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23(仙剑paro)

第二十三章

叶修接过战矛,感受到其内蕴含着强大的火灵之力,他手指轻抚过矛身,眼中不易察觉地流露出一丝怀念之色,战矛似有所感,矛身上隐隐开始有火光流转。

“这是?”女鬼满眼惊异,“它在我手中从未这样……”

“你不是它真正的主人吧。”叶修道。

女鬼点了点头:“这是我奶奶给我的,但她拿在手里,也不会像你这样……”

“那当然。”叶修笑了笑,“特别厉害的兵器,往往都是认主的,你奶奶应该也不是它的主人。”

“那意思是你是它的主人?!”女鬼大惊。

却见叶修摇了摇头:“不,我只是与它主人认识,它很有灵性,知道我可能会带它回到主人身边,所以那些火光,算是对我示好吧。”

“这……”女鬼神色复杂地看着这柄战矛。

叶修见状,忙道:“放心,我不会强抢的,你若是不舍,就留着它吧,就当我没说过这些。”

女鬼闻言,却摇了摇头:“认主的兵器和它的主人,就像亲人一般吧,它肯定很想回它主人身边,它与我相伴多年,我隐约能察觉到它的情绪,我能感觉它现在很开心,我又怎能阻碍它,你将它带回主人身边吧。”

“你不怕我自己私吞了?”叶修忍不住问了一句,这女鬼未免太容易轻信他人了。

女鬼似乎刚想到这个问题,她纠结片刻,目光从那柄战矛上移开,没作回答,只是问他:“这兵器如何?可以对付那些魔物吗?”

叶修挽了个枪花,道:“足够了。”说罢,他一跃跃到湖面上,足尖轻点,飞快地从湖面掠过,很快便接近了蚌魔。

蚌魔似乎感受到了危险,开始微微颤抖起来,却仍是没有将壳打开,叶修落到其中一个蚌壳上,蹲下身拍了拍,道:“商量个事呗,你把壳开开,这样我们都省事不是?”

蚌壳晃了晃,似乎是在拒绝。

“真可惜。”叶修将矛尖抵在蚌壳上随意划动着,矛尖划过之处,隐隐有火花闪动,叶修注视着这些细小的火花,语带遗憾,“我本想着你们谁先站出来受死的话,我还可以放过另一个。”

两只蚌魔闻言,突然停止了颤抖,叶修静静等待着,没多久,他感受到脚下的蚌壳动了动,似乎正在打开,他笑笑,提步跳往另一个蚌壳,谁知刚跳到半空,另一个蚌壳也打开了,蚌壳打开的一瞬间,一只骨刺疾刺而来,与此同时,脚下这只蚌壳中伸出数只触手,死死缠住了叶修拿战矛的手。

骨刺蚌魔的骨刺,射出的数量越多,速度越慢,反之则越快,将力量集中在一根骨刺上,又是在极近的距离下,根本避无可避,而另一只蚌魔却还担心叶修能避过似的,故意这样一缠……

一切就发生在转瞬之间,女鬼站在岸边,只看到那根骨刺直直刺向叶修心脏,她还来不及惊叫,就听一声惨叫,射出骨刺的那只蚌魔似是受到重击,整个往后滑出一截,而叶修竟是毫发无损,那根射出的骨刺也不见了踪影。

女鬼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就见叶修手中战矛突然火光流动,触手被火焰灼伤,猛地松了力劲,叶修乘机挣脱,矛尖一转,便将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触手挑断,并顺势将矛尖插入正要闭合的蚌壳缝隙,双方僵持了一阵,蚌魔似乎自知讨不了好,稍稍松开了壳,叶修趁机便将战矛往里捅去。

‘叮——’

战矛与硬物相撞,发出一声脆响。

叶修心知是刺到了骨刺,却仍未将战矛拔出,身形一荡,荡到矛柄上,蚌壳受了力,略有松动,叶修见状,便又是一跳,重重地落到柄尖。

蚌壳终于张开了,叶修一个翻转,取回战矛,落于水面,借着后退的力道,几下轻点,跃到之前莫名被击飞的蚌魔壳上。

靠近后,可以清楚的看到这只蚌魔的背上,一根骨刺以一个怪异的角度插在它背上,从其下不断流出的血水可以看出,这并不是正常长在它后背上的骨刺,而也是因为这根骨刺的关系,蚌魔完全没法将壳闭上。

