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ES/泉真】全员助攻01

一肝活动写文就怠惰ORZ磨了这么多天才磨出这一篇……总觉得可能还要在写几篇才能完结这个坑……我明明只想写短篇的,到底是怎么就变成这样了ORZ

唉……不说了……这篇请结合前几篇看,地址1,2,3。顺带,本篇含有大量凛绪,还有少许零晃,leo司要素,食用请注意~总之……还是祝大家食用愉快~(感觉我就只会这句了ORZ)

作为knights的代理队长,濑名泉一直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保姆,原本队长不在的时候,他负责照看队员也就算了,结果现在队长回来了,本以为会轻松些的他悲伤的发现,一切都毫无改变,而且需要他照顾的人还又多了一个……

“今天怎么回事?!国王大人也就算了,睡间又跑哪了?!”濑名泉暴躁的在训练室里走来走去。

“那个……濑名前辈,我去找leader!”朱樱司见濑名泉一副随时要爆发的样子,果断揽了个任务溜出训练室。

濑名泉无语的看着一溜烟就没影了的末子,视线投向训练室里剩下的另一个人:“那鸣君你呢?”他问。

“人家在这里等着,要是他们回来了我立刻通知你们,小泉你就快去找小凛月吧。”鸣上岚迅速到一边坐下,掏出化妆品开始补妆。

“啊!超~烦人……”濑名泉只得认命的出去找人。

在去了朔间凛月经常睡觉的几个地方都没找到人后,濑名泉有些自暴自弃的想,干脆今天就不等朔间凛月训练算了,等明天遇到一定要好好的说教一番!

想着,他准备返回训练室,却在路过花园时,在不远的一棵树后隐约听到两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小凛……够……够了吧。”

“嘛~真~绪觉得呢?”

“小……小凛……”

‘这是睡间和他那个幼驯染?’濑名泉想着放轻脚步走了过去,想要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,不过还没待他彻底靠近,清晰传入他耳中的一段话却令他僵在原地。

“快回去训练啦!”

“那真~绪再亲我一下我就去~”

“这话你刚才就说过了!”

“我保证这次绝对算数!”

“那……那唔嗯……”

‘靠!这两人!’濑名泉面红耳赤的僵在原地,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只希望这两人别发现他,不过事与愿违。

“濑名君?在这做什么呢?”濑名泉无语的看着从他后方叫住他的天祥院英智,看他笑的那么灿烂,濑名泉不用怀疑都知道他根本就是故意的。

被天祥院英智这么一叫,原本在树后亲热的两人也迅速分开了,衣更真绪留下一句快去训练,飞速逃走了,朔间凛月从树后出来,有些怨念的瞪着打扰他的这两人。

“啊,抱歉,我不知道濑名君是在偷听你和衣更君,打扰到你们了很抱歉。”天祥院英智名为道歉,实则立马把锅全部甩给了濑名泉,濑名泉特别想甩他一脸呵呵,先把你那搞事的笑收收再说这句话。

不过朔间凛月也能明白濑名泉来找他的理由,稍微埋汰了两句濑名泉,便跟着他一起向训练室走去。

“喂……睡间……”走在去训练室的路上,濑名泉犹犹豫豫的问出了这让他有些在意的问题,“你跟衣更什么时候……那个……呃……”

“就在今天放学哦~”朔间凛月语气里全是不加掩饰的得意,“真~绪来找我告白的哦~”

“什么?!”濑名泉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,这才交往就敢这样吗?!不对,为什么是对方告白?朔间凛月不是总跟他抱怨他的幼驯染太迟钝吗?怎么就忽然开窍了?!还有……一堆疑问堆满了濑名泉的内心,他张了张口,不知道从哪里说起。

不过朔间凛月毕竟和濑名泉相处了那么长时间,只看濑名泉的表情就能猜出个大概。

“阿濑想让我教你怎么追眼镜君。”朔间凛月帮濑名泉说出了他最想问的问题,“很遗憾,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“眼镜君和我的真~绪不是一种风格呢~这种别扭的孩子,或许细菌兄长更有经验,明天帮你拜托看看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游木君吗?”朔间零摸着下巴思索着,“或许会有些麻烦呢~”

“办不到就直说,阿濑我们走。”朔间凛月面无表情的拉着濑名泉就要离开,朔间零慌忙拦住他们。

“年轻人就是性急,先等吾辈这个老人家把话说完啊。”朔间零示意他们两找地方坐下,待他们坐下后,才缓缓开口。

“游木君我也不陌生,怎么说呢~他在trickstar里虽然光芒暂时比不过其他人,不过也是一块不错的原石呢~只要……”

“说重点。”朔间凛月不耐烦的打断他,用眼神示意朔间零,要是再不说重点他们就直接走人,朔间零无奈,只得直接讲出他的计策。

“哈?!让我冷淡游君一段时间?!”濑名泉听到这个方法立马就跳了起来,“这怎么可能办到!一天不见到游君我就感觉这世界都没有光了!办不到办不到!”

