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22(仙剑paro)

第二十二章

骨刺蚌魔,从名字就可以看出,其最棘手的不是那些触手,而是骨刺。

叶修在蚌魔整理好身形又攻过来之时,主动迎上前去,五只蚌魔同时射出的骨刺如箭雨一般密密麻麻向他飞袭过来,叶修纵身一跃,利用女鬼的鬼气,飞到空中,同时顺手拿了一根骨刺做武器。

女鬼通过叶修的眼睛,注意到地面上被骨刺刺到的东西,包括一些石头,都很快被腐蚀殆尽,再看叶修手上拿着的这根,很明显与地面那些并无区别,甚至还有浓郁的魔气附于其上,而叶修却丝毫没受影响,拿着这根有毒的骨刺,就像拿着一把普通的铁剑似的,轻轻一挥,便将攻来的一根触手斩断,被斩断触手的蚌魔发出一声刺耳的叫声,身上全部触手皆是爆起,一同攻向叶修,同时身上的骨刺也疾速射来……

这骨刺蚌魔的毒刺和触手,都是可以再生的,不过触手需要一些时间,毒刺却是不同,只要还有魔力,射出一根便能立时再生一根,而这种高阶魔物,魔力一向深厚,因此,想要靠躲避等其骨刺射完,恐怕自己这边的体力会率先告竭。

叶修很清楚这点,没有拉开距离,他踩上一根触手,飞快向蚌魔靠近,因着鬼气的关系,他的身法奇快,在其他触手还未反应过来之际,叶修已经灵巧地避过所有触手,接近了蚌魔的身体,蚌魔见状,张开那张长着两圈獠牙的大嘴,一口毒雾便向叶修喷来,叶修却不闪不避,直直跑入毒雾中,用力将手中的骨刺冲着蚌魔的嘴中插去,蚌魔想要闭口却已是来不及,骨刺直插入喉。

蚌魔发出一声怪叫,身上爆发出一股可怕的魔力,那些伸出去的触手全都调头向叶修疾刺而来,大有同归于尽之势,叶修却早有准备,他往被他斩断的触手那边一躲,就顺利脱出这触手的包围,而身后,伴着一阵血肉撕裂声,那蚌魔抽搐了一阵,渐渐化作一团黑雾,消散开来……

“解决一头。”叶修足尖轻点,立于水面,轻轻竖起一根手指,语气轻松,女鬼却暗自心惊,刚刚那蚌魔弱吗?被叶修这样轻松解决,应该是很弱吧,女鬼却知道不是,那蚌魔死前爆发的那波魔力着实可怕,她在叶修体内,都感觉被压得无法动弹,而叶修依旧身法奇快,竟是丝毫没受影响!而且之前那毒雾……她清楚的感知到,叶修将毒雾吸入了不少,却一丝中毒的症状也无!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女鬼忍不住问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叶修笑了笑,躲过水下伸来的几条触手,悠悠道:“一个普通修士。”

 

与此同时,山洞中,黄少天和苏沐橙终于找到了叶修和女鬼之前到的那个山洞,刚一进洞,便注意到了那个提枪立着的人影。

“什么人?!”黄少天大声喝道。

那人不答,提枪便冲二人攻来,黄少天挥剑迎上。

‘锵——’剑身与枪尖相撞,立时擦出几点火花。

枪尖上似带着万钧之力,甫一接触,黄少天便知自己在力量上远不及对手,好在这样的情况他不是没遇过,剑身一侧一带,以巧劲卸去了枪尖上的力度,然后剑尖顺着枪杆而上,往那人肩部刺去……

那人早有防备,手臂微抬便挡住了这一击,黄少天剑尖是凝聚了一定灵力的,本以为即便这人用手臂挡了,怎么也会受点伤,谁知自己剑尖撞上那人手臂,却像碰上石头一样,剑气不但刺不进去,还隐隐有被反弹之势!