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。”叶修感叹着,手上动作却没停,矛尖从蚌壳根部一划,伴随着蚌魔刺耳的叫声,顶部的蚌壳被卸了下来,同时,大量毒雾从蚌壳根部冒出,蚌魔似是彻底被激怒了,身上的骨刺全都对准了叶修,毫无保留地疾射而出,叶修却是提前预料到了,战矛一挑,将被他卸下的蚌壳挡到身前。

大量骨刺撞击到蚌壳上,虽无法刺破蚌壳,但撞击的力道,却凌空推着叶修不住往后飞去,而就在这时,身后的蚌魔察觉到这个机会,数十只骨刺直冲背对着它的叶修而去……

 

 

‘轰——’

一阵雷光过后,周围一圈魔物皆化作黑烟消散开来,张佳乐却丝毫不敢放松,他握紧鞭子,冷冷注视着坐卧在不远处树上正在喝着什么的一个身影。

“恩?这就结束了?”那人扔了手中的罐子,擦了擦嘴角,语气略带可惜,那人一直隐藏在黑暗中,看不清身形面貌,只能通过声音猜测大概是一名女子。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为什么能召唤出这么多魔物?!”张佳乐冷声质问道。

那人却不答,从袖中掏出一把细长的骨笛,伴随着清扬的笛声而来的,却是愈加骤密地雨势,仿佛正上方的天被开了一道口子,雨点如瀑泻一般砸落下来,张佳乐抬手在周身施加了个气盾,虽令自身躲过了雨点的攻击,雨点在四周砸起的水雾,却令四周的景象都变得模糊起来,雨滴砸落的声响越来越大,渐渐将笛声也完全掩盖……

张佳乐猜不透这人吹笛唤雨到底是何目的,但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丝毫不敢放松,握紧长鞭小心警惕着四周。

突然,他听到一阵似是树木倒塌的声音,从斜上方传来,张佳乐心下一沉,抬头看去,果然见几个人形魔物飞于空中,背后当做翅膀的一对蚌壳,令张佳乐立时认出了魔物的身份。

蚌魔中的最高等——天翅蚌魔,也是最难对付的蚌魔,心智在高阶魔物里算是比较高的,甚至接近魔族,是蚌魔里唯一能离开水面,到空中作战的,对水的操控能力极强,只要有足够多的水,战斗力不容小觑。

张佳乐在天翅蚌魔出现的一瞬间就意识到那人吹笛唤雨的目的了,不过蚌魔这种东西,不到打开应该都不知道种类,那人唤雨,恐怕也是防止出现其他不能离水的蚌魔,只是没想到……

张佳乐看着空中飞着的四只天翅蚌魔,默默在心底叹了口气,‘还真像自己会遇到的情况……’

郁闷归郁闷,战斗还是要继续的,反正……自己对付这东西还是挺有经验的。

随着一阵寒气,地面上的水开始凝结成冰,冰霜以极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向张佳乐蔓延过来,与此同时,下落的雨滴也变成坚硬的冰针,噼里啪啦地冲击着张佳乐的气盾。

张佳乐心知跟蚌魔一类绝对不能打持久战,毕竟对方魔力及其充足,心下稍作盘算,张佳乐压低身形,猎寻挥出,长鞭带着雷电之力绕周身地面擦过,所过之处,冰霜皆化作齑粉,张佳乐动作不停,连续向空中扔出几物。

蚌魔见到有东西袭向自己,纷纷指挥冰针攻击,冰针撞于其上,却丝毫不见效用,甚至连势头都未阻一二,蚌魔想再做攻击,却听张佳乐轻弹响指。

‘轰——’的一声,飞到空中的几物猛烈地爆炸开来,爆炸产生的气浪,将所有冰针炸得粉碎,张佳乐攻势不停,抬手又是几个炸弹扔出。

蚌魔吃了一次亏哪肯吃第二次,四周雨滴聚集到一块凝结成冰柱,直直撞向炸弹。

恰在此时,天空突然雷声大作,数道闪电破开云层带着强大的灵力直劈而下,正好将四只蚌魔劈个正着,同时张佳乐猎寻挥出,击碎冰柱的同时又是一个炸弹补上,爆炸的气浪将先前那几个炸弹送至蚌魔面前。

