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20(仙剑paro)

第二十章

“说来,之前还没好好勘察过地形。”到山脚下时,叶修突然来了那么一句。

张佳乐隐隐猜到了他的意思:“你难道想现在勘察地形?”

“是有点想。”叶修道。

“那井呢?不去了吗?”黄少天问。

“当然要去,分两路吧。”叶修说着,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图谱,递给张佳乐,张佳乐借着雷光一看,正是之前乔一帆绘制的地形图谱。

“一帆,你还记得地形吧?”叶修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乔一帆点了点头:“记得的,不过今晚这光线,可能要花一些时间。”

“没事。”叶修思索着,又对张佳乐道,“上次我点的那几个地点还有印象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张佳乐道,“你是想让我跟一帆去那几个地点勘察?”

“不止。”叶修说着,又点了几个地点,“还要去这几处。”

“这几处?”张佳乐疑惑着,还是将叶修新点的地点记在了脑内,他隐隐觉得这几个地点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一时想不出来。

“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?”黄少天见状,也凑过来看,却更看不出个所以然,“我说,你这地点到底有什么特殊之处,跟我们说说呗。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~”叶修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,神秘的眨了眨眼睛。

“切,不说就不说。”黄少天怏怏地走到一边。

张佳乐却是怔愣了片刻,此时,恰一道惊雷响起,他猛地回神,摇了摇头,对叶修道:“你什么都不说,难道是指望我能明白你的意图?”

“那是。”叶修笑吟吟地看着他道,“这件事,在场我们所有人里,现在就你能办好了。”

张佳乐闻言,略感意外:“这么信任我啊?”

“那当然。”叶修拍了拍他的肩,“这点小事恐怕难不倒我们神通广大的张真人吧~”

“切,你倒挺会使唤人。”张佳乐状似不满地哼哼了一声,却也没拒绝,叫上乔一帆,便往最近的一个地点奔去……

叶修等三人则继续往井那边走,许是没来得及补充的关系,一路上基本没遇上几个符灵,就这样顺畅的走到了井边。

黄少天抬起压在井口的石头,放到一边,苏沐橙祭出自己的灯,三人借着灯光探头向井内看去,这是口枯井,井里没水,只落着一层落叶,井底距地面不足两丈高。

苏沐橙收了灯,率先跳了进去,叶修和黄少天在外面等她的回音,却半天没听到,这时,天空落下了几滴雨点,越下越大,同时伴随着电闪雷鸣,两人借着雷光向进内看去,就跟一开始观察到的一样,什么都没有,干枯的井底,只余一地落叶,苏沐橙的身影半点都见不到。

“什么情况?下面是不是有机关还是什么?刚才一点动静也没听到啊,不会有什么危险吧?”黄少天不安道。

“是禁制。”叶修观察片刻道,“从外面看不出里面的情况。”

“那怎么办?还要下去吗?不过苏妹子都进去了,也不好抛下她吧。”黄少天道。

叶修想了想:“那就一起下去吧。”

黄少天倒也干脆,听叶修这样说,二话不说就跳了下去,反而给叶修弄得一愣。

“你倒是给我犹豫一下啊……”叶修有些哭笑不得,默默抱起一旁的石头,将石头扔起,趁石头下落盖上井口的间隙迅速跳入井内,井壁上的青苔沾了雨水实在滑腻,叶修不慎滑了一下,身形略有些不稳,井又不深,来不及调整身形便落了下去,好在下面那人稳稳接住了他,避免他摔个四仰八叉,只是这姿势……

叶修看黄少天就这样横抱着自己,面上露出一丝窘迫,抬眼看黄少天,想让他把自己放下来。

黄少天第一次见叶修露出这样的表情,想到之前总被叶修欺负,突然觉得找回了场子,露出个有些恶意的笑容:“看不出来你还挺轻的,不过你这轻功也太差了吧,这点距离都会摔。”说着,还故意掂了掂。

“呵呵,轻功好就帮忙盖下石头啊。”叶修见他这样,猜出他那点小心思,干脆放松了身体,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到黄少天双臂上,坦坦荡荡的让黄少天抱着。

黄少天感受到叶修的变化,却也不打算认输,抬头看了看上方,故作不解道:“你盖不了不会叫我上去啊?而且不盖也没问题吧,反正穿过禁制的时候恐怕也叫人发现了,何必多此一举。”

“哦,习惯了。”叶修冷淡地回了一声,不想承认自己刚才没反应过来,他抬头看了看上方的禁制,又道,“这禁制看起来还挺坚固,也不好破开吧。”

“但也不是破不开啊。”黄少天唇角微勾,表情颇为自信道,“基本上这只是设置给没修为或者修为浅薄的,以我的修为要破开倒是不难,待会儿要出去的时候,看我一剑将其破开!”