黄少天心下一惊,却越发冷静下来,他察觉到,面前这人,虽然力量极大,身形却略显缓慢,虽然这点缓慢并不明显,不过……

他将用于剑上的灵力收回,全部调用到身上,虽然这样会使他丧失攻击力,但他现在也不需要进攻,他只需要躲开所有的攻击,然后,等待一个机会!

两人短短一瞬就过了十几招,从苏沐橙的视角看,黄少天一直处在被动状态,在那个将军打扮的人的进攻下,只能勉力防守,找不到丝毫进攻的机会,她心下着急,却也知道这种时候,在和黄少天的默契有待考证的情况下,自己贸然出手,很可能适得其反,于是她静下心来,仔细观察着两人的动作,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帮忙,或是接管战斗。

苏沐橙这是作为旁观者的感受了,正在过招的两人却有不一样的感受。

将军很清楚黄少天的意图,身处此等情形,很多人都会做出这种选择,不过一般情况下,一直处于被动,反而会越来越被动,到最后便丧失了所有主动权,只能任人鱼肉,毕竟等待别人露出破绽的前提,是自己不能先犯错。

虽然清楚这点,可随着时间推移,将军却越来越不敢掉以轻心,他发现,这人在躲避他招式的时候,一直很冷静,甚至自己几次将他往角落逼,都被他看穿并一一化解,将军注意到那人的眼神,就像一匹饿狼,静静等待猎物露出那脆弱的咽喉,然后,一口咬上!

将军后背一寒,攻势愈加凌厉起来,之前与对方交手的几招,令他大致摸清了对方的实力,他有信心能赢下对方,不过……

视线的死角突然袭来一个火球,火球速度极快,时机抓的极好,将军注意到时,已是躲避不及,不过他也不需要躲避,硬挨了这一下,动作却丝毫不受影响,显然这一击对他造不成一丝伤害。

  不过苏沐橙的目的也并不在此,高手过招,细微一瞬的分神,局势便可能瞬间反转,当然,这机会并不好抓就是了,苏沐橙本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她对黄少天不算了解,唯一一次并肩作战就是白天在树林里对付符灵那次,因为身体原因,黄少天的表现不尽如人意,不过现在……

黄少天眼神一冷,一直提在身旁的剑猛然出击,抓住了这极其细微的机会,对着将军的手腕轻轻一挑,剑挑到将军手腕上,如预料中一般没有造成伤害,却略微帯歪了将军的身形,黄少天抓住机会,抬脚一踹,直往那人下半身要害处踹去。

那人反应不及,被踹个正着,黄少天这一脚凝聚了不少灵力,这样用力一踹,威力可不低,将军挨这一下,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痛苦之色,忙往后退了几步,与黄少天拉开距离。

黄少天见状,便知自己所料不错,他师尊教过他,再刀枪不入的存在,身上都必定有一个没顾忌到的地方,而那个地方,大多都在……

将军脸色微僵,枪身横在身前,大怒道:“你这人看着正气凛然,怎的打架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!”

“怎么下三滥了?”黄少天理直气壮,“我师尊说过,打架无需在意招式,实用就好。”

“你!”将军一时不知该如何反驳。

苏沐橙看着这一幕,想起了某人的行事作风,默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‘果然是那人教出来的。’之前看黄少天的行事作风,她还怀疑过黄少天到底是不是那人的徒弟,现在,她丝毫不怀疑了……

三人还待动手,突然一灰色身影窜进洞来,张口便叫了一声:“等等!”

三人定睛一看,见是莫凡,都没再动手。

“怎么了?”先问出口的却是将军,看得出他与莫凡相识。

“是帮手。”莫凡指了指黄少天和苏沐橙。

黄少天和苏沐橙还有些不明其意,将军却是立马理解了,一瞬间,将军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,他看看黄少天,又看看苏沐橙,表情无比的纠结。

“怎么回事?帮手是什么意思?”黄少天问莫凡。

莫凡看着黄少天,道:“你们,来帮忙。”

“帮什么忙?怎么你这样子好像我们答应了什么?问题是我们貌似没答应帮你什么啊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玉佩。”莫凡想了想,说出这两个字。

黄少天怒了:“你还拿这威胁我?!有没有天理了!你偷了我玉佩还我不是天经地义的吗?”

