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日暮雨

【all叶】宿愿18(仙剑paro)

第十八章

诡异食物的副作用还没结束,黄少天跑了一晚上茅房,第二天脚步虚浮地准备外出觅食时,远远见张佳乐正在凉亭中跟老夫人有说有笑,整个人面色如常,甚至还有些愉悦地吃着老夫人递过的不明食物,简直要给他跪下了。

趁两人都没注意到自己,黄少天赶紧溜之大吉,一出门,却见叶修和苏沐橙已经在了,两人都换上了轻便又好行动的衣装,不过这次苏沐橙却换回了女身,只稍微用幻术做了些遮掩,远看还好,近看一眼就能看出。

“你那易形令失效了?”黄少天疑惑道。

“易形令也是要充能的。”苏沐橙给他解释,“还差一点时间,等我们到郊外应该就能好了。”

“去郊外干嘛?”黄少天问。

“出了些状况。”回答他的却是叶修。

黄少天见叶修神色不太对,忙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一帆不见了……”叶修沉声道。

三人利用传送阵到了郊外,黄少天一看周围的场景,顿时有些尴尬。

“怎么选了这作为传送点……”他郁闷道,叶修和苏沐橙笑笑,意有所指地看向倒地的那棵树。

“这可是特别值得纪念的一个地点啊~”

“靠靠靠靠靠靠!我这就把这棵树毁尸灭迹了!!”

这棵树,最终还是在叶修和苏沐橙的劝阻下保留了下来,几人循着乔一帆留下的记号,向着树林深处前进……

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叶修突然让众人停下。

“怎么了?”黄少天问。

叶修摆了摆手,没说话,冲苏沐橙使了个眼色,苏沐橙心领神会,立时飞身上树,很快便将自己掩在一堆枝叶中,叶修也带着黄少天蹲伏在一旁的灌木丛中,屏息等了一会儿,果然听到有东西穿过灌木丛,由远及近地向这边过来,速度很快,一下子就来到了近前。

黄少天刚想探头张望,却被叶修一把摁住了头,正在此时,声音到了他们面前,黄少天乖乖被叶修摁着,丝毫不敢挣扎,那东西似乎并未注意到他们,一言不发便从他们附近掠过了……

待声音彻底远去,叶修才松开摁住黄少天的手,从灌木丛中出来。

“刚才那是什么?你看清了吗?脚步声都没有,是飘着的吧?”黄少天揉了揉脖子,问。

“没看清。”叶修道。

“你这眼力……刚刚别摁让我来看啊。”黄少天无语了,这时,苏沐橙从树上跳了下来,轻巧落地,几乎没发出一点声响。

“轻功不错啊。”黄少天赞了一声,又问,“苏妹子,你看清了吗?”

苏沐橙瞪了他一眼,道:“无礼,叫在下苏公子。”

黄少天看她那已经被易形令作用,看不出丝毫痕迹的易容,马上改口:“好好好,苏公子,你看到什么了吗?你在上面应该比我们看得清楚,刚刚那是个什么?我没听到呼吸声,脚步声也挺奇怪的,应该不是人吧。”

苏沐橙摇了摇手中的乌木扇,淡淡道:“哦,没看。”

“啥?”黄少天一脸你仿佛在逗我的表情,“别开玩笑了,苏……公子,快说说呗。”

“沐橙确实没看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刚想问你怎么知道的,就听叶修给他解释道:“不是不想看,而是不能看。”说着,他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前方的一堆灌木丛,黄少天走近一看,只见枝叶掩映间,一张灵符隐在其间,马上反应过来刚刚那是什么。

“我去!竟然是这种符灵,顺着符纸贴好的轨迹巡逻,沿途只对投向它的视线起反应,好像还能追踪来着,到底是什么人在这布置的,有什么目的啊?说起来,这符看着好像刚布置了没多久。”黄少天喃喃着,将目光投向叶修,“我说你这眼力可以啊,这都能发现。”

“见得多罢了。”叶修道,似乎一眼发现这东西是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,黄少天却暗自心惊,论观察力,他自认已经很厉害了,但刚才,若不是叶修指出这里有问题,他不确定自己最终能不能发现,而且,只凭露出的一小点符纸,就能知道是哪种类型的符,黄少天越想越心惊。