天翅蚌魔虽然仙术抗性极高,但雷动九天毕竟是高阶仙术,张佳乐修炼的等级也很高,蚌魔正面吃下这一击,身体都暂时被麻痹,张佳乐这时送来的炸弹,蚌魔根本避无可避,爆炸的火光立时将蚌魔吞没,张佳乐却仍是不停,他很清楚,这种蚌魔远不是这点伤害就能击败的,炸弹一颗接一颗的送上,爆炸的火光撕裂了夜的黑暗,令这一片天空亮如白昼……

黄少天等人赶到的时候,正是爆炸激烈之时。

“我去!这什么鬼?眼睛都要闪瞎了!”黄少天忍不住抬手挡了挡眼睛。

苏沐橙张开个结界,护住身后几人,感叹道:“这百花式打法果然炫丽。”

“这是……不需要我们了吧?”乔一帆向二人询问。

“这可不一定。”苏沐橙却道,“毕竟……”

像是印证她说的话,火光渐灭后,空中却还存留着三个身影,除了一个看起来重伤濒危,另外两个似乎并未受到太多伤害。

“这是……”乔一帆看着这一幕,突然想起关于这位前辈的一个传言。

“百花式打法,虽然足够炫丽,但是……命中极差……”苏沐橙补完了之前未说完的话。这些蚌魔,明显在麻痹解除后,进行了躲避,而之前爆炸的火光太盛,张佳乐其实也看不清这些蚌魔的身形位置,命中自然不高。

张佳乐也注意到几人到来,视线投向苏沐橙时,突然眼睛一亮,冲她喊道:“苏姑娘,土系仙术!”

这天翅蚌魔是水属性,土系仙术正好克制它。

苏沐橙也不含糊,抬手先是一道飞岩术,限制住蚌魔的活动范围后,开始蓄积灵力,轻念咒决,准备放一个泰山压顶,蚌魔明显感觉到了危险,伴随着一阵笛声,之前被打断的雨又开始急泻而下,蚌魔身上淋了雨,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恢复着,几人只来得及张开气盾防住雨势,不待更多动作,三只蚌魔便已恢复如初。

“啧……所以说难对付啊。”张佳乐感慨着。

黄少天环视四周,见除了魔物,没有其他人了,便问:“山谷里情况如何?这里你有办法吗?不行我们先去山谷救援?”

“山谷没问题。”张佳乐回道,“一帆带着那批人刚走,就正好来了一个靠谱的后辈,我引开所有魔物后,能救的应该都救了。”

“后辈?这种地方哪来的后辈?”黄少天表示怀疑。

张佳乐没多说什么,只道:“一会儿可能会过来,你应该也认识。”

“我也认识?是什么很出名的人吗?你们百花谷的?反正不至于是微草的吧?”黄少天猜测着两人都认识的人。

却听张佳乐道:“听见刚才那笛声没有?你去对付吹笛那人。”

“好的,你们也要小心啊!”黄少天很清楚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应了一声,凭着记忆往先前笛声传来的方向奔去。

蚌魔注意到黄少天的行动,冰霜从四面八方向他袭去,黄少天却丝毫不惧,冰雨一挥,斩出一条通道,黄少天踩着冰雨斩出的通道前行,冰霜不知何故,在靠近通道的一瞬间便纷纷退去,黄少天脚步不停,前方还未斩开的冰霜,却像接收到什么指令似的,纷纷让开一条通道,令黄少天得以毫无阻碍地前行……

“苏姑娘,速战速决!”张佳乐见黄少天跑远,冲苏沐橙喊了一声,同时,三颗炸弹出手,分别扔向三只天翅蚌魔。

蚌魔们刚吃过亏,早已有了防备,炸弹在离蚌魔一尺远的地方纷纷停住,一层冰霜瞬间将其包裹,张佳乐试着催动炸弹,炸弹却在张佳乐的灵力催动下碎裂开来,晶莹的冰屑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,看不见一丝火星,俨然在那一瞬间就被彻底冻住,失去了爆炸的全部威力。

