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24(仙剑paro)

第二十四章

“穿白衣?为何?”女鬼不解。

“不觉得白衣更有仙气吗?”叶修道。

女鬼想象了一下,感觉叶修说得很有道理,又听叶修道:“说来,以前听过一个故事,红衣少女带着一位少年在湖边夜宿,突遇妖袭,千钧一发之际,一白衣剑仙赶至,解决了他们的危机,也为少年少女开启了一段仙缘呢,今日之景是不是很相似?”

“是有点。”女鬼点头,又道,“不过你可不是少年吧。”

“也差不了多少嘛。”叶修淡淡道。

这时,墨衣少年御剑落于二人身前,指尖聚起一道灵光,冲叶修一送,灵光环绕叶修周身,叶修明显感觉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几乎全被治愈了。

“小周的治疗术越来越精湛了。”叶修夸道。

墨衣青年略有些腼腆地笑了笑:“有练过。”

女鬼看二人的互动,突然反应过来:“你们一起的?”

“不是。”二人同时回道。

“那……”

“算是巧遇吧。”叶修给她解释,“这是轮回仙门的首席周泽楷,实力挺不错的。”

“哦。”女鬼淡淡应了一声,神情里带着些微敌意。

“放心。”叶修道,“他跟青羊观那些绝对不是一路的。”

“姑且信你。”女鬼道。

这时,山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,似是巨石落地,三人同时向那个方向看去。

“那边是……”女鬼看着那个方向,突然想到了什么,神色大变,身形一闪,向着那个方向飘去,几个闪身便消失在林间。

“这么快就恢复了?”叶修略有些诧异,不过看着那个方向,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“急性子啊……”他摇了摇头,感叹了一句。

一旁的周泽楷见状,御剑而起,冲叶修伸出手:“前辈,上来。”

二人向着那个方向御剑疾行,很快便到了目的地,只见一堆石块碎落在地,四周倒了一圈树木,树上地上有很多焦痕,分不清是雷电还是炸弹造成的。

这里应该就是先前巨响发出的地方,然而四周却不见任何身影,周泽楷果断御剑升高了一段距离,二人向各个方向观察着。

突然,叶修瞥见一抹寒光!

“那边!”叶修指了个方向,周泽楷会意,剑尖一转,向那个方向飞去……

两人靠近的时候,首先感觉到的是一阵寒气,同时,倾盆的大雨终于出现了颓势,树林深处,层叠的冰块像一朵巨大的冰花绽放其中,周泽楷没有选择从正上方降落,他潋了气息,带着叶修在冰花不远处的林间悄然落地。

靠近过去,两人才发现这冰层异常的薄,每层大概只比树叶厚一些,也就层数比较多,不待他们有所动作,无数裂纹突然出现在冰层上,裂纹越来越大,随着一阵微风拂过,冰层碎裂开来,漫天冰屑纷飞,瞬间迷了二人的眼。

周泽楷张开气盾护住他和叶修,待冰屑散了些,二人在冰层的中心,看到了一个人影,那人背对着他们,持剑而立,脚边躺着一支断裂的骨笛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。

“少天?”叶修喊了一声。

那人转过身来,眼里似有寒霜,令叶修一时都有些不敢认,好在看清叶修的一瞬间,黄少天眼里的寒霜渐退。

“你没事吗?”他问,同时注意到叶修身旁的周泽楷,脸色又变得有些不太好。

“周泽楷?这地方不属你们轮回管辖吧?你跑这来干嘛?”黄少天语带不善。

周泽楷没有理会他若有若无的敌意,淡淡道:“任务。”

“你们轮回有什么任务需要到江陵来?还是说需要奇珍?不过你们昆仑山资源够丰富了,哪需要到江陵来找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侠义榜。”周泽楷解释道。

听着他平静无波的语气,黄少天感觉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,颇感没劲,见黄少天这态度,叶修估摸着二人恐怕是有何过节,也就没再让黄少天开口,抢在黄少天前面说道:“想不到小周也刷侠义榜啊,来江陵的任务,莫不是城主发的那个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了点头。

黄少天闻言,也反应了过来:“你是侠义榜第三的那个叫什么云的?”

“穿云。”周泽楷道。

黄少天闻言,看周泽楷的目光有些微妙:“你们轮回那么闲的?刷侠义榜都刷到第三位了。”

“下山历练。”周泽楷解释道。

黄少天明白了,每个门派都会在一定的时间让弟子下山历练,下山时间和历练时间看各门派的规定,像他们蓝溪阁定的是入门五年下山历练一年,微草好像要七年还是八年下山历练两年,可以说在这点上,很多门派都不一样。

“怎么想的刷侠义榜?”叶修问。

“前辈在刷。”周泽楷看着叶修道。

叶修想起以前跟他提过几次自己在刷侠义榜的事,笑了笑问:“感觉如何?”