“再往前走,恐怕还要遇到这种符灵,那要怎么办?老实说,虽说只要不看它,我们就是站在它面前它也发现不了,但我们还要看路啊,难保不会不小心看到它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所以说,这种时候就要用这东西了。”叶修说着,在口袋里找了找,拿出三面镜子,人手给了一面,道,“不要乱看,都用镜子反射着看。”

“这也得前提是这全都是这种符灵啊。”黄少天接过镜子道,“若是有其他侦查用的符灵,那不就糟了。”

“正常情况下,为防干扰,布置过这种符灵后,不会再布置其他种类的侦查用符灵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想了想也是,便没再多话,几人继续前行,一路上又遇到好几个这种符灵,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,前方突然变得空旷起来,有一块很大的平地,其上建着一个平台,看形制似乎是个祭坛,用镜子确认过情况后,叶修给两人打了个手势,让他们隐在附近等待,独自一人上前查看。

乔一帆的标记就是在这附近消失的,叶修靠近祭坛,没发现有任何结界阵法,便大胆地走上祭坛,这祭坛全部由汉白玉修建而成,修建的不算华丽,但却十分干净,似是经常有人打扫,祭坛上没有多少落叶和灰尘,只在周围有些炮仗炸过后留下的红白纸屑,正中间有一口井,四四方方的,雕有一龙一凤,井口压着块石头,用红布包着,叶修没有贸然去碰任何一样东西,观察了一阵便退了回去。

“怎么样怎么样?发现什么了没?”见叶修回来,黄少天立马问道。

叶修给他俩大致说了一下自己看到的。

“总之,从外围看,确实看不出多少异样。”叶修总结道。

“恐怕问题应该在那口井中。”黄少天道。

“这不明摆着吗。”苏沐橙道。

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先回去一趟。”叶修道。

“干嘛回去?直接去井里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黄少天不解。

“你知道里面是什么吗?这样贸然打开万一放出什么不该放的东西你负责?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噎了一下,又道:“那你都不关心下你徒弟?他的记号断在这附近,说不准就在这井里啊,难说正等着我们去救呢。”

“一帆不在这。”叶修却很笃定。

黄少天看他神情,知道他应是有了大致的想法,便没再多话,这时,不知叶修注意到了什么,又听他道:“走吧,还是去看看。”

“啥?不是你说不要贸然打开的吗?”黄少天嚷道,见叶修和苏沐橙已经走过去了,也只好跟上,三人来到井旁,叶修示意两人不要动,自己伸手便要去碰那石头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有东西破空而来,直直袭向叶修伸出的手,苏沐橙展扇替叶修挡下,那物撞在扇子上,弹了一下,飘然落地,竟是一片树叶。

几人向树叶飞来的方向看去,那是他们来时的方向,只见一灰色的身影蹲在树上,注意到几人的视线,那人转身便跑,叶修还没做什么反应呢,黄少天大叫了一声“小贼别跑!”就追了出去。

谁知刚追出去几步,就远远看见一浑身青白,散发着幽光,没有双腿,飘在半空的‘人’,几人心里都暗叫一声糟糕,便见那‘人’一声尖叫,疾速冲几人扑来。

“靠靠靠!!乱这下忘了算时间,这符灵刚好巡视到这边,怎么这么倒霉?!”黄少天叫着,挥剑斩向符灵,这符灵毕竟不是战斗用的,黄少天轻轻一挥,便将这疾速扑来的符灵拦腰斩断,符灵立时化成两瓣燃烧着的符纸,在落地前便燃烧殆尽。

几人见状,却丝毫没敢放松,他们很清楚,自这符灵叫那一声后,这附近的符灵应该都被惊动了!