“那也没必要费这个力。”叶修道,“此地明显还有其他出口。”

黄少天被叶修浇了一头冷水,撇了撇嘴,却不得不承认叶修说的有道理:“也是,这地方看起来暗藏玄机啊。”黄少天打量着四周,正想着再说点什么,把场子找回来,却听一道声音幽幽传来。

“我说……”苏沐橙看着他们,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,“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?”

黄少天闻言,再看他和叶修的姿势,才猛然觉得有些不合适,慌忙把叶修放下:“那什么……我刚刚只是一时忘记了,不要介意。”他随口扯了个谎。

叶修没有多说什么,借着苏沐橙托着的灯,看到地面满是凌乱的脚印,井下的空间,一半由光滑的青石垒砌而成,缝隙中长满青苔和杂草,光线问题,一时看不出有无机关,一半则是凹凸不平的岩壁。

“沐橙,灯光再亮些。”叶修对苏沐橙道。

苏沐橙闻言,向灯中注入了些灵力,灯光亮了很多,几乎整个井底都被照亮了,叶修很快发现了一块四条缝隙都没长杂草或青苔的青石,他走过去轻轻摁动,只听一阵机括转动声响起,青石对面的岩壁上开了个洞口,刚好能令一人通过,只是这洞口,明显也有着很多禁制。

“我看这好像是封灵的禁制。”黄少天研究片刻,得出结论。

“布了八层,里面是有很可怕的邪灵吗?”苏沐橙猜测着。

“对人倒是没限制。”叶修伸手碰了碰,没感觉到任何阻碍。

三人合计片刻,还是决定进去一探究竟。

“对了,我记得你好像还有内伤,这些给你。”进去前,黄少天突然想到了什么,扔了两件东西给叶修。

叶修接过一看——烟月神镜、幻界水晶。

一个可以抵挡三次攻击,并将攻击伤害反到攻击者身上,一个可以在一盏茶的时间内,抵御一切仙术伤害,这两件法宝虽不算稀有,却也并不常见,就蓝溪阁这样的大门派恐怕都没有几件,门派弟子更是不可能有,黄少天大概因着是蓝雨首席的缘故,才有这些,但这两件,绝对已经是他拥有的全部了,黄少天就这样把这两件保命法宝给了自己……

叶修心中微暖,好好收下,郑重道了声:“多谢。”

“也不是什么特别难得的东西。”黄少天挠了挠头,“主要是怕一会儿打起来顾不上你,我记得张佳乐前辈说你这几天最好还是不要动用灵力,一会儿要有危险,你只管自己保命,其他交给我就行。”

“肯定的。”叶修道,“这次就全部仰赖未来的剑圣大大了~”

“咳咳,不是还有我吗?”苏沐橙故作不满道。

“也要仰赖沐橙。”叶修笑了笑道。

三人进入洞口,刚走了没几步,身后轰的一声,石壁合上了,一番检查后,发现从这边是没有开关了,出路被堵,也只能继续往里走。

这通道看得出修建的有些年份了,和之前的祭坛还有井明显不是一个时代的产物,整个通道几乎都是由青砖铺就,就上方用条石做了顶,高度不高,但修的较为平整,三人直立行走完全没问题,宽度却很窄,一人通过还算有余裕,却不足以让两人并肩而行。

整个通道是斜向下修的,坡度不算大,却很长,一时看不到尽头,三人走了一阵,终于看到一个拐角,苏沐橙走在最前方,见此快走了几步过去,却‘咦’了一声,叶修和黄少天赶忙跟过去。