“嘛~濑名君别激动,并不是不让汝见游木君,这只是想让游木君能自己意识到对汝的在意。”朔间零赶紧安抚他,濑名泉听到这话才又安定下来,坐回座位上示意朔间零继续。

朔间零感觉今天真是无比的头疼,难得可爱的弟弟主动来找自己,虽然只是让自己教别人追人,但弟弟能想到来求助他,这就让他很高兴的了,结果自己基本每说一句话,这两人都一副找错人了,懒得听他再废话的样子,这让他真的有些伤心,不断怀疑是不是自己年纪大了跟他们有代沟了,后辈们都听不进去自己的话。

但他又不可能真的不帮忙,而且为了让自己可爱的弟弟能对他再多一些信任,他还必须要想到绝对能成功的办法……人生真是艰难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又一次看到游木真却不得不装作没注意而走开后,濑名泉终于忍耐不住了。

“这到底还要多久?!给我个准话!”濑名泉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找朔间零,朔间零摇摇晃晃的从棺材里坐起,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濑名泉在说什么。

“嘛~濑名君,这不是才第一天的吗?”朔间零略带恍惚的看了眼日历,猩红的眸子里写满了无奈。

“这可是整整一天了!明明命运安排我跟游君偶遇了那么多次,但是我都只能装作没注意?!你能想象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天使就在你的面前,你却只能装作视而不见的痛苦!你能想象吗?!”濑名泉整个人看起来都很暴躁。

虽然很想直接回他句想象不出,但濑名泉好歹也是可爱的弟弟的队友,打好关系总还是必要的。

朔间零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太阳穴,从棺材里出来,给自己倒了杯西红柿汁醒神。

‘今天可真困呐,明明已经睡了一天。’朔间零喝完一杯西红柿汁,感觉清醒了一些。

“濑名君第一天这样,不能适应也是正常,人的适应时间一般不超过三天,相信之后会好很多的。”朔间零又倒了杯西红柿汁给濑名泉,濑名泉接过,喝了一口,表情怪异的把杯子放到了一边。

“你的意思还需要很久?!”濑名泉已经想要放弃这个计划了,一直冷落着他可爱的游君,这样难道不会让他们的关系更疏远吗?他对这个计划越来越怀疑。

朔间零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。

“一周就够了,下周巧克力梦幻祭濑名君肯定想要游木君现场派送的巧克力吧。”

濑名泉一听,心下稍安,一周他还是有足够耐心的,只要他和他的游君能有进展的话。

“说起来,前几天让濑名君去跟trickstar的其他人打好关系,这个做得怎样了?”朔间零忽然想到这点,赶紧向濑名泉确认。

“那几个人没问题的,杏以前就一直帮着我,这次也靠是她游说,让那个冰鹰北斗一起帮忙了,明星昴流那边也不难搞定,唯一有问题的就是你弟弟的那个幼驯染,不过睡间说他有办法,昨晚也确实收到他那个幼驯染给我发的照片了。”濑名泉一五一十的答道。

“照片?”朔间零有些反应不能,发照片怎么算搞好关系来着?不过没等他多想,濑名泉倒是好心情的为他解答了。

“就是游君的照片啊。”濑名泉说道这个,整个人周围都荡漾着几乎要实体化的粉红色小花,“啊~游君真是漂亮呢~为了这些照片,我可是买了不少东西去贿赂呢~”

“贿赂?”朔间零敏锐的发现了濑名泉话里的重点,他忽然想起昨天路过trickstar练习室,被trickstar的成员们邀请去看他们练习时,在成员们摆放物品的地方,看到的那些东西……