“还不错。”周泽楷笑道。

黄少天见二人的互动,他看着叶修,面上有些纠结:“你俩认识?周泽楷叫你前辈,还跟着你刷侠义榜?你不会也是轮回的吧?话说你侠义榜上叫什么啊?应该排名不低吧?”

面对这一大堆问题,叶修颇感头疼,不过看黄少天那不准备罢休的模样,还是好心回答了他:“我俩认识挺早的,不过我不是轮回的,虽然经常刷侠义榜,不过在侠义榜上也只是个无名小辈。”

“无名小辈?”黄少天听叶修这回答,就知道是在敷衍他,不过叶修不准备回答,他也懒得深究,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。

“说来,你们刚刚看到张前辈他们吗?应该离这不远。”黄少天问。

“西南方向离这不远倒是有不少战斗的痕迹,不过附近没看到人,我们刚从那边过来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捡起脚边断成两半的骨笛,拿给二人看:“之前那边有几只天翅蚌魔,还有个能吹笛唤雨的妖人,张前辈和苏妹子去对付蚌魔了,让我来追杀这个吹笛的妖人,那妖人跑得倒快,追到这才让我逮到。”

“那你解决了吗?那个妖人。”叶修问。

黄少天神色微黯,道:“没有,我砍断这支唤雨的骨笛,他就消失了,不过应该不是这骨笛成的精,我感觉得出,他的本体不在这。”

“这就麻烦了……”叶修看着这支骨笛,思忖片刻,道,“好好给我说一下之前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

‘轰隆隆——’随着一阵土石落地声,最后一只天翅蚌魔也终于被消灭,张佳乐和苏沐橙同时松了口气。

他们现在处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洞窟内,洞窟四壁甚是干燥,给他们对付天翅蚌魔提供了较好的外部条件,不过现在他们又面临另外一个问题——进来的入口被土石封住了。

“还有其他出口吗?”张佳乐问林燮。

“有的。”林燮说着,走向一边的石壁,摸索片刻,不知做了什么,石壁中央一块石壁突然陷下,露出后面的一条甬道。

几人走进甬道中,发现这条甬道的制式材质,跟先前他们从井口进入的那条很像。

“这座山下面有很多地下通道,据说是以前打战的时候修的,虽然很多都年久失修废弃了,不过大多还是能相通的,熟悉的话,通过这些地道能去往这座山的任何地方。”林燮给他们解释道。

“地下通道?”张佳乐闻言神色一凝,像是想到了什么,追问了一句,“这座山下全是这些地下通道吗?”

“差不多吧,不能说全都有,至少东南西北都走得通。”林燮回道。

张佳乐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他拿出一张地图,正是叶修先前给他的那张,他指着图上标记过的几个地点,问:“这些地点,能到吗?”

林燮拿过地图,仔细地辨认着,良久,才有些不确定道:“好像……是能到的。”

一直在关注这边的苏沐橙注意到,张佳乐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垂在身侧的手忍不住捏成了拳,她很快意识到,这件事或许比她想象的要严重。

“怎么了?”她低声问。

张佳乐摇了摇头,缓缓道:“这座山上布了个不太妙的阵,叶修点给我的地方是这阵关键的节点,我先前跟一帆一起过去破坏了,不过太顺利了,让我一直不敢掉以轻心,现在看来,这阵恐怕是布在地下……”

众人闻言,都变了脸色。

“那怎么办?!”林燮明显慌张起来了。

张佳乐拍了拍他的肩,示意他稍安勿躁,他指着地图,问:“你能辨认出我们现在所在何处吗?离这最近的节点在哪?别着急,还有时间。”

林燮闻言,深吸了一口气,令自己冷静下来,接着打开地图开始辨认,很快,他似乎有了思绪,对众人道了声‘跟我来’,便带头向一处岔道走去……

 

 

江陵上空,一道闪电划过,电光遮掩住了城主府一间客房内亮起的传送阵的光芒。

叶修等人从传送阵中走出,黄少天意识到这是叶修住了客房,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怎么是传到这?来城主府干嘛?你说要确认个事,到这能确认什么事?”

叶修解释道:“山谷中的村民小周能救助的都已经救助了,剩下的沐橙和张佳乐应该能解决,所以我们不就应该来城中找罪魁祸首了吗?”

