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25(仙剑paro)

第二十五章

“之前管家说李小姐是离家出走的,但当少天说李小姐的不是时,管家的表现却不得不让我多想。”叶修顿了顿,又道,“其实李小姐不是离家,而是成了第一个牺牲品吧。”

“第一个牺牲品?”黄少天大惊,不敢置信地将目光投向城主,却见城主身子一僵之后,像是放弃了什么,缓缓点了点头。

“虎毒还不食子,你这……”黄少天内心火起,猛地站起身来,就想去拉城主,却被叶修一把拦住。

“先听他把话说完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,坐回座椅上,但从他攥紧的拳头看,只要没人拦着,他绝对会先冲过去将这城主痛扁一顿。

“都是我的错……”城主涩声道,“是我轻信了他们,将罄儿……”

“那之后呢?第一次冥婚的效果不错吧。”叶修打断他。

“确实不错。”城主道,“干旱很快得到了缓解,然后随着冥婚举办的次数,水源渐渐恢复如初,这里变得风调雨顺起来,所有人都说,是青羊观道长们的功劳,但是我却渐渐察觉到了不对。”

“什么不对。”叶修问。

“其实我母亲,以前也是修道中人,当时对方提起冥婚时,她便极力反对,说要帮我想其他办法,但第二天,她突然变成了你们如今看到的这样……”城主道。

“也就是被青羊观的那些人动过手脚是吧?”黄少天道。

“我也一直怀疑。”城主道,“不过当时形势严峻,再拖下去,不知会因这灾害害死多少城民,我便答应了他们的提议,之后我也在暗中调查,渐渐查到一些他们的身份以及破坏龙脉这件事,但他们究竟是如何修复龙脉的,我却是不知了。”

“那你是怎么想到要找我们帮忙的,我们好像没有做任何值得你信任的事。”叶修拿出烟杆,问过众人后,自己点燃抽了起来。

城主没多做犹豫,从袖中拿出几封信函递给叶修:“这是我安插的探子最近回报给我的情况,他们这几年一直在谋划一件事,虽然查不到具体细节,但若让他们成功,江陵恐怕有大难。”

叶修接过,互相传阅着看了一遍,三人的神色都凝重起来。

“你这算是病急乱投医了?”叶修算是理解了城主的行为。

“哎……”城主叹了口气,向众人作了个揖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郑重,“希望各位仙长能救救江陵!”

 

 

送走了城主,周泽楷抬手布了个隔音结界。

“没那么简单。”周泽楷突然开口道。

“嗯……确实。”叶修思索着什么,“这城主果然只了解到了表面。”

“普通的盗墓贼怎么可能驱动魔物,而且就他们那点道行?给魔物塞牙缝呢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其他人不好说,不过那个青羊子,你有没有察觉出什么?”叶修看向黄少天。

黄少天想了想,不确定道:“我承认那人确实有两把刷子,不过那点修为,要招出那么多魔物怕还是不行吧?”

“谁问你这个了。”叶修道,“那么多魔物是一介凡人能招出来的?”

闻言,黄少天也反应过来了:“你是说那人是妖魔?!不对啊,我们同他近距离接触过,有谁发现他身上有魔气或是妖气了吗?没有吧?反正我是一点没感觉到,按理说他在我们面前动过修为,不应该会一点察觉不到啊?魔气妖气还能藏的?”

“扶……小周,你觉得呢?”面对黄少天这一大堆问题,叶修没有回答,而是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周泽楷。

周泽楷一愣,似是没想到叶修会问他意见,不过还是认真思索了片刻,回道:“若是妖,用帝女翡翠可完美隐藏妖气,不过修为这点就……”

“那如果是魔呢?”叶修问。

“魔……”周泽楷陷入了沉思。

“原来妖气也能藏啊……”黄少天似乎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,但看叶修和周泽楷的态度,也知道这并不是胡言乱语。

“不过能完美隐藏魔气应该不存在吧。”黄少天想了想道,“毕竟魔气那么特殊,想隐藏也难吧,我们也算近距离接触过,不可能一点也察觉不到吧,而且那点道行,作为魔是不是太低了?”

