周末不定时更新)。

哦,对了,最后一点,本文不虐~

 

第一章

璧山,一个不起眼的山洞里,两名蓝衣青年立于一道石门前,正在激烈探讨着什么,迟迟不能做出决断。

“要我说,不行我们还是回去找个序章

鲲鹏之乱过去不足百年,一日,人妖两界结界突遭破坏,大量妖魔涌入人界,致使生灵涂炭,在与妖魔长达数十年的对抗中,武林中人渐渐发现,武功对付妖魔显然不够,于是纷纷学习对妖之法,武林门派日渐式微,修仙门派开始兴盛。

200年后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懂行的问问好了,我们胡乱操作不小心把这石门弄坏了,可就拿不到里面的东西了。”看起来比较活泼的青年道。

另一位看起来温文尔雅的青年摇了摇头,道:“此行本就是借了除妖的名义,瞒着其他人偷偷过来的,这样回去岂不暴露了吗?”

“啧。”活泼的青年砸了下嘴,看起来有些不耐烦,“掌门也真是的,魏老大失踪五年了,他说派人去找了,可这都五年了,一点音讯都没就不说了,还不让我们去找,师兄,你说这掌门到底想做什么?”

“掌门的心思我怎么懂。”温文尔雅的青年叹了口气,道,“不过我觉得,我们偷偷找师尊的事,一定不能让除我两外的任何人知道,不然恐怕会有大麻烦。”

“知道了,听你的。”活泼青年有些泄气,往旁边的洞壁上一靠,眼巴巴的看着温文尔雅的青年,道,“你说我们现在要怎么解决这道石门?走正常方法吧,不知道这种石门要怎么开,走非正常方法吧,万一东西就放在石门后,暴力破除把东西毁了可怎么办?”

“这……”温文尔雅的青年犯了难,他走近石门,利用掌心托着的夜明珠,细细观察着,这石门看得出年代久远,其上长满了苔藓之类的东西,但并不妨碍辨认出雕于其上还略显精致的浮雕,和一些奇特的花纹,喻文州一点点辨认着,思索着这些浮雕花纹的意义,良久,不知是发现了什么,他突然目光一凛,背靠石门,拔剑指向他们来时的洞道深处。

“是谁?!出来!”活泼青年也拔出了剑,叫了一声。

“别激动别激动,我没有恶意!”一黑衣青年从洞道顶部跃下,出现在二人面前,晃了晃自己什么都没拿着的手,示意自己是无害的,但两名蓝衣青年还是没有把剑放下。

“敢问阁下是谁?来此有何目的?”温文尔雅的青年温声问道,如果不是他剑还举在身前,感觉倒是挺有亲和力。

“问别人之前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号吧。”黑衣青年被剑指着,却丝毫不显慌乱,“看二位的校服,应该是蓝溪阁的弟子吧。”

蓝溪阁是当今五大修仙门派之一,门派总部设于南海之畔,弟子众多遍布全国,黑衣青年认得出他们的校服不奇怪,两名蓝衣青年对视一眼,坦然承认了。

“在下蓝溪阁弟子喻文州。”温文尔雅的青年道。

“黄少天,也是蓝溪阁弟子,你现在该说你是谁了吧。”活泼青年道。

“果然是蓝溪阁的道长啊,失敬失敬,我叫叶修,就一过路人,二位道长忙你们的,我先走了。”叶修说完,拔腿就往外跑,却被一柄飞剑拦住去路。

“阁下恐怕不止是路过吧,就阁下方才藏身的地点,恐怕在我们之前就到这里了,一直躲藏到方才我师兄观察石门时,才泄露了一丝气息叫我们察觉,阁下怎会是简单的过路人呢。”御飞剑拦住叶修的黄少天冷笑道。

叶修无奈,只得再次转身面对二人,他把双手高举起来,道:“你们看,我什么武器都没带,真的没恶意的,二位道长就放过我吧。”

“放过谈不上。”喻文州收了剑,走到叶修身前,一拱手,道,“只是想请阁下帮个小忙,过后必有重谢。”

“帮忙?我能帮什么忙?”叶修奇道。

喻文州笑笑,示意叶修跟他到石门前,待到得石门前,喻文州指着石门上的一段花纹给叶修看,微笑道:“阁下方才是在我看到这段时不小心泄露气息的,阁下之前隐藏的那么好,没道理突然就藏不住了,是不是因为这段花纹,令阁下想到了什么呢?”