“那也该去青羊观啊。”黄少天道,“怎么看罪魁祸首就是他们没跑了。”

“不急。”叶修道,“我们先弄清楚前因后果再做定夺。”他说着,示意黄少天注意屋外候着一人。

黄少天马上过去拉开门,发现门口候着的竟是城主。

 “城主大人好。”叶修淡定地对城主打了个招呼,将他让进屋内。

城主回了一礼,进了屋来,他一眼就注意到一直安静立在一旁的周泽楷:“这位是?”

叶修示意周泽楷将代表着身份的玉牌拿出,侠义榜登记注册时,都会向每人发放一块代表身份的牌子,用于接发任务,上面刻着登记好的名字,可以是真名,可以是假名,一开始连字数都没有限制,于是之前甚至有人取了三千字的名字,由于牌子大小有限,制作难度太大,接发任务登记起来也不方便,最后侠义榜无奈出台新规,限定字数五字以内。

身份牌一开始是木制的,随着排行的提高,可更换材质更好做工更精致的牌子,像排行前十的,都是由上好的玉石制成。

叶修的意思是让周泽楷与城主对接一下任务,周泽楷却摇了摇头,对城主道:“我是来帮忙的。”

叶修明白他是打算把这个任务让出,侠义榜虽无明文规定,不过一般若是有人先做了任务,后来的也会自动让出,只是这次可是指名任务。

叶修又看了看周泽楷,见周泽楷心意已决的样子,也就没再多说什么。

“城主大人有事不妨直说,您大半夜来我们屋外候着,恐怕是有事所托吧。”叶修找了把椅子坐下。

 “不错。”城主叹了口气,整了整衣袖,突然冲三人跪拜下来。

“城主大人,你这是做什么,这可受不起啊!”黄少天一惊,慌忙去扶。

城主却摆了摆手,示意众人不要动,他冲叶修和黄少天各叩了个响头,歉疚道:“对不住二位,之前因为对你们有所怀疑,所以一直未敢坦露实情,还望各位海涵。”

“这没什么。”叶修道,“没人会随意信任身份不明的人。”

“就是啊,我们突然过来,说要帮忙谁也不会信吧。”黄少天附和着,再次伸手去扶城主,这次城主也没再拒绝。

“多谢二位体谅。”城主对二人抱拳一礼。

众人各找了座位坐下,城主才又开口:“诸位想必对江陵的现状也有些了解了吧。”

“对,你们这里不简单啊。”黄少天道,“山上有个将军冢,你们还不断把少男少女投入其中,是在做什么邪法吗?”

城主闻言,重重叹了口气道:“哎……是我愚钝,误信了歹人啊……”他语气中满是愤恨和悔意,说这话的时候,仿佛又苍老了许多。

“是青羊观的那些人吧。”叶修道,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看起来不像正经的修道中人,是修邪法的妖道?”

“说是妖道还算抬举他们了。”城主冷哼出声,“不过是些盗墓贼。”

“果然……”叶修毫不意外,似乎早有所料,倒是黄少天和周泽楷闻言都显露出些许吃惊的神色。

“他们之前在探讨古墓,还将其称作大斗,这可是只有盗墓贼才用的说法啊。”叶修给二人解释。

周泽楷点了点头,表示明白,黄少天却是疑问重重:“不是……这怎么跟盗墓扯上关系了?盗墓的不是发死人财吗?把将军冢洗劫一空不就够了?把少年少女投入其中又是做什么?里面虽然确实有厉鬼,但就一只,镇压厉鬼也不用这么多人吧,而且……呜呜呜……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你听城主把话说完吧。”叶修随手拿了个果子,塞住他那张喋喋不休的嘴,示意城主继续。

“事情得从八年前说起。”城主说完,停顿了一下,见黄少天呛咳的差不多,才又继续道,“八年前江陵来了一伙盗墓贼,他们找到了山上的将军冢,进去后,不知做了什么,破坏了龙脉,导致江陵这一带水源枯竭民不聊生,我开始向四方仙门求助,但你们也知道,江陵这里临近妖市的关系,几乎没有仙门的人愿意过来,最后被这几个盗墓贼钻了空子,在我重金求助下,他们扮作仙门中人来与我交涉,说是山上的邪灵作祟,江陵城郊自古就是战场,后山便是乱葬岗,他们想出冥婚的方式来安抚山上的邪灵,山上的邪灵有男有女,因此少年少女就都需要,说是每月初一十五各举办一次,便可镇压,我也是急昏了头,所以……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你就将自己的女儿第一个送了上去。”叶修替他补完了没说出的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放弃改文后,效率果然高了~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