“低?”周泽楷似乎想到了什么,叶修连忙让黄少天闭嘴,示意周泽楷把想到的说出来。

“听闻有些魔族,可以将自己伪装成人类,不过修为会大打折扣。”周泽楷迟疑道。

“什么?!还能这样?真的假的?我怎么从未听闻。”黄少天表示怀疑。

“所以说让你多读点书。”叶修伸手敲了下黄少天的头,“至少二十年前大战的历史还是要了解下的吧。”

“这个当然学过,但谁记得那么清楚……啊。”黄少天怏怏道,话一出口,想到记得清楚的人不正在此处吗,连忙闭了嘴,也不去看叶修揶揄的神色,到一边给自己倒了杯茶,示意叶修继续。

“不过小周说的也不算准确,要完美隐藏魔气,将自己伪装成人类,据我所知,只有魔君和其座下的一个护法能做到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魔君不是应该跟叶林将军同归于尽了吗,虽说是利用了轮回井,也有转世的可能,但仙盟查了那么多年都没查到蛛丝马迹,总不至于在这碰上吧……”黄少天显得有些紧张。

叶修见状,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:“没事,不可能是他。”

“那是谁?”黄少天问。

“炽青。”叶修解释道,“他原本是个得道的仙人,后来堕入了魔道,虽然这种事也不算少见,但他却是唯一一个和魔君一样,能将自己的魔气全数隐藏,作为魔族的间谍,让仙盟这边吃了不小的亏啊。”

“好像是听过这么回事。”黄少天恍然大悟,“不过这家伙最后不是应该被灭了吗?”

“本来应该是这样……”叶修最后深吸了一口烟,面上难得露出了些担忧。

“怎么了?”周泽楷问。

叶修摇了摇头,道:“如果真是他的话……只希望别让张佳乐碰上。”

“张前辈应该能够应付吧?”黄少天道,“虽然他因为过去大战修为大损,至今都未恢复,但对付那种角色我觉得应该问题不大。”

“不是这个问题……”叶修叹了口气,目光掠过窗外突闪的电光,投入乌云渐散的夜空,突然,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猛地将烟杆收起,对二人道,“随我去青羊观。”

 

 

江陵城郊的地道内,一行人停在一面石壁前。

“奇怪?怎么没路了?”林燮上前摸了摸石壁,坚硬的触感令他知道这并不属于障眼法之类。

“你确定是这条?”张佳乐问他。

“这地道是我们林家世代负责维护的,我不可能记错。”林燮肯定道。

这时,一直在石壁一角探查的苏沐橙好像发现了什么,招呼众人过去看,三人围过去,就见苏沐橙指着一处痕迹,对他们解释道:“这有施放过几次土咒的痕迹。”

林燮对这些不太懂,不过看张佳乐和乔一帆顺着苏沐橙指的痕迹看过去之后,都露出赞同的表情,稍稍松了口气。

“看吧,我没记错,这是被人为堵上的。”林燮道。

“那要用炸药炸开吗?”乔一帆向张佳乐征询意见。

张佳乐摇了摇头:“这种地道里,炸药的威力很可能导致整个山洞垮塌,倒时候可能把我们都埋了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乔一帆问。

张佳乐似乎早有主意,对着苏沐橙问道:“苏……公子,你会水系仙术吗?”