“是啊,这花纹代表了什么,我可熟了。”叶修坦然道,喻文州微笑的唇角僵住了,一般这种情况下,不是都应该狡辩一下的吗?怎么这人不按套路出牌?这么干脆的承认了,准备好一大堆说辞的喻文州突然有些挫败,不过挫败归挫败,事情还是要问清楚的,他张口,刚准备问清楚点,叶修已经自顾自的继续说下去了。

“我跟你们说,这可不是什么花纹,这是一段古文字,具体什么时候的古文字我不清楚,但少说已经有两千年历史了。”

“阁下的意思是,这是段较为古早的文字,而且看情况,阁下应该可以解读吧。”喻文州道。

“那是。”叶修笑道,“不是我吹,这文字,全天下除我之外,能解读的不超过5个。”

“我以为你要说除你之外都没人能解读了。”黄少天白了他一眼,收起了剑。

“我这不是实事求是吗。”叶修摊手。

“那你解读出这是什么意思了吗?”黄少天问。

“嗯……这就是个深奥的问题了。”叶修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,眼睛却一点没往门上看,而是在偷偷打量着喻文州和黄少天。

喻文州笑笑,道:“前辈有什么需要的,在不违背正道的前提下,只要是我能办到的,我一定尽力给前辈办到。”

“前辈?”叶修挑眉。

“观阁下言行,学识阅历定都在我二人之上,叫您一声前辈是应该的。”喻文州道。

“恩,你这小辈会说话,我喜欢!”叶修笑了起来,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,转身就开始研究石门上的古文,顺着把全部古文都看了一遍后,他若有所思的转过头看向喻文州。

“这大致意思我是懂了,包括怎么开这道门,不过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,你说你能办到的尽力给我办到,你具体能办到什么?能给我大致说说吗?”

“这……”喻文州犯了难,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,而一直站在旁边擦拭自己宝剑的黄少天,听了这话立马凑了过来。

“很多啊。”他说着,从腰间取下芥子袋,开始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,“你看啊,这是烟月神镜,这是幻界水晶,这是烛龙内丹,这是紫青玉蓉膏,这是天香……”

“停停停!”看黄少天还有不断掏下去的架势,叶修赶紧阻止了他,“谁要你这些法宝灵丹啦。”

“那你要什么?”黄少天不解,“钱吗?”

“少天,不要失礼。”喻文州道,“前辈这样的高人,怎会看得上金钱这等……”

“好啊,正缺钱呢,他们来探讨一下具体金额?”叶修摸着下巴,显然对这个提议很是满意,喻文州默默咽下了剩下的话。

“说吧,要多少?”黄少天把掏出来的东西又收进了芥子袋里,看着叶修。

叶修伸出一根手指。

“一百文啊,好说!”黄少天说着就掏出了100文钱给叶修,叶修摇了摇指头,没接。

“一千文?”黄少天迟疑道。

叶修还是摇了摇手指。

“你不是要一万文吧!”黄少天惊道。

“十万文!少了一个子儿都免谈。”叶修抱着双手,一副谢绝还价的样子,黄少天整个人都惊呆了。

“十万文!!就开个破门!你好意思收十万文!你怎么不去抢啊!?”

“我这可是技术活,已经是最低价了。”叶修坦然道,“不信你上外面问问,找得到会这个的,请人家过来少说价格翻十倍,我这价格公道童叟无欺啊。”

“你这是坐地起价!你……你……”黄少天大概是从没见过这样的人,你了半天啥也没说出来,倒是喻文州很快理解了现状,拍了拍黄少天,示意由他来交涉。

“前辈说的很有道理,不过我们此次出来的太过匆忙,身上其实也没多少钱的,前辈可否通融下?”喻文州道。

叶修思索片刻,道:“那行,你们身上有多少就先都拿给我,不够的打个欠条,我想你们蓝溪阁那么大个门派,总不好欠贫苦老百姓钱吧。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喻文州苦笑道,“等我们回去后,取了钱必当尽快送来给前辈。”

“送来就不必了。”叶修摆了摆手,道“两个月后,你们蓝溪阁不是要在总部举办什么寻剑大会吗,我正好想去看看,我就在那找你们拿钱吧。”他满脸写着通情达理,喻文州却暗自咬了咬牙。

“那就这样吧。”喻文州道,“不过到那时,我会再给前辈十万文钱,前辈应该清楚我的意思吧。”

“封口费嘛,我懂。”叶修笑笑,道,“不过这和开门可不能是一样的价格啊。”