“濑名君调查的很充分嘛~”朔间零感觉终于能稍微省点心了,濑名泉也不是什么都不懂,两人又确认了些细节,并约定有什么特殊情况,一定第一时间联系后,濑名泉便离开了。

朔间零又喝了杯西红柿汁,想着也到了训练时间,便打算去训练室看看,谁知刚准备开门出去,门却被一把推开,大神晃牙抱着几个面包走了进来,在看到朔间零时还愣了一下。

“吸血鬼混蛋,难得你能在午休的时候起来嘛。”他看起来心情不错,拖了张桌子放好面包后,示意朔间零一起来吃,“刚刚抢到了几个今天限量版的炸猪排面包,本大爷心情好分你一个~”

“午休?”朔间零看了看门外强烈的阳光,默默掏出手机看了一眼——12:15……

他忽然很想把濑名泉揪回来,好好问问他,他的一整天到底跟其他人有什么不一样,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晚了,而且他忽然感觉很不好……

在失去意识前,他只看到大神晃牙惊慌的表情,他恍惚中想起上一次有这种感觉是什么情况……难怪濑名君刚刚表情那么怪异,过期的西红柿汁喝不得啊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……细菌兄长倒下了?真是麻烦。”下午组合练习的时候,衣更真绪急匆匆的跑来,跟朔间凛月说了这件事,朔间凛月懒洋洋的歪在一边,似乎并不想管。

“怎么回事?”濑名泉直觉这事跟自己脱不了干系,“什么时候发生的?”

“午休的时候倒下的,据说是喝了过期的西红柿汁。”衣更真绪如实回答,濑名泉想起午休时他在朔间零那喝到的那杯味道怪异的西红柿汁,陷入沉默,他还以为是朔间零口味独特的关系……

总之,要是自己及时提醒,可能也不会出这么大的问题。想到这里,濑名泉还是决定暂停练习,先去探望一下朔间零,再怎么说这也是自己现在的军师啊。

另一边,朔间凛月也在衣更真绪的劝说下,满脸不情不愿的同意一起去保健室探望朔间零,而knights剩下的三人,想了想左右也耽搁不了什么,便也决定同去探望一番,一行六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保健室。

朔间零躺在病床上,看起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,葵家的两兄弟正在给朔间零讲些有趣的事,大神晃牙在一边和阿多尼斯讨论待会儿要弄些什么肉,来给朔间零补补身体,最难得是连平时在这个时间一般都急着去找女孩子约会的羽风薰,都安定的坐在一边,时不时发几句牢骚。

这六人进来时,瞬间就引起了房间里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“我还以为小杏又回来了呢~白激动一场……”羽风薰不爽的抱怨了句。

“小杏刚离开?”衣更真绪看着一边削好的苹果,随口问了道。

“是啊,带着你们组合的另外几个,她明明说好很快回来的……”羽风薰没精打采的戳着面前的苹果。

濑名泉代表他们这一行人,给朔间零送上刚去便利店买的慰问品——一箱刚生产出来的西红柿汁,朔间零满眼惊喜的收下了,开心的看向站在门边不愿过来的朔间凛月。

“这是吾辈最喜欢喝的牌子~凛月果然记得呢~哥哥好开心~”

朔间凛月不爽的啧了一声,没接话,朔间零也识趣的不再多说什么。

“零,刚刚在路上听说,你在教濑名怎么追那个叫游君的,听起来超级有趣~我也要加入!”就在这时,月永leo难得看对气氛的插了句话。

“你会追人吗?”濑名泉表示深刻的怀疑。

月永leo哼着歌,满脸的自信:“国王大人可是万能的~”

濑名泉悄悄瞄了眼一脸状况外的朱樱司,不置可否。

“国王大人加入的话,人家也要加入~”鸣上岚也迅速表达了自己的意愿,“帮人成就一段姻缘什么的,想想就少女心满满呢~”

濑名泉抽了抽嘴角,严重怀疑这两人真的不是想要搞事吗?而且在这里讨论这个,总给他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那也算我一个如何?”保健室另一边的帘子忽然掀开,“当然,学生会也会全力支持的~”

得……真正想要搞事的来了……

濑名泉看着帘子后那个半躺在病床上的人,深深的怀疑自己平时是不是哪里得罪过这群人?为什么一个个在他追游君这件事上都超想搞事的样子……他明明只想安静的追个游君啊!

而且有了天祥院英智的加入……

第二天,当守泽千秋和仁兔成鸣来找他说愿意帮忙时,濑名泉真的一点都不意外,就是不知道这么多组合都说要帮忙的现在,到底是真的能帮到他,还是瞎凑热闹越帮越糟……

濑名泉感觉自己在追游君的道路上,依旧困难重重。

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评论(4)
热度(66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