“入门级的冰咒。”苏沐橙回道。

“一帆呢?”张佳乐问乔一帆。

“修炼过一段时间,学到雨恨云愁了。”乔一帆回道,雨恨云愁,是比冰咒高两个等级的水系仙术,威力比冰咒强了不是一星半点。

“那还不错。”张佳乐笑了笑,又对乔一帆道,“一会儿我用三昧真火先烧灼这块石壁,之后你接雨恨云愁。”

“是!”乔一帆认真地应了一声。

张佳乐让众人退后了些,抬手便是一道三昧真火,待火焰渐熄,乔一帆恰到好处地上了一个雨恨云愁,一火一冰的刺激下,石壁发出了脆弱的咔咔声,张佳乐示意众人警戒,他抽出鞭子,狠狠冲石壁一击,原本坚硬的石壁应声碎裂。

土石碎裂的烟尘中,一抹寒光悄然袭向众人……

 

叶修等人通过传送阵来到青羊观附近,他们本想直接传送进去,但传送阵另一端却无法感应,很可能是被结界之类隔绝了,他们只好传送到附近。

三人躲躲藏藏靠近过去,蹿上一间较高民房的屋顶,向青羊观窥探。

今夜的青羊观,不似前日那般灯火通明,大门紧闭,只在门口和过道点亮了几盏灯笼,令这偌大的道观不显得太过冷清,但不知是不是错觉,这些灯光微弱异常,似是要被周围的黑暗吞噬一般。

“感觉不太对啊。”黄少天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。

“有魔气。”周泽楷道。

“我当然发现有魔气了。”黄少天不满道。

“还有幻术结界。”叶修补充道。

“我也发现了……”黄少天有些无语,见叶修又要张口,他抢先道,“还有各种禁制对吧,反正要想暗中潜进去不被发现怕是不太可能。”

“哦,我是想说那边好像有人也想进去。”叶修伸手指了指一旁隐蔽在一条小巷中,同他们一般,正在向青羊观窥探的人。

三人隐了气息,悄悄靠近过去,发现这人似乎很有经验,顺着青羊观附近的小巷七拐八拐,最后停在一个死胡同内,一看起来很是破旧的石像前,不知他做了什么,石像突然向一边移开,下面显示出一条通道,待那人走入通道后,石像轰地一声便又合上了。

三人急忙靠近过去,这似乎是一个女人的石像,因为风化的关系,面容早已看不清楚,只能勉强辨认出其身着战甲,手持一柄战矛,看起来甚是威风凛凛,但似是因为久未维护,上面长了些青苔杂草。

“这石像是什么?女将军吗?此地出过比较厉害的女将军?”黄少天问。

叶修摇了摇头,反问了一句:“还记得之前在酒楼看到的那出戏吗?”

“哦,你说将军还有痴情未婚妻的故事?”黄少天道。

“嗯。”叶修点了点头,道,“这可能就是那未婚妻的石像。”

“所以那未婚妻还是位将军?”黄少天诧异道。

“可能吧。”叶修道,“毕竟江陵出身的女将军,就我所知,只有一位,不过是本朝的了,而看这石像年代久远,怎么也不会是她……”

“而江陵这边出名的女性,就只有那个未婚妻了,所以这个石像是那个未婚妻的概率很大对吧?”黄少天接道。

叶修眉梢微挑:“你居然也能跟上我的思路了啊?”

“你滚!”黄少天大怒,“你当我是傻子吗?”

这时,一直探查着石像的周泽楷终于发现了什么,招呼二人过去看。

那是底座上的一个圆形浮雕,乍看和周围的圆形浮雕无异,但伸手触碰上却能发现这其实是可以转动的机关,不过似乎需要特殊方法才能转动,几人试了试,没有办法,只得决定等刚才进去的人出来再说。

他们没等多久,就聊了几句天的功夫,石像突然又发出转动的轰隆声,几人连忙躲到一边,就见先前那人从通道内出来,正拿着什么东西要靠近石像时,叶修率先冲出,将那人手里的东西夺下,那人一惊,回身便要逃跑,却发现自己能跑了两个方向已被堵住,看到二人手中的剑,那人瞬间放弃了挣扎,颓败在地。

“你们要杀便杀吧。”那人道,月光正好从云后出来,映照在那人灰白的脸上,黄少天突然发现,这人他认识!

“你不是酒楼那个小二吗?”他道。

那人闻言,看了看将他围住的三人,也反应过来:“是你们?”

紧接着,他又注意到黄少天和叶修不同于之前的扮相,面上带了些迟疑:“你们……跟青羊子他们不是一伙的吧?”