“那前辈的意思?”喻文州的表情已经有些勉强了。

“你之前不是说过能答应帮我一件事吗?就拿这个做封口费如何?”叶修道,此话一出,喻文州都还没多少反应呢,黄少天先炸了。

“我去你这人怎么得寸进尺啊?!我看我今天干脆就替天行道!”他说着就要拔剑,喻文州一把拦住了他。

“可以。”他道。

“师兄!”黄少天想说点什么,喻文州冲他摇了摇头,黄少天一咬牙,气冲冲的跑到一边坐下,继续擦自己已经被擦的锃亮的剑去了,用力之狠,仿佛把叶修当成了正在擦拭的剑,要生生把他一层皮给擦下来。

喻文州看着叶修的眼睛,语气有些冷:“不过我希望前辈能遵守承诺,不然……”

“放心吧。”叶修伸了个懒腰,扭了扭脖子,“我这人一向重诺,只要你不欺我,这里发生的一切不会再有第五个人知道。”

“第五个?”喻文州敏锐的发现了他话里的问题。

“啊……我还有几个同伴在外面,待会儿我要叫一个进来帮忙,不然我一个人不好开这个。”叶修解释道。

“好吧。”喻文州应了以后,叶修拿出个竹哨吹了一声,清脆的哨音在洞道内回响,等回音消散后,一阵脚步声缓缓传来,不一会儿,一位手心托着一盏明灯的粉衣少女出现在众人眼前。

“叶修。”粉衣少女叫了一声,走到众人面前,这少女脸上带着令人如沐春风的微笑,好奇的打量着喻文州和黄少天,“这两位是?”

“哦。”叶修笑了笑,指了指自己身边这位道,“这两位都是蓝溪阁的道长,这是喻文州,那边那个生闷气的是黄少天。”

“你才生闷气呢!”黄少天没好气的回道。

叶修没理他,又给两人介绍这位粉衣少女:“这是沐橙,我妹。”

“叶姑娘有礼了。”喻文州行了一礼。

粉衣少女赶忙摆了摆手,道:“不是不是,我不姓叶,我姓苏。”

“那……苏姑娘有礼了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也没有多问,他总觉得别人家里的事,还是不要过多探问的为好,但黄少天可没想那么多,当即就问了出口。

“你姓苏,你哥哥姓叶?怎么不是同姓啊?”

“义妹懂吗?”叶修道。

“我们从小相依为命,可比亲兄妹还亲呢~”苏沐橙挽住叶修的手臂,笑的开心。

黄少天哦了一声,又继续擦剑,苏沐橙跟着叶修来到石门前,叶修让苏沐橙把灯靠得近一些,他摸索了一阵,对苏沐橙道:“你头上那簪子借我一用。”

苏沐橙二话没说,拔下簪子递给了叶修,叶修拿到簪子,刚想操作,突然想到什么,又转向喻文州。

“要不道长你先离远点?这可是商业机密,不给看的。”叶修道。

喻文州应了一声,往后退了几步转过身去,不远处一直在伸着头探看的黄少天重重的切了一声,也转过头,不再看向这边,叶修这才把簪子伸向石门下方一个不起眼的小孔内,随意操作了几下,只听一阵机括开启声,石门缓缓落下,露出藏在后面的一间石室。

黄少天听到动静,率先冲了进去,四处探查一番,有些难以置信的抓了抓头发,道:“什么情况?!怎么会是空的?这不可能啊!”

喻文州没有进去,站在门口,扫视着这小小的一方石室,若有所思,就是在这时,叶修突然开口了。

“我说现在也没我什么事了吧,要不先把报酬结了,我跟沐橙就先回去了。”他把簪子在衣服上擦了擦,帮苏沐橙插回了头上,

“结什么结!”黄少天冷笑道,“既然你比我们先到这里,还会开这道石门,这里面的东西难保不是被你拿走的。”

“你有什么证据吗?”叶修很无所谓的往洞壁上一靠,抱臂看着黄少天。

“搜你身不就知道了。”黄少天说着,过来就想搜叶修的身,却被一盏灯拦了下来,就见苏沐橙挡在叶修身前,原本托在她手心的灯盏此时正浮在她与黄少天中间,灵气缭绕,竟是一个法器。

“原来是会法术的,难怪这么有恃无恐。”黄少天说着,就要拔剑出来,一只手阻住了他的动作,喻文州死死的按着他,转头对另外两人抱歉一笑。

“苏姑娘,叶前辈,少天遇事太冲动了,我给二位道歉。”

“好吧,我接受这个道歉。”叶修笑笑,拍了拍苏沐橙的肩,示意她把灯收回来,苏沐橙听话的收了回来,但之前一直挂在脸上的温和微笑已然不见,她瞪了一眼黄少天,扭过头去一句话也没说。

叶修摸了摸她的头,走到喻文州身前,把手张开,道:“正常情况下都会有这种怀疑,不如你们搜搜看我身上有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吧。”

喻文州摇了摇头,道:“搜身就不必了,前辈可否回答我几个问题?”