果不其然,附近很快过来了五只符灵,三人一看,都暗叫糟糕,来的这五只不是侦查用的符灵,而是魁召!这是一种高档符灵,虽具人形,但无人之思想。只可按照其主人的意愿办事,多为修道之所守护禁地、洞穴之用,战力高,而且有个棘手的特性,对物理伤害免疫,只能用仙术来对付。

黄少天挥出几道剑光,却只略微阻了阻它们的攻势,丝毫没对其造成任何伤害,黄少天咬牙,几个冰咒放出,却只冻住魁召片刻,并没多其造成多大伤害。

“我说,你别就只会冰咒吧……”叶修见他这样,似乎猜到了什么。

“我可是剑修,当然主修剑道,五灵仙术会一点不就行了,好歹我这冰咒也快修满级了啊。”

“冰咒修炼到极致也不会有多大威力。”

“但我还能把冰咒和剑术相结合!”

黄少天说着,一挥剑,剑气带着寒气向一只魁召攻去,魁召被剑气击到的部位,迅速生出一圈冰棱,魁召向后退了几步,这攻击确实比冰咒对它造成的伤害要多一点,不过也仅此而已。

叶修见此情形,不禁有些感慨:“我觉得,要说仙术与剑术相结合,轮回的周泽楷应该做得最好。”

“干嘛提他?”黄少天显然有些不满,“你也不看看他拿的是什么,荒火碎霜那可是轮回世代相传的神兵,我的冰雨虽然也不差,但跟那个能比吗?那种神兵,是个人拿着威力都不小吧。”

“但也不是是个人都能驾驭得了神兵吧。”叶修道。

“懒得跟你废话。”黄少天哼哼一声,此时五只魁召都靠近了过来,黄少天连忙分出五个剑影,分别挡住一只,却见更多的符灵向这边涌来,中间还有不少魁召。

“我去!这到底什么地方啊?!用得着这么多符灵吗?别不是闯了哪个仙门的禁地啊,就我们蓝溪阁的禁地都没这么多符灵啊!”黄少天崩溃道,他又放了几个冰咒,收效甚微,一只魁召向他攻来,黄少天挥剑一挡,却被冲撞地后退了一小步,另一只魁召趁机向他后方攻来,却被一把乌木扇挡住,苏沐橙挥扇将其荡开,抬手就是一个飞岩术,一堆土石落下,将周围的符灵暂时压住了。

黄少天终于将面前的魁召解决,却是有些气喘吁吁。

“你怎么了?”叶修注意到他的异样,按理说,以黄少天的实力,对付一只魁召断不会如此吃力。

黄少天满脸郁闷道:“还不是昨天那菜……我拉了一晚上,今天一整天又都没吃饭,没力气了。”

  叶修了然,随手掏了几颗行军丹和还神丹给他:“你先补补,我们要尽快突围出去。”

  话音刚落,被土石压住的符灵们纷纷从土石下挣出,苏沐橙用扇子劈了几只符灵,颇感不顺手,便将其扔给叶修:“还是你用吧。”

  说着,便祭出了自己的灯笼,灯笼在她的操控下,四处冲撞,很快便将符灵清出了三人近前。

  “所以说,果然自己常用的兵器才是最顺手的。”黄少天道。

  叶修不知他为何突然来此一句,斜眼看他,黄少天指了指他手中的乌木扇道:“苏妹子估计和很多小姑娘一样,崇拜那个盗圣无期,人家拿乌木扇做武器,她也跟着学,但毕竟什么武器都讲究个顺手对吧,用扇子做武器可要点功夫的。”

  “我怎么觉得你对那个无期也挺崇拜的。”叶修道。

  “那当然。”黄少天坦然承认,“那可是从微草禁地三进三出,偷……哦不是,是借了微草不少法宝的存在啊,这等行侠仗义的大侠,怎能不崇拜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叶修呛咳了两下,神色略有些不自然,打算说点什么,想了想又放弃了,转而感叹了一句,“你是有多不喜欢微草。”

黄少天耸耸肩,感觉自己体力有了些许回复,提剑便要加入战局,却被叶修拉住。

“我们现在的首要目的是逃跑,再拖下去,符灵的主人可就要来了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了然,却发现耽搁的这一下,他们已经彻底被包围了,抬眼望去,四处都是符灵,尤其是他们来时的那条路,竟有4只魁召挡在那边,想要突围,恐怕要花不少时间。