“怎么了?出什么状况了?”黄少天问。

苏沐橙不答,示意黄少天自己看,这拐角比之前大了很多,显然是跟另一条通道交汇的接口,黄少天走上前,只见前方甬道的四壁,均插着不少箭矢。

“什么鬼?但凡地下通道都要设置陷阱的吗?”黄少天想到之前璧山的地下通道,有些无语。

“恐怕这不是普通的地下通道。”叶修道。

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条通道,比之前宽敞了不少,就是五六人并排行走都没问题,高度也比之前高了很多。

“这看着似乎是个墓道?”苏沐橙一直在最前方开路,一路上,都没遇到陷阱,也便没多想,但现在看到这条道,从建造材质工艺及形制这些上看,正是墓道的建法,而这些插在墙上的箭……

苏沐橙带上鹿皮手套,从墙壁上拔下一根箭,箭尖上有暗色的痕迹,显然是涂了毒。

“这应该是主道。”苏沐橙判断。

“确实。”叶修表示赞同,凑过去看墙上的痕迹,这箭插在墙上应该有段时日了,箭拔去后剩下的凹槽内,全都被这深色的毒液浸染成了另一种颜色,叶修看这浸染的程度,推断道,“这箭插在这里,应该有十年了。”

“十年?”苏沐橙闻言,似乎想到了什么,“说来,我们十年前到这的时候,这里虽然没有如今这般富饶,却很是平和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叶修感叹着,“没有青羊观,也没有这口井。”

“说起来,你们十年前到这是干嘛的?”黄少天好奇。

“似乎是……这里突发大旱,城主发了侠义榜。”叶修回忆着。

“哦?那你们解决了?”黄少天问。

“没有。”苏沐橙道,“刚到这就听说被高人解决了,我们还有其他事,住了一晚就走了。”

“说不定,这次的事,就是十年前那件事的后续。”叶修隐隐有种预感。

“当时真应该调查调查再走的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那时我们三个都忙着赚钱糊口呢,怎么管得了这些闲事。”叶修道。

苏沐橙却有些奇怪:“三个?十年前,不一直都只有我们两个吗?”

叶修没在意地笑了笑道:“口误口误,不是看现在正好有三个吗。”

三人随便选了个方向,顺着墓道往里走,路上全是被触发或是被破坏的机关,就这样一路顺利走到了一间墓室内,这是间堆放陪葬品的墓室,叶修等人本以为能找到一些墓室主人的线索,却发现,这间墓室了,除了一些不值钱的瓶瓶罐罐,其余的什么都没有。

“感情之前来的还是盗墓贼?”黄少天无语了。

他们又找了几间墓室,均是被洗劫一空,无法找到墓主人的线索,最后终于在一个颇为隐蔽的墓室中,发现了点蛛丝马迹。

这间墓室里几乎空无一物,只在墙角有一块倒下的石碑,三人将石碑扶起,石碑上的字已是往前几个朝代的字了,而且可能因为年代久远,又受了撞击,很多都看不清晰,但叶修还是依稀辩出了几个字。

“恐怕这就是那个将军冢。”叶修猜测道。

“啊?哪个?”黄少天没有跟上叶修的思路。

“当时戏曲里说的那个啊。”苏沐橙道,“不是说未婚妻把将军葬了吗?”

“你们怎么能确定是这个,江陵这里自古就战事颇多,是其他将军的也说不定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你看这是一块墓碑对吧。”叶修让黄少天观察这块石碑。

黄少天先前没注意,现在听叶修的说法,细细看来,倒确实是块墓碑,不过这也让他纳了闷:“墓碑不是应该在外面吗?放墓室里是什么情况?”

“这个你先别管。”叶修道,“你先看这碑文的中榜,也就是介绍墓主人身份这行,最后这里是不是有将军二字。”

接着,他又指着碑文落款的地方给黄少天看:“你仔细看这里,虽然有些残缺,但这是一个妻字没错吧?”

“我不太看得懂那个朝代的字。”黄少天坦然道。

“好吧。”叶修也没在意,就着地上厚厚的尘埃,写了三个字出来,让黄少天对比,“和墓碑上的是不是很像?”

“确实。”黄少天道,“不过你就凭三个字就能确定是那个未婚妻立的?万一是哪个将军的妻子立的呢?”