莫凡沉默,似乎在思考该怎么回答,这时洞口附近传来一阵脚步声,几个少年少女神色慌张地跑了进来,见到几人,皆是一愣,又强掩惊慌之色,静静立于一旁。

“怎么了?”将军开口。

少年少女们似乎在顾忌有陌生人,面露犹豫,其中一位少年目光在苏沐橙脸上停留了片刻,露出些许疑色,又将目光投向黄少天,眼睛突然一亮。

“啊!是你们!”少年叫道。

黄少天和苏沐橙顺着声音看过去,原来是之前谷中遇到的那位带路少年。

“是你啊。”苏沐橙笑了笑,收起了战意,目前的形势她大致猜到一些,总之现在这山洞中的,应该都不是敌人。

见她回话,少年显得有些疑惑,又向四周看了看,略微露出些担忧之色:“苏姑娘不在吗?”他问。

苏沐橙想到自己现在的模样,略一思考,便道:“你说我妹妹沐橙?她现在在外面,你有事找她?”

“啊……没……没有……”少年脸色微红,忙着否认。

苏沐橙也没再多问,又道:“我看你们神色慌张,是发生了什么吗?”

说道这个,进来的少年少女们刚安定下来的神色瞬间又惊惶起来。

“将军!有好多妖怪出现在村子里!”一名少女冲将军抱拳道,虽然神色难掩惊惶,但腰板挺直,颇有点军队的味道。

将军闻言,脸色一变,上前两步,却又顿住了,恨恨地将银枪杵到地上,以枪柄为圆心,数道裂纹向外延伸,尚算坚固的地面蓦地陷下去一块,可见力道之大。

“怎么了?”黄少天有些不解,“看你这么着急,不是应该赶快过去看看吗?怎么在这拿地出气?还是说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

“我没法离开这里。”将军涩声道。

黄少天隐隐感觉到了什么,若有所思地将目光投向将军身后不远处那洞壁上的红色光带,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,不确定道:“那条……难不成是龙脉吗?”

将军不答,但面上露出些许警惕之色,黄少天见状,便知自己猜测的不错,忙道:“别紧张,虽然借龙脉之力修炼确实颇有助益,但可能会破坏一方风水,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,我们有良知的修道中人是绝不会用的。”

将军闻言略微缓和了神色:“我看你这人也不像会说谎的,暂且信你。”

“哈哈,那是~”黄少天略微得意的笑了笑,又道,“不过我感觉你身上的力量同这龙脉极为相似,你同这龙脉究竟有何渊源?”

“这个就说来话长了……”将军叹了口气,“我的力量,有一部分源于龙脉,因此龙脉受损,我可以将自身与龙脉相连,缓慢修复龙脉,但也因此无法离开此地,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”

他将目光投向那些少年少女们:“现在村子里情况如何了?只有你们逃脱了吗?”

“……”少年少女们都沉默了,显然情况并不乐观。

将军深吸了一口气,安慰道:“生死有命,你们能活着便好。”

谁知,他话音刚落,便有人反驳道:“报告将军!可能还有人活着!”说话的正是那名带路少年。

“村子里出现妖怪后,我们按照以往演习的进行疏散,但妖怪是从峡谷上方下来的,落在村子中心,分隔了两边,我们无法确定另一边的情况,只能带领这边逃生口附近的人先行撤离,只是出口却出现了个结界!”那名带路少年急切道,“是血红色的!挡在出口处,大家都出不来!”

“那小林,你们是怎么出来的?”将军问。

那名叫小林的少年看了看一旁的苏沐橙和黄少天,又道:“是他们的同伴,一个穿红衣服的和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修士,他们帮忙开了个出口,不过那些妖怪来得太快,就跑出我们几个,那个红衣服在跟它们缠斗,是那个小修士送我们过来的,现在在入口守着。”

“张佳乐前辈和一帆?”苏沐橙神色一凛,上前对那名叫小林的少年道,“快带路!”