“可以。”叶修道。

喻文州道:“前辈为何会在此,来此有何目的?”

叶修道:“我来此,是接了悬赏来收妖的,追着那妖到了此处才将他拿下。”说着,他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瓶子给喻文州看,“你看,就封在这里面。”

喻文州接过一看,这是一个一掌大小的青色瓷瓶,釉质看起来不是很好,却胜在烧制出了天然的花纹,再加上顺着花纹做出的精致雕花,使得瓶子增色不少,不过喻文州却是没多少兴趣欣赏这些,这瓶子无论怎么看都只是没什么法力注入的凡品,除了瓶口那个用朱砂画过一些咒文的塞子外,看不出丝毫特别之处,他将瓶子拿近了些,细细感受一番,瓶中确实是装了东西,但他却感受不到丝毫妖气。

“前辈这瓶子里装的不是妖吧。”喻文州下了结论。

叶修奇怪道:“不是妖是什么?”

“放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喻文州说着,从身上取了只毛笔,那毛笔做工精美,笔上隐隐有灵气流转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

喻文州持笔,凌空用墨画了个法阵,随后笔尖轻轻一抖,法阵落将到地上,喻文州将手中的瓶子放到法阵中央,随即拔了瓶塞迅速退出法阵。

在他退出的一瞬间,法阵边缘升起了一圈淡的几乎看不出的屏障,与此同时,阵中小瓶里,一个粉红色的小东西冲了出来,四处逃窜了一番,发现已经被法阵阻隔,有些泄气的落下来,停在了法阵边缘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黄少天有些好奇的凑近过来,“长得好像一个桃子,还带翅膀,桃子成的精吗?”

“啾啾啾啾!”粉色的小东西拼命摇着头。

“是说你不是妖怪吗?”黄少天来了兴趣,道“确实感受不到妖气,应该是灵兽之类的吧?”

“啾啾啾!”粉色的小东西还是摇头,这时候,黄少天突然注意到一丝红色。

“你受伤了?”他问。

粉色的小东西还是摇了摇头,一转头注意到叶修,愤愤地冲他叫唤了几声。

“哦,那啥,这是我为了逮住它给它下的咒术,封住灵力用的。”叶修解释道。

喻文州和黄少天凑过去看,果然在粉色的小东西肚皮上发现了几道朱砂画下的咒文,两人合计了几句,一同看向叶修。

“前辈,据我和师弟观察,这确实不是妖怪,应该灵兽类的,观其灵气,似乎并非邪物。”喻文州道,“前辈可否详细说说是怎么发现这头灵兽的?”

“哦,这个啊。”叶修走过来,低头看着这小东西,小东西被这样俯视似乎有些不开心,扇着翅膀就窜到空中,停在比叶修高一个头的地方,对其怒目而视。

叶修毫不在意,指了指这小东西道:“我们到这捉妖,中途修整吃饭时,这小东西偷吃我们东西,我就下药给它迷翻了然后抓起来。”

“听起来应该不是为祸乡里的那只妖兽吧。”喻文州顿了顿道。

“怎么不是为祸乡里了?它偷我东西!”叶修不服。

“啾啾啾!!!”那小东西一听这话,突然激动起来,撞了几次屏障发现撞不出来,只好再次对着叶修怒目而视。

叶修道:“你瞪我也没用,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?”

“啾啾啾!!”

“你叫也没用,我听不懂~”

“啾啾啾啾!!!”

“你难道还不服吗?下了迷药的东西好吃吗?”

“啾啾啾!!”

“你说好吃啊,下次不如再加点别的?”

“啾啾啾啾啾啾啾!!”

眼看一人一兽就要这样鸡同鸭讲的争论下去,喻文州赶紧叫停。

“我估摸着这灵兽应该是能化形的,不如前辈暂时解了它的禁制,你们好好交流一下?”

“嗯……”叶修思索片刻,道,“也不是不行,就是不清楚这小东西道行高不高,要是一会儿打起来,道长你可得帮着我。”

喻文州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商量好后,喻文州解了地上的阵法,叶修冲着小东西一弹指,一点灵气没入小东西的肚子,只一会儿,用朱砂画上去的咒文就消失了,小东西左右飞了两下,似乎感受到灵气不再受到阻隔,白光一闪,化成了一位红衣男子。

喻文州和黄少天同时一愣,就见红衣男子气冲冲的越过他们,揪起叶修的领子就是一顿吼。

“我去你大爷的!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的?!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后!提前祝叶神生日快乐!

PS:怎么就想不开写了长篇……希望能坚持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60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