三人正想着办法,前方突然一阵雷光闪动,拦路的几只魁召瞬间化为灰烬,一个灰色的身影站在前方的一小片空地上,见几人注意到他,转身便跑。

三人见状,忙跟上莫凡。

一路上,仍不断有符灵出来拦路,几人很快便追上了莫凡。

“我说小贼!还不快把我东西还来!”黄少天一把抓住莫凡,莫凡挥开黄少天的手,几个翻滚落到一颗树前,背靠着树拿着匕首警惕着三人。

“先别激动。”叶修拍了拍黄少天的肩,示意他别冲动,又对莫凡道,“我们现在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暂时合作一下如何。”

虽说是问句,却没有询问的语气,不过莫凡看起来也没介意,收起了架势,就当是默认了,黄少天却有些不爽。

“既然要合作,那就拿出点诚意,先把我玉坠还来。”黄少天冲莫凡伸出手。

莫凡犹豫了一瞬,缓缓道:“后天还。”

“他说话可信不?”黄少天问叶修。

“没事,你信他吧。”叶修道。

黄少天点了点头,没再纠结,有了莫凡的加入,这突围顺畅了很多,却有了个更大的问题,后面追着的符灵越来越多,如果不能将后面追来的符灵全数摆脱或消灭,他们会暴露自己的目的地。

“以目前的速度,怕是摆脱不掉。”黄少天道,“很可能等人家的主人都来了我们都还被这些符灵缠着。”

“那便速战速决。”这时,却听苏沐橙道,“大家站在原地。”说着,抬手便是一道防御结界。

四人背靠背站在一起,很快便被四面八方涌过来的符灵包围了。

“你来做结界。”苏沐橙对黄少天道,黄少天应着,挥剑布出一道结界,苏沐橙见状,撤了自己的结界,祭出灯笼,飞至半空,目光扫视一圈,见附近的符灵基本都聚集了过来,她两手交于胸前,低念了句咒决,就见身前的灯笼华光大盛,光芒自灯中绽出,竟成了一朵莲花,莲花的中心,无数莲子疾射而出,周围转瞬便成了一片火海,火海中,符灵们尖叫着消失殆尽……

见符灵灭得差不多了,苏沐橙翻手一个飞岩术,招来一堆土石,将四周的火扑灭,落地后也没多耽搁,叫着三人,一路便逃离了出去……

从传送阵出来,几人立即便将传送阵毁去,众人还未说点什么,却见莫凡几个翻转窜上一旁的屋顶,很快便消失不见,黄少天抽了抽嘴角,倒也没追上去。

“苏公子,深藏不露啊!”黄少天看了看苏沐橙,由衷地赞叹道。

苏沐橙笑了笑,探头向外看去,他们这传送阵布置在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内,虽说不易被发现,但进出这里却是比较显眼,观察了一阵,见四周再无人路过后,三人才溜出小巷,一路躲躲藏藏地回到了城主府,刚到他们厢房所在的小院里,便见到了张佳乐,张佳乐似乎等了他们许久,脸上的神色都带了些不耐烦,却在看到几人的模样时,变得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我说……你们不会去挖煤了吧?这灰头土脸的是闹哪样?”

三人之前都有些神经紧绷,没太注意自己的状况,经张佳乐一提醒,这才反应过来,因为苏沐橙刚才的仙术,又是火又是土的,虽然没对他们自身造成伤害,身上却都弄得好不狼狈,还好他们一路躲躲藏藏,这灰头土脸的样子也只叫张佳乐看见了。

张佳乐听他们讲完今天的遭遇,沉吟片刻,道:“既然已经打草惊蛇,下次去的时候,恐怕就要直面那些符灵的主人了。”

“哎……是啊。”叶修叹了口气。

“不行我们就连夜再去一次!”黄少天一拍桌子道。

“可行。”张佳乐笑了笑,三人却注意到他的笑容里带着些狡诈,都有了种不妙的预感,就听他道,“不过在此之前,该吃晚饭了。”

三人想到昨晚那惨绝人寰的晚餐,纷纷两手一摊,倒在桌上:“我们身体有恙,需修养一晚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未完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难得今天没睡懒觉,早点发个文好了~

评论(1)
热度(22)

© 初日暮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