“那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间墓室的特殊之处?”叶修问黄少天。

黄少天环视了一圈,思索片刻,道:“也就位置隐蔽了一些吧。”

“不觉得,这个位置,很像一间暗室吗?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一经提醒,也注意到了,确实,这间墓室外面,还有一个更大的墓室,而他们之所以注意到这间墓室,是因为墓室的门碎在了一边,不然以此处的隐蔽,怕是很难发觉。

叶修又道:“这墓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,而且从地上的痕迹看,这墓碑恐怕一直都是倒在这的,为何一个将军的墓碑,还要这样躲躲藏藏的置于这暗室之中?而且这也不像将军墓碑该有的形制,所以我猜测,是这个未婚妻偷偷立的碑,因为若是正妻的话,不必如此躲躲藏藏。”

“好像有点道理。”黄少天道,“不过将军和未婚妻的故事毕竟也算是传说,是不是真的还不一定呢。”

“传说也来源于真实嘛。”叶修道。

三人在这间墓室又探索了一阵,没有其他发现后,便决定顺着道去剩下的墓室看看。

他们又到旁边几间墓室找了找,同样一无所获,眼看着,目前这个已经是这条道上的最后一间墓室了。

黄少天忍不住骂了起来:“这些盗墓贼也忒可恨了!人家好好一个墓,给洗劫成这样,太损阴德了!”

苏沐橙表示赞同:“就是再困难,打死人的主意终归还是不好。”

“这里什么都没有,我们是不是走错道了。”黄少天想着之前没走过的那一边,猜想主墓室应是在那边。

叶修盯着面前的墓室,却是若有所思,黄少天凑近,见其在思索什么,便没出声打扰,难得安静地等了片刻,就听叶修道了一声:“跟我来。”

说完,便回身向其中一间墓室跑去,黄少天和苏沐橙虽然一头雾水,见他跑起来,却也赶忙跟上,这是这几间墓室里唯一有棺材的墓室,一口石棺放在正中间,盖子开着,里面什么都没有,因其只有棺,没有椁,是以,他们之前结合这墓的规模推断,这应只是一口陪葬的棺材,也没太在意,现如今,叶修显然是发现了这棺材的特殊之处,径直走向那口棺材。

“喂!你到底发现了什么?”黄少天喊道。

“嘘——”叶修比了个手势让他安静,自己爬入那棺材内,四下摸索了一番,突然在棺壁上找到一个可以活动的暗纹,他从棺内爬出,示意黄少天和苏沐橙警戒起来,便伸手转动那个暗纹。

一阵‘轰隆’声响起,石棺旋转了个角度,露出掩藏其下的洞口,一阵阴冷之气从下面传来,三人纷纷警戒,阴冷之气越来越重……

突然!

一个红影从洞内猛地窜出,直往叶修攻去,黄少天拔了冰雨,挥剑挡到叶修身前。

‘叮——’的一声,剑锋与利爪相撞,发出一声脆响,那红影一击不成,也不退走,又一击直取黄少天心口,黄少天猛一挥剑,将那红影击飞,那红影在空中调整了个身形,轻巧落于地上,却没再贸然进攻,伸着利爪,恶狠狠地盯着三人,三人这才能好好看清攻击他们的红影。

这红影看外形,就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,不过其肤色青白,周身萦绕着森森鬼气,显然是个女鬼。

三人俱是一惊,想到之前推测的河伯娶亲,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就见那女鬼又扑了过来,黄少天挥剑迎上,电光火石间,就跟那女鬼过了十几招,这女鬼怨气极大,下手极狠,招招都往要害处攻去,意在直取黄少天性命,黄少天却顾忌着要问这女鬼些话,只是防守,十几招过了,女鬼没占到丝毫便宜,却见黄少天仍站在原地,竟是一步未挪,当即拉开距离。

“都说红衣女鬼最为凶悍。”黄少天盯着那女鬼道,“不过现在看来,传闻毕竟是传闻。”

女鬼似是被他这话激怒,嘶叫一声,又向黄少天扑去。

黄少天早有防备,翻手就是一剑,打算先把这女鬼打伤再说,谁知突然面前一空,女鬼消失在眼前,与此同时,被他护在身后的叶修表情一僵,眼神迷蒙了片刻,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冰冷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写了公主抱,不过……似乎……一点不苏?

评论(2)
热度(24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