 

“第三头。”看着面前又一头蚌魔化成黑雾消散开来,叶修足尖轻点水面,几个翻越落回岸边。

“继续啊!怎么不打了?”女鬼正是兴头上,对叶修突然停下动作甚是不解。

“你觉不觉得……这雷闪得太过频繁了?”叶修问。

“啊?有吗?”女鬼完全没注意这个。

叶修转了转头,目光定在一处,示意她看,雷电似乎只是集中在一片区域,闪动极为频繁,根本不似自然产生的雷电。

“那个方向是……”女鬼看着那边,突然忧心起来,正在这时,她发现了另一个情况,她正在脱离了叶修的身体!

“什么情况?!”女鬼大惊,她注意到有一颗淡紫色的珠子束缚住了她的魂魄,正在向外牵引。

“你的力量快到极限了。”叶修解释道。

就像是印证叶修说的,女鬼在脱离叶修身体后,突然感到一阵虚弱,猛地跪倒在地。

“是这珠子把我力量吸走了?”女鬼盯着面前的珠子,懵然道。

“这珠子可没这功效。”叶修道,“刚才战斗用的都是你的力量,用了多少你也大致有数吧。”

“……”女鬼咬了咬牙,没说话,她瞪了叶修一眼,又看向剩余的那两头蚌魔,“你能解决那两头吗?”

“不好说。”叶修道。

女鬼惊了,这人一直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感觉什么都难不倒他,现在却说不好说?!

她的目光太过震惊,反而让叶修纳闷了:“你就这么信任我啊?”

“……”女鬼似乎也发现自己对这人莫名信任了,略有些尴尬地把头扭向一边,一言不发。

叶修笑了笑,见湖心中那两头蚌魔完全做出了防御姿态,根本不打算出手的架势,倍感无奈:“我现在不能动用灵力,从你这吸收的鬼力也所剩无几,真气倒还有,就是对付这些魔物不太管用,它们出手的话我还有办法,它们不出手我也没办法了。”

“我看你灵力挺充沛的,也没受到限制,怎么就不能动用了?”女鬼问。

“用了的话,有人会生气的。”叶修给她解释。

女鬼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: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现在啊……”叶修沉吟着,往湖边走了一步,湖心两头蚌魔一惊,也向后微微挪了一点,一副警惕万分的架势。

叶修摊手道:“没法打不是?”

“这么怕?那还出来打什么?干脆缩壳子里算了!”女鬼见之前还耀武扬威的蚌魔现在这幅怂样,忍不住讥讽了一句。

谁知,两头蚌魔经她一说,似乎终于反应过来,身子一缩,蚌壳一闭,将自己藏得严严实实……

“……”女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叶修重重叹了口气:“哎……早知道先跟你知会一声,这蚌魔虽然会耍些小伎俩,不过头脑极其简单,很少会想到躲壳里这种办法的,你提醒得可真好,蚌魔这壳,在所有魔物中,防御力能排前三了。”

“……”女鬼抽了抽嘴角,虚弱道,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“撤呗,反正它们也不打算攻击了。”叶修道。

女鬼却是不赞同:“此地离江陵城不远,我们一走,万一它们进攻到城内……绝对不行!”

“没想到你还挺在乎这城的。”叶修看向女鬼。

女鬼对叶修的目光丝毫不躲,坚定道:“总之,不能让任何魔物,伤到城内任何一个百姓!我们必须在这将它们全数消灭!”

“手无寸铁,你让我拿那蚌壳怎么办?”叶修望天。

“那……”女鬼纠结片刻,勉力起身,口中低念了句咒决,就见其右手手心红光大盛,她左手轻轻一拔,一柄火红的战矛渐渐被拔了出来,这战矛显然是实物,作为鬼魂的她双手无法碰到这柄战矛,只能依靠鬼气勉力将其托住,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,双手托着将其递给叶修。

“这个……可以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哎……这假期过得真快,感觉自己啥也没做假期就没了……

评论
热度(21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