“肯定的。”叶修道,“我们正准备找他们麻烦呢。”

那人想到了什么,迟疑道:“你们就是城主请来的帮手?”

“是啊。”叶修说着,将城主给的几封信函拿出给那人看,那人看了信函,态度终于恭敬起来。

“各位大侠,我叫林夜,一直负责帮城主向各个线人接头传递消息。”林夜道。

“所以你刚才就是去的青羊观?”黄少天问,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黄少天又问,“可否带我们进去?我们有些事要处理。”

林夜也没多做犹豫,提步便道:“各位请跟我来。”

 

张佳乐挥鞭挡下偷袭而来的一剑,旋即鞭子一缠,想要缠住偷袭之人,那人却身形极为灵活,几个翻转便避开了张佳乐的鞭子,张佳乐翻手一枚炸弹扔出,炸弹却在刚飞出不久被一剑切开。

张佳乐等的就是这个,被切开的炸弹没有爆炸,而是爆发出一股强烈的气流,气流吹散了周围的烟尘,张佳乐终于看清了袭击他的人。

“青羊子道长?你不在青羊观待着,跑这人迹罕至的地道里做什么?”张佳乐冷笑道。

“这话不该我问各位吗?”青羊子眼神冷冷地扫过众人,语气带了些戏谑,“所谓的富家公子,为何大半夜不在城主的客房里睡觉,跑这来找死?”

他说话的同时,身后那较为宽敞的石室内,强烈的魔气正在向外涌出,张佳乐神色一凛,握紧了手中的鞭子。

“能驱动魔物?你这修的道可真够特别的。”张佳乐讽刺道,面上却带了些隐忍,离他最近的乔一帆注意到,他说这话的时候,看似平静,握着鞭子的手却在微微颤抖,似是愤怒到了极致,乔一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只是下意识地提高了警惕。

青羊子闻言,似乎想起了什么,突然大笑了起来:“我道这话为何如此熟悉,原来如此!哈哈哈哈哈!!原来如此!!!哈哈哈!!我竟是忘了!!”

“你……”苏沐橙有些担心地看着张佳乐,她能感受到,张佳乐在青羊子笑起来的那一刻,身上散发出的气势越来越危险,不过还没待她说点什么,张佳乐似乎已经忍耐到了极限,挥鞭而上。

这一次,他的攻势不同以往,招招往要害处攻去,明显要置青羊子于死地,招式狠厉,甚至有些不顾一切,苏沐橙见状,赶忙把乔一帆和林燮聚到身边,布了个防御结界,才避免了他们受到波及。

青羊子显然抵挡不住这种攻势下的张佳乐,很快便支撑不住,被一鞭抽到石壁上,身体几乎嵌进石壁内,可见这力道之大。

张佳乐却在此时收了攻势,冷冷地看着他:“我给你时间。”

青羊子缓缓将自己从石壁中抽出,他擦掉嘴角溢出的血,看着张佳乐的眼神全是轻蔑:“多年未见,张真人还是同以前那般天真。”

“你还是同以前那般恶心。”张佳乐咬紧了牙,抑制不住的杀气散发出来。

青羊子却像得到了极大的愉悦,再次大笑起来,与此同时,他的身体发生了变化,头发上的黑色迅速退去,只剩一头银白,五官变得锋利起来,裸露出来的皮肤上,一些火焰般的魔纹显现其上,之前丝毫察觉不到的强大魔气从那具身体内爆发出来,这青羊子,显然是一个修为不低的魔族!

苏沐橙等人大惊,这等魔力的魔族,他们可从未见过,正想向张佳乐询问一二,就听张佳乐沉声道:“既然上次没杀死,那我就再杀你一次吧,炽青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说一下,不出意外,这应该是今年最后一次更新,因为临近年底三次元事情太多,实在静不下心来写文,每天都处在一种特别烦躁的状态,而且存稿基本上没了,就决定先停更两月,看情况再复更,抱歉啊ORZ

评论(1)
热度(17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