不过张佳乐也没想着能成功,在被他炸弹吸引走注意力的时候,空中的雨忽然停了,一块巨石在空中成型,挡住了下落的雨滴,同时,随着苏沐橙的控制,重重向三只蚌魔砸去……

‘轰——’的一声,巨石落地,将四周树木全数砸倒,张佳乐等人在巨石落地前及时退到安全区域,未受波及,但被压倒的树木却大大阻碍了视线。

“还不能放松!”张佳乐提醒道。

话音刚落,细碎地冻结声从四面八方传来,雪白的冰晶以极快的速度向几人聚拢,苏沐橙抬手一个结界放出,将所有人护在中间,暂时减缓了冰晶的侵袭,但很显然,这个结界并不能彻底阻止,冰晶还是缓慢地向几人靠近,与此同时,四周的温度也越来越低……

“现在怎么办?”苏沐橙问,对付这类魔物,她相信张佳乐一定比她更有经验。

张佳乐观察着四周的情况,略有些凝重地开口道:“天翅蚌魔复原能力极强,只要有充足的水,不能一击毙命的话,很快就能恢复过来,这就是最难对付的地方,其他倒还好应付,只是目前看来,就算黄少天很快将吹笛那人击倒,这雨也不见得能停,而且地面的水也足够多了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苏沐橙和乔一帆都面露难色。

这时,一直被他们护在身后的那人开口了。

“那找个没水的地方就行了吧?”

“你是?”张佳乐之前就注意到跟着苏沐橙他们一起来的这个少年了,只是先前忙于战斗,一直没时间接触。

“是我呀!”少年看起来有些无语,见张佳乐仍未想起,还是提醒了一句,“之前山谷中给你们带路的,对了,我叫林燮。”

“哦,是你啊。”张佳乐想起来了,旋即想到少年先前的话,忙问,“听你刚才的意思,找得到没水的地方?”

“嗯!而且离这不远。”林燮道。

 

“小心啊!”女鬼看到叶修身后蚌魔的动作,下意识想冲过去。

却见叶修不躲不闪,数十只骨刺从他身体里穿过,速度竟丝毫未减,直直飞向对面那只已经被卸了壳的蚌魔,与此同时,先前被蚌壳挡住的骨刺也突破了过来,两边骨刺一个交错,纷纷射向相对的那只蚌魔。

随着一阵血肉撕裂声,两只蚌魔身上血沫四溅,都被扎了无数骨刺,而被骨刺刺穿的叶修,就如镜花水月般,同那用作挡箭牌的蚌壳一起,消散在空气中。

“结束了。”

女鬼还未反应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,就听叶修那慵懒的声音从她身边传来,同时一块巨大的蚌壳被他扔到地上。

“你做了什么?!”女鬼克制不住心里的好奇,慌忙问道。

叶修正想说什么,却突然神色一凛,与此同时,湖心处,两只蚌魔消散的黑烟中,一根冰针藏于其中,偷偷向叶修袭来,叶修似有所觉,矛尖微动,一柄闪着寒光的剑却比他更快一步。

‘叮——’的一声,剑身将冰针斩碎,同时顺着冰针射来的路线,直直飞向湖心,伴随着一声惨叫,躲在湖心的那只天翅蚌魔被一剑刺穿,大量冰晶从剑身蔓延出去,瞬间将其完全包裹,随后剑身发出耀眼的光芒,光芒刺破寒冰,将天翅蚌魔连着寒冰一块粉碎殆尽!

“竟然能用水系仙术对付天翅蚌魔,了不起。”叶修赞叹了一声,毕竟属性相同,抗性可是相当高的,更何况天翅蚌魔本来对各系仙术抗性就高,能用水系仙术一击击杀天翅蚌魔的,放眼整个人间,恐怕也没几人能做到吧。

想着,叶修的目光随着那柄飞剑的回收,投向空中御剑而来的那位墨衣青年,许是消灭了这片区域的蚌魔,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,被遮掩已久的月光迫不及待地投射下来,映着青年那俊美无比的脸庞,此情此景竟似一副画卷。

叶修看着那人,柔和了神色,似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没头没脑地感叹了一句:“要是穿白衣就更好了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要改文,想了一万个拖更的理由,最终还是发了,管他了,也没有改的思路,就这样了……不知最后这个场景有没有人想到点什么?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